灵眼 [作者:魏爽,发表在:聊斋夜话,阅读:7275]

鲜花0 , 鸡蛋0   

                          灵眼
  阴阳眼,是流行于我国民间的一种古老传说,广东老一辈人相信,长有阴阳眼的人,不但可以看到现今这个世界,还可以看到死气沉沉,静悄悄的另一个世界——阴间。
  本篇仅仅是一个传说故事。
  六月的羊城,是非常炎热的,对于从事推销工作的小明来讲,自然十分不好常受。他从四十二路车被猛挤下来,落到天河休育中心车站地上。今天,他要向这里的商铺和个体户推销他们厂出品的“宇宙无敌”牌洗发水。
  他拿着装满样品的旅行袋,正沿着天河大道走着,前面路上,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伯正带着一个小孩过马路,
  不知为什么,小明望着那个拖着老头的小孩,觉得有点奇怪,那小孩望了过来,奇怪,小明觉得自己突然好象看见那小孩双眼、脸上全是血红血红的鲜血,他还张开泻出鲜血的小口,面无表情地向自己望过来。
  小明不由得全身一颤毛骨悚然,他连忙不由自主地闭上双眼,倒退几步,一下子撞在身后一个人身后。
  立即,一个尖叫女人声出现了“喂,你想干什么,想耍流氓。”小明转身一看,原来自己撞在一个胖女人身上。
  “对不起,对不起。”小明一边说,一边后退,就在这时,他身后传来“卡隆”一声巨响,接着,响起一片尖叫声,那胖女人的脸上,也露出了惊愕的神色,望向小明身后马路。
  小明转身一看,天啊,他看见一辆大卡车车轮压着一个人,一个血淋淋的人,从他衣服一下便认出,是刚才那个横过马路的白发老人,他头部已被车轮辗着,恐怕早已压成肉浆,当场死亡,车轮四周地上,鲜血正如水流般向四周泻去,四周的人纷纷走上去围观,这时,小明突然看到,在卡车车顶上,那个小孩正奇怪地站在车顶上,望着身下人群,然后,他突然转个头,望过来这边,望向小明。
  这时,小明才发觉这小孩的脸苍白如纸,那小孩对着自己,阴阴笑了一下,然后,一下子在车顶上消失了。
  小明连忙揉了揉眼,再仔细看一看,车顶上的确什么也没有,这时,他注意到,在他身边附近,有一个卖报纸档摊的阿伯正望着出事现场啧啧惊叹。
  小明连忙走过去,问阿伯“大叔,刚才车祸过程你是否看见全过程?”
  这阿伯带着惊叹语气说“当然了,太可怕了,我看见那白发老头一个人傻乎乎地走到马路中,在一辆红色卡车冲到时突然把头伸出,当场被车压死,太奇怪了,这老家伙明明看到这车来,怎么就不等一会儿,偏要等车冲到脸前时才突然冲出,伸头出来,不死才怪,这家伙可能是自杀。”
  “阿伯,这白发老人过路时,不是有个小孩扶着他吗?难道你没看见?”小明问。
  那阿伯转过脸来,用一种奇怪的目光注视着小明“小兄弟,刚才我看着那老头从人行道边走出,一直到在马路中被车撞死,可没看见有什么小孩。如果真的有小孩扶他过马路,他刚才肯定不会给撞死。”一边说,一边叹“现在年青人,越来越不孝顺。”
  “不对,阿伯,我明明看到有一个小孩扶着他过马路的,对刚才,我似乎还看见那个小孩站在车顶,晃是一下就不见了。”小明用一和急促语气说。
  “你可能眼花了,我在跟你说话之前一直望着这辆车,我可没看见有什么小孩站在车顶,看来你神经不正常。”那阿伯一边说一边回头观看出事现场,这时,围观人已越来越多,随着呼啸的警笛声,一辆警车已嗖地来到出事现场处理。
  这时,小明听到身后响起几阵笑声,他转过身一看,原来有几个路人正在笑自己,他们显然听到他和卖报纸阿伯的对话。
  “这小子病了,他可能是从芳村出来的。”在一片嘲笑议论中,小明狼狈不堪地走出人群,走向石牌方向,一边走,一边想“刚才,那些可能是幻觉吧!”
