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泡 [作者:钥匙,发表在:青青校园,阅读:8699]

鲜花0 , 鸡蛋0   

  和泡泡认识是在我刚进大学校门的时候,哥哥带我来学校报到,我记得哥哥对我说他在这学校有一个死党,有事我可以找他帮忙。中午吃饭的时候我见到了这个哥哥的死党,他长得不高也不帅,不过很像孙楠。他说话很幽默,一见我哥就嚷上了:“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我都不认得你了,你到底是谁?”我哥瞪了他一眼,指着我说:“这是我妹妹,从现在开始就和你一个学校了,你可要帮我照看她。”然后指着他对我说:“他叫——他是泡泡,以后有什么事你就可以找他,比如借钱——”“去你的,谁叫泡泡。你是拜托我还是骂我?”就这样我认识了泡泡。

  泡泡读毕业班,再过一年就要毕业,他是个很热心的人,虽然平时很喜欢开玩笑。这一点在我开学的第一个月就感觉到了。那是班上新学期的第一次组织郊外活动,我发烧了,请了病假在寝室里休息,好闷好无力。中午,泡泡来到我寝室,见面就说:“听说你病了,连班活动都没去,怎么了,现在好点了吗?”我点点头,说:“我好闷。”泡泡歪了歪头,低头沉思状,说:“这样啊,那好吧,如果你愿意,我下午带你去一个好玩的地方,前提是你不许告诉你哥哥。”我点了一下头。

  下午,泡泡真的来了,我便和他一起去那个他所说的好玩的地方。没走多久,他便指着对面说:“到了,就是那。”我顺着他的手看,原来他所说的好玩的地方就是电子游戏机室,难怪他不想让我哥知道。我从来没有进过电子游戏机室的,虽然听说很多人迷恋其中,但我其实很早就想去里面看看有多好玩,可在中学时是被老师严格禁止的,加上女孩子进游戏机室好像影响不太好,所以一直没进去过。带着那想一探究竟的念头,我和泡泡进了游戏机室。里面人不多,泡泡问我喜欢玩什么游戏,我摇摇头,泡泡问什么意思,我说我什么都不会。泡泡笑了,说要教我一个他最拿手的游戏,我问是什么游戏,他说是泡泡龙,我也笑了。泡泡教我玩的时候, 一直在夸他的游戏技术,还说什么如果他不自杀,游戏就不会GAME OVER,我知道这是他的牛话,不然他也不会叫泡泡了。也许是他的感染,我很快就学会了玩泡泡龙,并觉得很好玩。那天,我们玩得很晚,连晚饭时间都超过了,还是泡泡提醒我,我才觉得肚子真的饿了。出来的时候,游戏机室里挤满了人。后来我才知道,泡泡为了让我解闷,跷了一下午的课。不过那次我真的玩得很开心。

  泡泡是个乐天派的人,所有和他交往过的人都这么说,他的身体状况并不好,所以他经常和体育补习班打交道。我敢打赌,他跑一千米在我们女生中都算慢的。可他对于活动是最积极的,他们寝室经常由他发起野炊、爬山等活动,虽然每次回来都是他叫累叫得最凶,可下次活动还是他最积极。他喜欢叫我做小妹,所以我这个小妹也经常和他们寝室的同学一起去玩。我记得有次去野炊,一行七人等把火点好了,才发现准备烧烤的鸡腿,在路上掉了,正当大家为此垂头丧气的时候,泡泡把带来的苹果用木棍穿好,烧烤起来,还说烧烤苹果炸香蕉是人间两大美味。也不知道是不是大家真的饿了,还是真的烧烤苹果好吃,反正大家接过泡泡递来的苹果都吃得特别香,也纷纷学样把苹果穿起来烧烤,最后竟然抢起苹果来。难怪大家都喜欢和泡泡在一起玩,他就是这么一个会搞活气氛的人。

  泡泡爱唱歌,本来像他这种爱唱歌的乐天派也没什么稀奇的,但他和别人不同的是他爱唱的歌是张信哲的歌,他特别喜欢张信哲的《找钥匙》和《忘情忘爱》。我想不通的是,像他这种乐观的人,为什么会唱这么伤感的情歌。泡泡在他自己班上有两个玩得很好的女生――小碧和小丽,大家都说泡泡在追小丽,我也这么认为,因为我经常看见他们在一起。后来我发现大家都错了。

