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0月04日 星期二 天气: 晴
心情: 无题 书写2分钟 阅读358次
  小刘今天问起我同学华。这二十几年过去,竟然记得我同学的英文名字。

  我:她挺好的,有一对双胞胎女儿,不用上班。

  :不用上班,不难实现啊,那得要看生活质量怎样。

  我:反正她还能有房子可以出租。

  :她嫁给农村人了吗?

  我:她怎么会嫁到农村去?

  :哦,有商品房出租,经济条件应该不错。

  并非我瞧不起农村人,当年广州一家收入排名第一的国企里,有清华大学、交通大学、东北大学毕业的追求她,她都没接受。怎么可能从城市嫁到农村?

  小刘觉得,华与小W分手,简直是无法理解。武汉大学高材生,在国企工作且受领导重点培养。这样的条件,华算是高攀了,还能挑?

  我当年就跟老公说,武汉大学,在我们曾经混迹的圈子里,不算什么。估计他不信,因为我跟华读的大学如此排不上号。

  我没有她那么有魅力,但也婉拒过一个复旦大学和一个哈尔滨大学的。复旦的高大帅气,我却觉得他缺少温度;哈尔滨的处事圆滑,我觉得他长得不好看且胖。

  不知华放过了这么多优秀的追求者,有没有后悔过。反正,我没后悔。年轻的时候,真的就是以感觉为主的,没办法。但如今,我真担心女儿不以经济条件为考量。

  年轻时候的浪漫是什么?他会摘几朵小野花和一枝细藤蔓,编一枚戒指,轻轻套在我的指上。问题是,我老公不是个浪漫的人,并非名校毕业,老家又在农村。所以,我觉得我跟他的姻缘,是天注定的。若非天注定,我们不会在一起。

   不喜欢小刘的言词,难道想得到一个她过得不好的答案,以证明当年放弃小W是一个错误?所以我回答他时,语气有点不友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