  推销工作是一份十分艰辛的活儿,小明工作了足足半天,只有一户商铺肯订货,夜幕已经降临,小明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家了。
  他的家在越秀山附近一带老城区中,他走入自己不知走了多少次的巷子中,平日,巷子总是人来人往,不知为什么,今天巷子静悄悄,小明一个人也见不到。
  再转一个弯就到家了,小明连忙快步走,突然,他听到身后响起了一声隐隐约约的小孩叫声“明哥哥、明哥哥、、、、”声音十分阴森,好象带有双重音似的。
  小明不由全身一阵毛骨悚然,他急忙一个转身一看,不看犹自可,一看可吓得他目瞪口呆,他看见有一个小孩,站在巷子右边一棵榕树树顶上,向他招手,这正是他今天上午所见的那个扶着白发老人过马路的小孩,白发老人被车撞死后,他又出现在车顶上。这时,在月光照射下,站在树顶上小孩白色脸部更显阴森,他身上绿色衣服十分古怪,好象唐装一样。
  那小孩“哈哈哈”发出一阵阴森笑声后,用一种威胁语气说“听着,你不要多管闲事、、”一讲完,突然晃地一下消失了,消失于无形的黑夜中,树顶上又变得空无一物了。
  小明望着空树顶,久久不能说话,不知自己看见这小孩究竟是不是幻觉?还是自己真的见了鬼。他心脏猛烈地跳动,他感到,一种冰冷恐怖感已洗遍他全身,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小明一边想一边回家。
  当天晚上,他很害怕,不敢关灯睡觉,但他仍然很快睡着,进入了梦乡,并发了个奇怪的梦。
  他发现自己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一个波如平镜的深绿色的湖边,湖对岸树林中,传来阵阵笑声,他看见有三、四个穿着校服的小学生正在挖泥,挖呀,挖呀,挖出一个血红色的小瓦瓶,小瓦瓶中贴着一张奇怪符纸,那些小孩笑着,笑着,举起瓦瓶,用力向地上一扔,“澎”一声,瓶子慢动作地裂成碎片,向四周溅去,突然,“呼”一声, 一阵狂风刮起,刮起一片片树叶,四处飞扬,那破碎在地上的瓦瓶残骸中飞出一个绿色小纸人,在狂风吹刮下迅速飞上了天空,并向小明这边飘来。
  小明定神一看,可吓了一跳,这个纸扎人似乎跟那个他今天连续看了两次的小孩一模一样,同样的脸孔,同样的绿色小衣服。
  小明不由胆战心惊,连忙转身想走,这时,他身后突然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明仔,明仔”。
小明转头一看,发现身后已变成一片山坟,在山坟中,有一个老人正在向他打招呼,这老人是小明已逝世多年的爷爷。
  “明仔,明仔,你有血光之灾,快点去三瑶山区明德观找一个姓王的法师,他是我生前的好友,他自然会帮你,快点去,快点。”小明的爷爷,一边说,一边身形变得越来越模糊。
  突然,小明身后响起一阵阴森森的呼吸声,“嗬嗬嗬”。他转身一看,天啊,那个纸人已恶狠狠地张开一张尖牙口,直扑过来、、、、、、
  “啊”小明发出一声惨叫,从恶梦中惊醒过来,他睁大眼睛,发现自己睡在床上,已全身湿透。
  不知为什么,小明突然望了望墙上的大钟,半夜十二点,他感到有一种莫名其妙冲动,他要立即去三瑶山区明德观,三瑶山区是天河还未开发一条小村的名字。
  小明连忙冲出门外,骑上自行车,闪电般飞骑出去,很快便驶入灯光暗淡的环市路,速速向东面天河区驶去,在他记忆中,在十年前,他曾和爷爷去过那村。
  静悄悄的马路上空无一人,只有马路两边照明灯冷冷地照着,把整条马路照成一片红色,令人毛骨悚然。
  足足骑了大半个小时,小明驶入了一条更加昏暗的小路,他已骑车到了郊区,小路两旁是大片甘蔗林,在黑夜中风吹蔗动异声沙沙。
