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强迫你但我诱惑你 [作者:金若米,发表在:小说杂文,阅读:13269]

鲜花1 , 鸡蛋0   

  脑袋 
  很久很久以前,读过长篇小说《艳阳天》。至今记得的,似乎只剩下它的开篇——聊聊数语,便点明了令小说主人公头疼不已的那个“焦点时刻”。12个字。   
  “萧长春死了媳妇,三年没续上……” 
  光阴荏苒,到了比尔-盖茨最火爆的那年,我读到一篇介绍美国首富比尔-盖茨的编译稿。有趣的是,它的首句竟与《艳阳天》不谋而合,唯一不同的是句子长了点,将近30个字了——“比尔-盖茨今年39岁。据可靠消息透露,至少到目前为止,他还是一个光棍。”  转自:雨后池塘(www.yuhou.com)
  萧长春的事太旧,不说也罢。可有关比尔-盖茨,就多少让人耽心这样的写法会撩动过多少女人的联想。而且,当这种撩动衬有盖氏连续多年在福布斯排行榜榜上有名这样一种新闻背景时,光说“撩动”就很欠火候——至少我猜想它对不少少女们原本已有大致轮廓的“择偶目标”构成了一种形而上的“骚扰”。   
  当然,如此“骚扰”温柔宜人。它甚至可以说是健康的——因为追求富足、事业和爱情,从来都是超越时空的青春主题。并且,当有了下面我将叙及的那另一类如今在各类大众传媒上已是连篇累牍不胜其多、有时已是明目张胆的“骚扰”而言,对比尔-盖茨的年轻、富有动一点儿景仰或爱慕的脑筋,也该算一种不坏的上进心。 
  耳朵 
  “骚扰”最先从“耳朵”开始,这让我们有些始料不及。在日常生活中,那些难登大雅之堂的荤笑话除外,我们尚未留意自己的耳朵会需要如此感性的慰籍或哺育? 
  当然,在今天看来,这种“骚扰”已不能算什么事件。它甚至不算什么事儿。早在1994年,在当时的广播传媒中,就已开始出现的以“性”为主要话题的谈话节目。广播传媒在突破禁区方面,较之其它传媒,走得最快最急……当然,远非最远——那是后话。 
  据当时某报道称,最早在天津人民广播电台“海河夜话”节目中开辟“枕边悄悄话”栏目的,是该台编辑王桂芝。促使她创意开办以“性”为主要话题广播节目的直接原因,是她自己听到的这样两件事情:一件事是一位15岁的少女因为缺少常识,竟为“初潮”而惊恐,并最终自杀身亡。 
  另一件事情就是天津某大学夫妇结婚三年未孕,而他们夫妇二人一直以为女方怀孕是男女相抱、进而生成一种分子振动而实现的…… 
  令王没想到的是,“枕边悄悄话”开播后,引起强烈反响。有的听众打电话给王编辑,大声地喊叫说:“救救我吧!”也有的听众打电话是激动地抗议说:“别再说了——你们为什么不早一点开办这个节目呢?那样的话,也许我就不会和从前的妻子离婚了……    
  令王更没想到的是,她的一串“悄悄话”,诱发出一大堆“悄悄话”——在天津台“枕边悄悄话”开播后不久,全国相继有20多家广播电台开办了类似的节目。如此规模,使得“性”这个禁忌的“黑盒子”至少被开启出一线缝隙,并从中悄悄泄露出许多悲悲欢欢的消息——它的形式很有中国特色:它仅仅是“悄悄的”“夜话”。 
  ——这是不是一种传媒对于大众的“骚扰”呢?我觉得是。当然,它所“搔”到的,还真是个已被隐秘千年的“痒”处。这样看,如此“骚扰”已是一种关怀? 
  嘴巴 
  许多年前,电影《芙蓉镇》秦癫子与胡玉音有一场嘴巴对嘴巴的激情戏曾引发轩然大波,因为据说这段激情戏是建国以来国产影片中最长的一个吻,那个特写的时间长度约为4分23秒…… 
