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微笑 [作者:风一样的男子A,发表在:聊斋夜话,阅读:21153]

鲜花5 , 鸡蛋0   

    晓蓉站在山崖边,夜晚的寒风呼啸着从她身边刮过,她的黑色长法她的白色纱裙一阵狂舞之后散乱地回复原状。
    她在这里几乎站了一下午,她沉思着,浑然不觉夜幕的降临。她在考虑,该不该从这里跳下去。
  在旁人看来,她的生活非常理想,一份待遇优渥的工作,一位优秀出众的男友,再加上她的丽质天成,几乎没什么可抱怨的。是的,她很好,只除了她的男朋友是别人的丈夫。
  他是晓蓉的上司,正是他帮她安排了这份工作。他告诉晓蓉,从见她的第一面就已经爱上了她。她冷笑,嘲讽地问他这算不算一见钟情?!他说,是的。 转自:雨后池塘(www.yuhou.com)
    一见钟情?!她当时很想开口骂句脏话给这位衣冠禽兽,譬如“SHIT!”或者“去你妈的!”,她很明白目前他们只属于一种肉体关系,与爱情无关。
    她和他在一起只是为了生存,就这一点上来说,她与妓女并无不同,人民都以一个非常悦耳的名词来称呼像她这类女人,“金丝雀”。
    总的来说,是她们这些女人挖掘了男人的劣根性,衣冠禽兽用来形容他们并不过分。她心安理得地过着日子,“看上去有钱又寂寞”,她很年轻,这个城市,年轻就是资本。本来日子就应该这样空虚平淡地过下去,但是,她可怜的母亲突然发现了这一切,她能够想象这带给母亲的震撼。
    她以她为耻。她知道在她母亲眼里,她使以只完完全全的寄生虫,然而她母亲不知道,当寄生虫也不是一件很简单的事。
    看着她母亲的眼泪,她没有一丝忏悔,有的只是无尽的厌烦。她搞不懂这个世界,她靠自己生存,至少她的身体是自己的财产,她赚钱养她母亲,可她母亲却因为她拿自己的身体去等价交换而不满。
    真是奇怪透顶!她不清楚自己有违背了这个世界的何种道德,她并不认为自己有罪!为什么人们偏要给她灌上某种罪名!?
    难道可怜的她就该为男人薄弱的自制力而负责吗!
    现在她抱着双臂蹲在山崖边,她很愤慨,她早就厌倦了男人的谎言虚假的世界,每个人都在为生存而奔命,她选择了其中的一种生存方式,这何罪之有!
    从她懂事开始就没有掉过一滴眼泪,眼泪不能让她生存下去,所以眼泪是无用的,她没有必要去流泪。她也不会为了这个该死的世界而落泪!
    这座山,海拔800米,不算太高,去年的时候,他带她来过这里。也就是在这里,他对她说了一些什么爱不爱的鬼话。
    没有女人不喜欢甜言蜜语,可在她看来,那是一种庸俗,一种温柔的虚假。爱是什么?爱会毁灭一个人,所以她没有爱,也就无从恨。
    她重新站了起来,头顶是一片灿烂星光,她不知道她是哪一颗星子,也许是最亮的,但绝对是离群最远的那一颗.
    崖脚下是碧绿的湖泊,现在被夜渲染得漆黑,月光与星光再这片漆黑里撒进了一些银白,这愈发显得湖泊的幽深与阴瑟。
    她向前跨了一大步,夜的寒风吹起了她的长发她的纱裙,她感觉像在飞。临风飞舞,她脑海里闪过这个词,只要她再向前跨一小步,就能够“乘风归去”,只要一小步!
黑发覆盖住她的脸,她的唇轻轻触碰着柔软的发丝,她晶亮的眼眸饱含笑意,“乘风归去”,她的唇瓣勾起了一个危险的弧度,同时轻轻地再向前跨了一小步。
    只是一小步。    转自:雨后池塘(www.yuhou.com)
    她真的飞起来了,风在耳边呼啸,她向着一片璀璨的星光疾速飞去,她张开双臂拥抱云彩,她在欢呼,尽管她无法张开眼镜,颗她在大笑,她飞了!她飞起来了?!在最后黑暗的一刻,她唇边仍然浮着一朵凄美的微笑。
    真正的,幸福的微笑


鲜花5 , 鸡蛋0   

推荐者:风一样的男子A,以下为推荐者对本文的感受:↓  2002/6/5

我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