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逝的疼痛 [作者:霰祈,发表在:青青校园,阅读:88719]

鲜花74 , 鸡蛋1   


    只怪我们爱得那么汹涌,爱得那么深, 
  也许梦醒了,搁浅了,沉默了,挥手了,却回不了神。 
  如果当初在交会时能忍住了激动的灵魂,  转自:雨后池塘(www.yuhou.com)
  也许今夜我不会让自己在思念里沉沦。 
                            ——《最熟悉的陌生人》 
 
  他,即使是在这所重点中学里,无论走到哪里,都是众人的焦点。 
  人群中,永远是英俊,机智,沉静而又温和,又不失全能优等生的矜持。我,特别而又不起眼的女生。两个人的结合,是否又是一个灰姑娘的故事。 
  知道有这个人已经差不多一年了。 
  第一次的目光相遇。在校乐队的一次集体会议上,指挥宣布我将成为新的首席单簧管。在众多投向我的目光中,我注意到他——首席小号手。干脆、整洁的头发,锐利、沉静的眼神,熟悉的感觉,正是我喜欢的类型。 
  他的眼睛使我心里一片寂静。那一年,他高一。 
  过了很平静的一年。我升上初三。在同一乐队,但和以往一样,没有任何的动机去了解他,包括他的名字。最多只知道他很出名,常听到有人议论他。 
  只是喜欢静静地陶醉于他的独奏。 
  有了一个与他相处很长一段时间的机会。 
  为了准备一次大型的校际音乐赛,指挥让我和他——乐队的两个灵魂人物,合作独奏《军队进行曲》中的C 乐章。 
  舒伯特的音符,简练起荡,但并不轻松。用木管和铜管来演奏这段弦乐,难度太大。可以吧。他轻声问我。我点一点头。 
  从9 月开学到11月中旬比赛,我们一直在为这段乐章而努力。每天硬是从紧张的学习中挤出三、四个小时呆在排练室练习。这样做,只因为被他的自信感动。 
  我们的话不多,几乎是离不开音乐、舒伯特。 
  练习很辛苦的,但并不苦闷。他吹奏小号的姿势很优美,眼睛凝望在活塞上跳动的手指,目光深邃、锐利、柔和,完全溶入每个音符的感情。像一个与这个世界分离开的雕像,很神圣的感觉。我容易为美丽而动容。 
  当他很深情地注视着一个女孩时,那一定会…… 
  A Time of Us,他最喜欢的演奏歌曲。声音痛惜,宛转,充满爱怜。他永远懂得随乐曲变换自己的感情。 
  对于很多的女孩,我算很幸运。但从没对他有什么奢望。因为,我不是灰姑娘。 
  比赛。我和他比谁都镇定。 
  两个多月的苦练,熟练的配合,适当的感情。我们在台上尽情地表现舒伯特的作品。这是每个演奏者都会感到舒畅的事。乐曲停下了,完成了这一个几乎没有人相信我们做得到的工作。 
  他当场兴奋得把我拥在怀里。这一刻,我听到了他的心跳。 
  回到了学校,指挥留下我们做总结。离开办公室,一起下楼梯。 
  11月某个星期天下午6 点钟,学校一片寂静,高中楼的楼梯也是阴暗的。本应打破沉默,但我不愿意破坏这个气氛。很喜欢这种寂静。 
  他伸出手,轻轻地抚摸我的脸,冰凉的。很温柔的抚摸。我屏着气息,享受着。在某一瞬间,所有的刻制、压抑突然崩溃。他又一次拥我入怀。 
  我成了灰姑娘,找到生命中的王子。是吗? 
  我一直不愿意让别人知道我们的事。只因他身边不乏女生。关于他的消息、传闻一直充斥着校园。 
  他对谁都保持一定的距离,这点令我很放心。 
  性格驱使我在他的锋芒毕露下保持沉默。至少没有想过要为得到他而炫耀。这样的想法太幼稚。 
  他和我去听音乐会,在一个宁静小岛上的音乐厅。有我喜欢的莫扎特和施特劳斯的作品。 
  他陪我到沙面散步,一个我最喜欢的地方。有这个城市最多的古树,与岛上的欧洲古建筑相衬,有着一种宁静,和谐,淡淡的忧郁。 
  连空气中也散发这样一种气味。 
  平安夜,他陪我到教堂,一个在学校附近,有着宏伟的外观和悠久的伤痕的哥特式建筑,去感受这个节日特有的祥和。 
  一会儿我送一首歌给你。他在我耳边轻语。这是在一次的排练。 
  休息的时候,每人都捉紧时间"啃"乐谱。他的小号响起了,一首我很喜欢的歌。 
  Wherever you go , whatever you do, I will be right here waiting for you.Whatever it tastes, or how my heart breaks , I will be right here waiting for you… 
  心里面突然温暖了一下,是湿润的温暖。代替了眼泪,很轻地渗透在心脏的血液里。 
  这就是诺言了吗?谁能够相信诺言。我丝毫不怀疑他对我的感情,但……In this world , nothing last forever.  也因为如此,我从未要求过他对我说喜欢、爱之类的话。 
  很平淡的爱情,没有轰轰烈烈,没有要生要死的依缠,也没有山盟海誓。 