  现在回过头看那个“长吻”,会觉得那不过是了无痕迹几许涟漪—— 
  可事实上,这种平静的感觉恰好可以与当年相当一部分人的被震惊、被震怒相映成趣。比照今天的情形,满大街的青春之吻、满聊天室里的亲爱的哥哥妹妹离我们近得多。而且,在各种传媒尤其是在广告传媒中,那类鲜红欲滴、性感迷人的嘴巴,大众早已熟视无睹。在与我们的日常生活密切相关的各类广告中,编创人员们就象事先商量好了一样,一齐将镜头对准性感的嘴巴…… 
  可以想象一个呈献在29寸电视屏幕上的艳丽红唇对于某个正在苦熬青春期的高中生所构成的是一种什么样的“骚扰”——它是一记沉重的低音?还是一个尖锐的高音?它会非常刺耳? 
  有人会说,“广告”其实并非狭义概念中的“大众传媒”。可既是广告,它的用意就应该是“广而告之”。广告人当然不会平白无故要去“骚扰”那些或许不过是极个别的意志薄弱的高中生——可诸如拍者无心,看者有意之类的事情,在传媒日渐发达的今天,一定天天发生。怎么办? 
  肚脐眼 
  很对不住各位广告从业人员的是,说到“肚脐眼`,我不得不再次提及“广告”。其实,即便是着眼于中国传统文化中藏匿、保守的一面,国人也未见得就小器到了一见肚脐眼就眼热心动的程度——就算是现在大都市里生活的少男少女,他们也远不会如此没见识,没出息。    
  当然,现在“肚脐眼”的曝光度和知名度,已远非当年流行一时的印度电影女郎在劲歌狂舞时那偶露峥嵘的一闪可比拟。走进北京的地铁,人们几乎一眼就可以看见在站台墙壁上高耸着的某家时装公司的灯箱广告上,一位摩登女郎的肚脐眼正坦坦荡荡地逼视着每一位匆匆的过客,充满感情。 
  这样的“骚扰”其实也不值得大惊小怪。不过,假使硬要保守地说这也是一种“骚扰”,那它也不过是一种美丽温柔的小“骚”小“扰”—— 
  多是多了点儿,但也许恰恰因此让人见多不怪?露是露了点儿,可也许露中有含,也是一种文明?某刊记者曾就“地铁广告现状”一事作专题采访,当问到一位每天都要乘地铁上班的小姐时,赶巧她也提到了那幅“肚脐眼”广告——她说:“地铁实在太挤了!在站台上位置站的不对,车来了也挤不上去……我的经验是,对准那个姑娘的肚脐眼站准没错——这样,倒数第二节车厢的后门正好停在我面前……” 
  眼睛 
  与广播传媒相比,一般综合性报刊对于大众的“骚扰”,一般总可以被归入“卫生与健康”这样的栏目之下。最初,这类以卫生常识介绍为宗旨的性话题,它的“发言人”,无论在其术业专攻上,还是在其权威水准上,都大致名实相符。著名专家潘绥铭就多年在《南方周末》开辟“性与你”专栏,以一种温和的语气和通俗的语言探讨与性有关的方方面面的话题,深受欢迎。然而,诸如此类的文字一旦如一日三餐一样成为一种惯性操作,编者所真正能够有效掌握和控制的内容就会变得越来越少。于是,它也就令大众的眼睛在大饱眼福的同时大受“骚扰”——而当这种“骚扰”本身还要被生硬地冠以科学、医学之类堂皇的定语时,大众的被“骚扰”也就同时等于了被“蛊惑”、被“欺侮”。    
  仔细想,新世纪的“眼睛们”会更加幸运——诲淫诲盗者流不说,光是那些合法的、堂而皇之的“图文风景”就够它们忙活一阵的了。在今天,大众的眼睛不仅可以看见明星传记中一章又一章被娓娓道来的炽热的偷情,同时,也不难在各种报刊的头条、特写中看见各类五花八门的“求医问药指南”——我显然不能说那些宣称可以用电脑控制的某种最新器械瞬间即可治好阳痿、用神奇的激光手术即可让乳房畸形或是生殖器疣一“切”了之之类的指南其实是“指钱”这样的话,可不少大众因为眼花缭乱而拿不准主意、想信又不敢信、看那些“指南”看得两眼红肿酸疼却仍看不准究竟谁是头绕光环的救星,却是一个事实——这是一个基本事实。 
