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叛 [作者:李不空,发表在:心情故事,阅读:4936]

鲜花0 , 鸡蛋0   

... ... ... ... 
 
 几年前,奶奶活着的时候,总是爱自言自语唠叨着,令本来心烦的我更烦。而在奶奶过世之后,忽然觉得冷清了,没有了那种烦躁反倒觉得有些可怕。终于懂得了,许多东西是无人可替代的,声音.容颜和那个位置的空缺。
 杜拉的《情人》再次看,再次的心情。羡慕与我共赏的处女们,她们能如此轻松,大笑梁家辉怎样去“勾女”。我没有轻视她们的意思,一点都没有。领略不到那种痛楚,是幸福,真的很好。 转自:雨后池塘(www.yuhou.com)
 也许我依然还如同我的少女时代那样容易小感小伤,而如今回过头去的我,往往取笑自己当年是多么的多愁善感,并能用轻松的语言去描述它,和朋友讲当时我的沉重,仿佛说的不是自己。我应该不老,这或许说明是我成熟了?如果若干年后,再想想今天,不知自己是否依然能够无动于衷的去回忆,不知在那种不动声色之中,是否还隐藏着几分的无奈。
 “情人”,这两个字是如此地浪漫,令人浮想联翩,再非婚姻的状态下,两个裸体的人在情感与肉欲中煎熬着,巩固着这两个字的含义。可男人就是一张拉得满满的弓,经常在向他的目标奋力出击的霎那,弦断了。
 无情才好。希望自己是经过千锤百炼,不动声色的去说这句话。把这句话告诉给自己,给朋友,还有我的情人。
 如同站在繁华的市场无法确认哪样东西属于我一样,我无法选择我的情人。
 我总是能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找到令自己满意的借口,也许这样可以添平心中的某些不平衡。有时,在有意无意之中,用我做人的小伎俩达到我所希望的后果,不用再去解释什么,粉饰没什么意思。我知道自己能承认的时候不多,不管是刻意的还是不刻意的。我知道我的心里爱的是谁,可是我却不知道我不爱的是谁。
 我喜欢做爱,而做爱让我心痛。痛自己,痛那个倾尽全力,把所有身心都压在我身上的那个男人。在他男性最雄壮的时刻,也便是他最弱的最可怜的时候的来临。在那热汗淋漓之后,生命似乎都已静止,谁也不原靠着谁,谁也不原多说一句话,我们的生命与力量似乎都已耗尽,都在期待着对方能主动的安慰自己,帮自己找回已空旷的灵魂。在疲惫中睡去,我紧紧地偎在男人光滑的后背,环绕着他,贴紧他,不留一丝空隙... ...
 即便在今天,自卑的心理始终摆脱不了,面对街上美丽的女孩,刚刚树立的自信便会不攻自破。面对别人的美丽,我的心除惶恐外就是让时间轻慢一点,别让我的青春这么快就溜走。
 见到那些挺着翩翩大腹的女人,由衷的羡慕。羡慕她们有了既为人妻又为人母的资格,同时也佩服为了她们的骄傲付出的勇气。而想到我自己,能拥有一个孩子,仿佛是个梦想,这个梦不属于我。
 童年被大人夸象男孩,便帮奶奶杀鸡,壮着胆子去拽鸡的两条细腿,那鸡挣命的声音,至今回响在心里,让我难受。我怕看到饭店门口铁笼里的动物们的眼睛,它们是无辜的,无望的生命,如同我的孩子。心疼,无能为力,只能不去看,不去想。
 一只小虫,一只蚂蚁,甚至被我打得半死的苍蝇,得放且放,手下留情,只为生命可贵。我不想用我的手改变它们的命运,或许蚂蚁的生活也很精彩,上有高堂,下有妻小,或许还有情人... ...  转自:雨后池塘(www.yuhou.com)
 这世界属于我的和不属于我的原本没有什么差别。要想让他们的位置颠倒并不是一件很难的事情,因为世界就是如此,不去想什么永远永远,这个字眼本身就不存在,它敷衍人的成分太大。得与失,失与得,有什么好计较的呢?铭在心里,刻在骨上的东西,能多久就多久吧,生命的存在本身就很奢侈,还去要求什么?

鲜花0 , 鸡蛋0   

  此文由用户“西子妆慢”发布,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处理;
推荐者:西子妆慢,以下为推荐者对本文的感受:↓  2001/4/16

  一个玩世不恭为了报复他人而自陷囹圄的女孩陶羽,把这一段写在日记上的几页纸,给了她这一生最后一个付出了真情的男人。
  第一次读它,是在3年前,当我再次读到它的时候,是我苦苦挽留的人离我而去的夜里。
  生命为什么如此之快?小涛,雪儿,匍匐于泥泞之间,我含泪问你   为什么?
  为什么时光他永远立于不败之地?
  为什么只有他可以浪掷着一切的美,一切的爱
  一切对我们曾经是那样珍贵难求的温柔的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