  那是在他们班级会餐的那一天,大概晚上八点多种的时候,电话响了,是泡泡,他大概喝醉了,说想走走,要我陪他。等我见到他的时候,他果然满身酒气,见到我便拉着到处走,边走边唱歌,是《找钥匙》。唱得高潮的部分,我分明从他眼角看见了晶莹的东西。那天晚上他问了我好多问题,不过大多数是他自己帮我答的。后来他对我说他很喜欢她,她要走了。我问她是谁,他不说。他又说,她的心里已经根本容不下其他人了,如果他说喜欢她的话,只会增加她的烦恼,他不要她烦恼,只要她开心——。他就这么不断的说着他与她,我看着他这个样子,只觉得心里好疼。

  到第二天我才知道,原来泡泡口中的她,并不是小丽,而是小碧。小碧马上要到别的学校去了,她上学期参加的专升本考试,本来没有录取,可是学校降了分,小碧有幸搭上了末班车。昨天的会餐就是为小碧举行的。

  泡泡来找我,问我昨天他对我说了什么没有,我说没有,他相信了,说要请我吃饭,可我的心里好难过,这是我第一次骗他。这天晚上我一个人去了游戏室,玩的是泡泡龙,玩得很晚才回寝室。我开始喜欢听张信哲的歌了,和泡泡在一起的时候我总要泡泡唱给我听,我觉得泡泡唱得很好,很动情,甚至比张信哲原唱还好。虽然他喜欢唱《找钥匙》和《忘情忘爱》,但我更喜欢听泡泡唱《直觉》。很快,上学期的考试就到了,我考得很不好,高数要补习,我的精神都垮了,我不敢告诉家人,因为这是我进大学第一次考试就――,我叫泡泡不要告诉我哥哥,泡泡没说话,走了,我觉得他很不够意思。第二天,寝室同学递来一个大包,说是泡泡送来的,我打开一看,里面全是高数的复习资料,很详细。凭着这些资料,我通过了补考。我记得那天,泡泡打来电话说祝贺我侥幸过关,我呸了他一下,不过我还是很高兴。放寒假,过年,我玩得很开心,不过我没忘记给泡泡打电话拜年,可老占线,哥哥说泡泡是个网虫,平时不觉得,到放假回家就会原型毕露。终于有天我打通了电话是泡泡接的,声音好憔悴,他说他已经三天没睡好觉了,我问他为什么,他说是上网,果然泡泡是个网虫。我叫他要注意身体,他说现在不玩,等白了少年头,空悲切。我被他气坏了。

  寒假过得很快,转眼下学期就到了,我见着泡泡时被他吓了一跳,他留了长发,很长,我问他怎么了,他说没时间剪头,我说那你还有时间上网,他说没法子,这是潮流,我气得不想理他。他看我的样子,竟然问我他像不像郑伊健,我说像泡泡龙,他跺了下脚,走了。

  开学不久,我的十八岁生日就到了,这是我第一次不在家过生日,别人似乎都不知道,照样做着自己的事情,除了哥哥中午打来的一个电话祝我快乐。到了晚上,寝室的同学邀我一起去晚自习,到了教室,大家都在静静的看书。就在我认为我的十八岁就将这样度过时,忽然灯一黑,灯亮的时候,大家都围在我身边,祝我生日快乐。这时泡泡从门口进来,手里捧着个蛋糕,嘴里唱着祝你生日快乐,我觉得很开心。插蜡烛的时候,大家问我插多少支,我说十八支,泡泡却说全插上,这样可以帮我多过几个生日,他也可以省掉很多生日礼物。就这样我十八岁生日,蛋糕却插了二十四支蜡烛,不过我还是很高兴,觉得这是我最有意义的一个生日。

  晚上,泡泡送我回寝室,其实说送,也就是五分钟的路程,我问他什么时候过生日,他说再等二年才行,我问为什么,他说他的生日是二月二十九日,说完他自己也笑了。忽然他问我进学校这么久了,有没有收到男孩子的情信什么的。说实在的,也有男孩提出要和我做朋友的,不过我都拒绝了,理由是这种事我还没想过。可泡泡今天问我,我却回答没有。泡泡也相信了,摇摇头说,“太可惜了,其实你——”。我马上打断他的话,反问他是不是写过情书。他说他这么难看的人,写了也是浪费墨水。我又问:“那小丽呢”。他说那是志趣相投,因为都喜欢听张信哲的歌,所以才会经常互相借磁带。我又问,“那小碧呢”。话一出口马上就后悔了。泡泡愣住了,不过,一会儿他就叫我不要瞎问了。这时到了女寝室,他说了一声再见就匆匆走了。