  所以说,套那句老话说,有关性事,眼福、眼祸相倚相生! 
  处女膜 
  于是,传媒里终于出现了这个的确不宜“广而告之”的部位。几年前,据多家传媒辗转报道,在武汉市,由武汉同济大学开办的一个整容中心,居然向受众公开宣称他们中心专门设有“修补处女膜”这样一个服务项目——“广告”如此“服务项目”,无论如何,总归令人匪夷所思。我相信很多人除去会觉得它是一件极欠推敲的滑稽事外,也会感受到它耸人听闻的显著疑点:一件与贞操密切相关的事情,非要这样大张旗鼓宣传么?面对这番张扬,最让人不明白的就是,在今天,究竟是看重贞操的人太多?还是早已没有贞操却仍然渴望用修补而成的贞操去装点名节的人太多? 
  ……至于传媒对此事的报道,倒也不是没有让人体谅的地方——至少面对激烈渐而残酷的生存竞争,如此性话题事件,传媒当然要将它制作成头条。可在这个过程中给公众所带去难以避免的“骚扰”,有心还是无心、温柔还是恶意?就不好说了。传媒在性事上的这分尴尬,实际上更值得研究。或许有关大众传媒在报道性事时如何才能做到有分寸有健康有益有节、会在读者读完本文后愿意再想想的一个话题? 
  真的不知道。   
  子宫 
  在武汉,与此相关的另一件事情也是几年由多家传媒报道出来的—— 
  它同样令人瞠目。据报道,在武汉的年轻恋人如果有过婚前性行为,那么,如在婚前检查时被查出,就要罚款。这种罚款所依据的,据说是由武汉市人民政府1995年4月21日颁发的一个地方性文件。依据这个文件中的”监督与处罚”一款,前来登记的新人如被查出处女膜破裂、未婚同居、未婚先孕等,除现场教育外,还要缴纳200—2000元不等的罚金…… 
  这则报道所引起的关注效应是空前的——可实际上,它又是一柄双刃剑。在武汉市有关部门成为第一个个人隐私的窥视者后,传媒至少有了成为第二个个人隐私窥视者的嫌疑……这也就是说,传媒在命中武汉市有关部门的同时,也命中了自己:与丑闻站得这样近,自己身上是不是也染上了粘稠的腥气呢? 
  屁股 
  “由于臀部具有性方面的暗示,所以人与人之间不能随便碰触此部位。除情侣之外,即便是拍朋友的臀部也很容易引起误会,除非有意,否则最好是用拍背的方式。因为拍臀部的动作只限于父母对幼儿或激烈竞赛的运动员之间。在以上两种情况下,彼此都不会产生性方面的联想……否则,这种动作是一种麻烦的根源。”   转自:雨后池塘(www.yuhou.com)
  ——上面这段话引自人类学家D-莫里森的《人体秘语》——我想,移莫氏的这句话来说大众传媒对于大众有意无意的“骚扰”,情形也恰好相同——即或是小心翼翼小心谨慎,传媒也很难在这个“麻烦的根源”中一尘不染。不过,我倒是觉得,即或如此,我相信,有关性话题,它在不应该是一只语言的“黑盒子”的同时,它也不应该是一只脏兮兮的“洗脚盆”。对么? 

  转载自《家庭医生》

鲜花1 , 鸡蛋0   

  此文由用户“痞子蔡”发布,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处理;
推荐者:痞子蔡,以下为推荐者对本文的感受:↓  2000/1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