  初三的学习,紧张,刺激。我的成绩一向很好,尤其是理科。 
  一直想考上原校的重点班,像他一样。为他,我更努力学习。不是因为想赢,或是因为和他在一起有压力。 
  这样做使我愉快。 
  然而,我在强项化学失手了。只为了一个粗心的错误。我仍可以以高分数考回原校。只是丧失了进重点班的机会。 
  从考场出来,正午的太阳使我昏眩,只看到等在校门口的他。我很累,抱抱我。我的声音显得无力。任凭自己的靠在他的身体上。他把我的头压在他的胸口上,紧紧地抱着我。 
  很享受他的沉默和拥抱,在别人面前强忍的眼泪终于可以痛快地流出来,渗入他的衣服。 
  这样被宠着真好,很想就这样永远地睡下去。 
  和他一起的第二个圣诞节。 
  知道你当初吸引我的原因吗。他突然说。 
  也许因为我没有围着你转吧。我心里想。 
  我永远都记得,你被宣布成为首席单簧管,当所有目光都集中在你身上的那一刻。你所表现出来的平静。我知道,你的灵魂像眼神一样自由,像西藏一样,灵魂像风,无法捉摸。谁也不能,包括我。 
  和他在一起的第二个情人节。他上了高三。2 月14日之前已经提前上课。 
  约定了他放学后在学校附近碰头。这是街角的弧形拐弯处,一家很大的书店门前的空地。一个很好的地方。 
  南方的冬天,寒冷,潮湿。但等待使我觉得温暖。 
  迟到了11分钟。我指着手表。 
  延迟了下课。本来还有几个问题,为了赶来,只能搁下。 
  他也许永远不会知道他这句话对我的影响有多大。那一刻,我提出了分手。 
  理由呢?这对我们都好。我听到自己苍白的声音。 
  一切都来得太突然,太快了。 
  我转身就走。世界仿佛突然处于一种恍惚、虚无的状态,只剩下我和我前面的路。提醒自己不要摇晃,不要停,不要转身,让他看到我眼中的疼痛、无助。我了解他,只要我可以承受,他会尊重我的决定。 
  一直都记得那种锥心的刺痛。很长的一段路,没有眼泪,没有声音,只有疼痛和寒冷。 
  从没有因为我们的一起而影响成绩。分开了,会刺激他的进步,这我很清楚。他从小就想成为复旦的学生。机会只有一次。 
  同一学校,同一栋高中楼念书。常在楼梯遇见他。四目对望,很想打声招呼,但只能保持沉默。感觉到他什么都知道了,他看清了我眼睛后的每一滴眼泪,每一丝疼痛,每一片阴暗。 
  我从他的眼中,看到同一样的东西。 
  高考前,他病倒了。我在楼梯碰到他。他的眼睛疲倦但依然锐利。 
  看得出他的拼搏,尽管他已经很优秀了。好好照顾自己,你已经不是小孩了。分手后我对他说的第一句话。我会的。漫不经心的回答。 
  我的心轻轻地下坠,空洞,寂静。 
  暑假,我照例出去作长途旅行。只有旅行可以使我忘掉所有的疑虑、担忧。在旅途中,我已经知道他的高考成绩。足以使他进入任何一所高校。 
  回到广州,我们见面了。他将准备动身去上海。 
  你的目的已达到了,我只是想知道你什么时候才回到我的身边。 
  他很轻的声音。 
  你以为我可以像你一样优秀吗?我的高考还是未知数。而且,我不会到上海或是留在广州念书。从你进大学到我大学毕业,我们至少要分开六年。你可以保证六年不变心,还和当初一样吗? 
  我可以。很坚定,让我感到温暖的回答。 
  别傻了。我不想为你那脆弱的诺言而让我忍受六年的分离,疼痛。 
  这半年我已经痛够了。况且,我也不能作出同样的保证。不要让我相信诺言。  我的语气已和我的身体一样冰冷。可耻的伪装,伤害了我自己,也伤害了他。 
  不会的。他喃喃着。用他那同样冰冷的身体粗暴有力地抱着我。 
  使我无法挣脱。他的头埋在了我的颈窝上。我感到一阵湿润的温暖。 
  What can I do to make you mine?Tell me please. 我听到他绝望的叹息。硬被我塞在心底的所有疼痛像暗流涌出地面一样,很痛,也很痛快。很想让它像眼泪一样,流干了,心里也就不再有疼痛。 
  请原谅我的自私,这是我保护自己的唯一方式。我在心里对他说。 
  灰姑娘的故事像一朵烟花,曾经明亮、温暖地在空中停留,璀璨过。再慢慢地坠落,无声地消失。 
  所有的往事、疼痛,像烟花的灰末,在心底寂静地沉淀下来。所有的温柔和甜蜜也最终凝固成一个很普通的画面。不轻易让自己想起。 
  等到足够老的时候,让这段我放手离开的爱情在心底播放。 
  也许那时,会没有了疼痛和眼泪。      转自:雨后池塘(www.yuhou.com)
  对于他也一样,总有一天,我曾带给他的疼痛和眼泪,会如风消逝。 
  A time of us, someday will be when tears are torn……


鲜花74 , 鸡蛋1   

推荐者:霰祈,以下为推荐者对本文的感受:↓  2004/6/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