  前面路灯照出一大片房屋,已是三瑶村,但是房屋的灯光几乎已全部熄灭,村民已早早入睡,这时,小明看见村口有一座庙,仍大放光明,庙门口左右各挂着两盏蓝色的大灯笼,照亮了庙门上大牌——明德观,庙门内仍隐隐可见灯光。
  “好极了。”小明边想边已下车,飞身跑到观门前,走入庙内。
  昏暗的庙内正中坐着巨大的老子塑像,塑像下桌上供奉着各式供品,还点着两枝蜡烛,蜡烛旁坐着一个穿着黑唐装的小老人,他戴着一幅墨镜,显得很精明。
  “明仔,你终于来了。”这小老人开始讲“我已等候多时了。”
  “你怎么知道我要来,”
  “刚才你阿爷托梦给我,要我帮你。”小老人一边笑一边说“你刚才是不是发梦见到有几个小孩正在湖边挖起一个纸人,这纸人和你今天见到可怕小孩一模一样。”
  “是啊,法师,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那小老人叹了口气“那个纸人是纸魔,是一只凶灵和一个纸扎人相结合而成形的,我曾用瓦瓶锁住它,把它埋在湖边,想不到给一班学生放了它出来,我告诉你,你是有阴阳眼的人,可以看见阴间和阳间,所以,纸魔逃不过你的眼睛,你可以看见它,而其它人看不到它,所以,它不会放过你,因为它知你迟早会和它为敌。”
  “它想干什么?”明仔问。
  “它只具纸体,所以十分软弱,所以,它每天都杀一个人,吸取被杀人的灵魂,它已经杀了六个人,吸了六个被杀人的灵魂,只要再吸多一个灵魂,它就可以脱离纸体,变成一只来无影去无踪的超色青鬼,到时,十个法师也不是它的对手。”小老人一边说一边打手势。
  “那它为什么刚才不杀我?”小明不解。
  小老人笑道“它只是纸体,在正常情况下,每个人头顶、肩两边共有三把火,你有三把火在身上,它目前当然近不了你,更不用说杀你,但今晚是凶夜,到了今晚三点,你身上三把火会熄灭一个时辰,这时,纸魔就会来杀你,吸你的灵魂,所以,在今晚三点到四点这一个小时内,我要教你怎样对付纸魔,被它杀六个人,都是时运低,干了不好的事,而三把火最弱的人。”
  “那我怎样对付它。”小明又问。
  小老人指了指墙壁上挂着一枝塑料水手枪,道“水枪里面装的是黑狗血,记住,纸魔一接近你,你要出其不意用黑狗血射它,到时,它就会变成纸形,露出原形,然后,你再点火烧它,就可以消灭它,现在你快点回家,做好准备,快,时间不多了。”
  “多谢大师。”小明一边说,一边到墙边拿起手枪,放入衣内,然后迅速骑上自行车,驶离黑沉沉的三瑶村,向天河区马路驶去。
  很快,小明已驶入到天河大道中,他骑着骑着,一个不小心,“卡澎”一声,撞在一块尖大石头上,立即连人带车,跌在地上,小明爬回起身,准备再骑时,才发现车胎已撞裂漏气,车轮变形,无法再骑了。
  “今天太倒霉了。”小明一边说一边狠狠地踢了一下自行车。
  这时,一辆绿色的士,从后面驶来,小明连忙冲到路边,挥手截车。
  绿色的士开到他面前停下,的士窗口打开,露出一个小胡子脸孔的司机。他大声地叫“兄弟,想去那里?”
  “去越秀山旁的小北路。”小明边讲边上了的士,抛下破自行车。
  很快,绿色的士开动了,的士便驶入了天河的立交桥,小明在车内,不知不觉竟睡着了。
  不知什么时侯,小明猛地醒来,看了看表,天啊,已经是三点了,怎么这车还在走,他望了望前座,小胡子仍在驾驶,但小明发现窗外马路是静悄悄的东风西路快到芳村了,天啊,这司机已过了不知多少路了,他一定是想多走路赚钱。
  “大哥,有没有搞错?去小北路来到这里,赚钱也不能昧着良心。”小明不由大怒。
  谁知那小胡子司机看也不看他,突然“哈哈哈”发出一阵阴森森的大笑。
  这种仿似有回音恐怖笑声只听得小明毛骨悚然,几乎昏倒。
  那小胡子一边笑,一边变成一种小孩子声音说“大哥哥,你看看我是谁!”
  小胡子司机一边说,一边转头,一转头可吓坏了小明,那小胡子脸孔已变成了那个穿绿衣的小孩脸孔。
  “哈哈哈”穿着绿衣小孩纸魔,对着小明,指着自己的腹部腰带“你看看,是什么?”
