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末的平安夜 [作者:一尘寒舍,发表在:心有灵犀,阅读:6095]

鲜花0 , 鸡蛋0   

世纪末的平安夜  一尘寒舍(浙江)于 2001.03.03 15:12 发表在心有灵犀 

  温馨,是暮晚天际掠过一人回归的雁阵;是酷暑旅人握中一盏苦涩的舍茶;是世纪末红日西坠里两枝舞蹈的茅叶。 
  世纪末的平安夜,我独自驱车在国道上,车水马龙。车灯迷离,映出我淡淡的寂寥,心中涌起一股世纪末的惆怅,没来由的轻轻的忧伤。世纪的交替、社会的转型、人群的变换,无数的不确定中充满着带血厮杀。车前的国道在过往的车灯光柱中呈现出灰灰的迷茫,车窗进来的风真有点冷啊。  转自:雨后池塘(www.yuhou.com)
  冷风吹得驾驶室前圣诞老人帽顶上的小圣诞老人一闪一闪着柔柔红光,着实给我心一丝暖意,这顶帽是一个陌生人给我的,看起来有那么一点的温馨,在这样的夜晚。 
  这样的夜晚的一星红光,让我记起这样的一个故事。   转自:雨后池塘(www.yuhou.com)
  一辆洒水车洒过街道,一个单车少年跟在车后,跟了一街又一街。司机很惊讶,停车问原由。少年说,今天是我的生日,没有人为我祝福,只有你的洒水车在唱着生日快乐。司机把少年拉上车,满街满城地唱起了生日快乐。“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有生的日子天天快乐,别在意生日怎么过……”郑智化的《生日快乐歌》在录音机里唱起,我看到了人性不求回报的善意在一闪一闪的圣诞红光中升起。 
  这个世纪末的平安夜,我有一车寂寥的温馨。 


鲜花0 , 鸡蛋0   

  此文由用户“一尘寒舍”发布,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处理;
推荐者:一尘寒舍,以下为推荐者对本文的感受:↓  2001/3/7

世纪末的情节,真叫人浮想连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