  小明一看那纸魔腹部腰带上,有六个人头正嵌在腰带上,正挣扎着发出阵阵小声的惨叫声,其中一个人头正是出交通意外事故的白发老人人头,这显然是六个人的灵魂。
  纸魔哈哈笑着,说“你很快会成为它们中的一员,现在是三点十分,我不怕你。”一边说,一边伸出两只布满利爪鬼手,一下子卡住小明脖子。
  “啊”小明发出一声惨叫,四肢拼命挣扎,可是毫无用处,纸魔双手卡力越来越大,小明感到呼吸变得越来越困难,就快不行了,慌乱中,他突然想起法师的话,于是在挣扎中用手掏出胸衣里的狗血水枪,在慌乱中对着纸魔那象白骨一样的脸孔,一扳开关。
  “吱”一声,一股黑狗血,立即喷到纸魔脸上,“哎”纸魔立即发出一阵尖锐妖异的惨叫声,全身“刷”地一声冒出一团白烟,那双卡住小明脖子的手,也软了下来,小明定神一看,那小孩发出凄厉惨叫,白烟过后,变成了一只绿色纸人,全身血淋淋在尖叫着,头部已被黑狗血腐蚀出一个巨大的空洞。
  小明看得头发竖起,全身汗毛倒立,他连忙一脚踢开车门,连滚带爬逃出绿色的士,爬到十米外,再转身一看,发现那的士原来是部巨大的绿色纸车。
  “嗬嗬嗬嗬”纸车内的纸魔脸孔已变得十分丑陋,露出两排长牙,它发出一声巨叫,那双纸手突然变大,迅速膨胀伸长,变成两具十米长巨大纸手,直扑过来,一下子抓住了小明的左手。
  小明急中生智,在左手被巨大纸手抓住时,右手迅速掏出打火机,“烘”一声,点燃纸魔一只巨大纸手,立即,纸魔发出一阵怪叫,巨大纸手已熊熊着火,火势迅速成一条直线由巨手蔓延到纸车内,“烘”一声,整部纸车燃烧起来,烧成一部火车,然后。“轰”地一声巨响,随着纸魔一声尖厉惨叫,整部纸车炸成一个巨大的火球,直升上十几米高空中,然后,再“轰”地一声炸成无数焦黑纸片,如雨点般冉冉落下。
  小明望着四周空中四处飘落的焦黑纸片,站在雨点般纸雨中,一动不动。
  这时,他看见在雨点般纸片中,有六个小小火焰亮点在飞来飞去,其中一个小亮点显出脸孔是那个出交通事故的白发老人,这显然是那六个被纸魔吸附的灵魂,小明望着它们,不知不觉中很疲惫,坐下来休息,很快便睡着了。
    转自:雨后池塘(www.yuhou.com)
  小明突然从梦中醒来,发现自己正睡在床上,他想起自己昨晚那一夜恐怖经历,心想,真奇怪,怎么我会回到家里来?难道昨晚发生一切都是一场恶梦。
  这时,阳光已射入,小明走出门外一看,自己的自行车不见了,他突然想起,昨晚半夜他曾乘自行车去明德观,后来回来途中撞坏了扔在路边,这么说来,昨晚一切不是梦,他想起最后看见那六个亮点幽灵,会不全是那六个救出来的鬼魂送他回家。
  当天下午,小明带着一大批礼物,来到三瑶村明德观门前,他走近门前,不由大吃一惊,发现观门十分脏,布满灰尘、蜘网,观门内更是蛛网密布,观内老子像布满厚厚灰尘,好象多年没人住一样,和昨晚气息完全不同。
  他在观内走来走去,叫来叫去,就找不到王法师,他只好走出门外,这时,一个村民走过来,小明连忙走过去,问“大哥,你知不知道王法师今天去了哪里?”    转自:雨后池塘(www.yuhou.com)
  那个村民用一种奇怪的目光注视着他,过了一会儿才说“先生,你太迟来了,你永远也找不到他,他三年前已逝世了。”说完走了。
  剩下小明一个人,呆呆地站在村口路上,久久不能平静下来、、、、、、{完}
 
 




鲜花0 , 鸡蛋0   

推荐者:天马一路,以下为推荐者对本文的感受:↓  2000/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