  第二天,我打电话到泡泡寝室,泡泡不在,是他同学阿锋接的,我问阿锋泡泡昨晚好不,阿锋说泡泡昨晚很高兴,一直唱着歌,到熄灯才停。我问唱什么歌。他说好像唱《找钥匙》,还有记不清了。我又胡乱问了些东西,就挂了电话。我觉得心很重。仿佛泡泡就在我面前唱着:

  “我人在台北心在伦敦———”

  这个学期是泡泡在学校的最后一个学期。一天下午,我和同学逛街,走进一家音像店,发现了一盘张信哲的新专辑——《信仰》,我想泡泡肯定喜欢,一直以来没送什么给他,所以没犹豫,便掏钱买了下来。晚上刚想打电话给泡泡,可电话铃响了,是泡泡,他说有东西送给我,叫我到图书馆等他,我也正想把磁带送给他,所以答应了。

  到了图书馆,泡泡正一个人坐在角落的桌旁。见我来了,冲我点了点头,我便走过去坐了下来。我问泡泡送我什么礼物,他叫我猜,我说猜不出,他摇摇头,说拿我没辄,便从身上摸出了一个包好的礼物盒,不大,像一本书。我问是什么,他说是一颗口香糖,我要打开,他不让,叫我回去再开,不然没有神秘感。我笑了,说我也要送他一点东西,他问是不是泡泡糖,如果是他就不要了,我拿出了《信仰》那盘磁带,我以为他会很高兴,没想泡泡愣住了,我问他怎么了,他才回过神来,说他太高兴了,我也这么认为。晚上打开礼物盒我才知道泡泡为什么会愣住,原来他送我的礼物盒里正是《信仰》这盘专辑。

  时间总是在不知不觉中流逝,离学期结束也越来越近,泡泡的心情也似乎越来越沉重。我每次见他都一幅心事重重的样子,我问他怎么了,他总是欲言又止,我搞不懂他又在想些什么。我在食堂碰到小丽,问她泡泡最近怎么了,小丽说她也不知道,不过最近很多人都觉得泡泡不对劲。

  这天轮到我值日,大家在教室晚自习完了,我留下来打扫教室。等打扫完了,关好门窗,已经挺晚了,正准备回寝室,忽然听到一阵歌声,是《忘情忘爱》,我仔细一听,是泡泡,别人决没有他唱得那么动情。循着歌声找过去,来到了泡泡的班上,只见泡泡一个人坐在班上,望着黑板唱着歌,神情有点呆呆的,以至于我到了他边上他才查觉。他说他没想到教学楼还有人,我说今天我值日,所以晚了点,他点了点头,我又问他怎么了,最近好像很不对,只见他呆了一下,又好像下了决心似的,对我说了原因。原来随着毕业时间的越来越近,泡泡觉得大家马上就要分开了,以前他从来没想过毕业后大家都要分开,一下子要和这么多好朋友说再见,他觉得很难过,因为这毕竟是在一起生活了这么久的朋友。他又和我聊了很多以前的事,和阿锋踢球踢破系办公室玻璃,和小丽吵架只为一盘张信哲的磁带,和小碧玩泡泡龙忘了上课,讲了好多好多,我静静听着,后来说到我送磁带的事,他笑了,我也笑了,他说他很喜欢《信仰》这首歌,觉得歌词好美,说着便唱了起来,很动情。

  无论你怎么努力,时间还是不肯为你多留一刻,泡泡终于离开了校园,虽然他是如此留恋。我记得他照毕业照的那天,我也去了,他对我说他会永远记得我这个小妹的,我没说话,等他走了,我才发现我忘了说我也会永远记得泡泡。那天,我又进了电子游戏室,玩的依旧是泡泡龙。大二的生活似乎缺少了刚进校园的新鲜感,重复着“教室—食堂—寝室—教室”的过程,偶尔听见有人唱《信仰》,却也缺少了些什么。

  张信哲的演唱会也终于开到了泡泡曾经认为极不可能的城市——南昌。怀着一颗复杂的心,我买了两张票,打电话给泡泡才知道他已经离开了南昌,去了广州。到了演唱会开始的那天,才发现那多的一张票不知该给谁。怀揣两张票进了会场,人很多,看不见张信哲,听了半天也没听到他唱《忘情忘爱》,甚至连《信仰》也没听到,觉得没意思,便回学校了。第二天,才知道演唱会最后,张信哲才唱了《信仰》,也不觉得什么遗憾,反正有磁带可以听。

  这天来到教室,发现我桌上躺着一封信,是泡泡写的,心中莫名的激动。打开一看,果然是泡泡那熟悉的字体。

  信很短,上面写着:小妹:

  见信好

  很久不见了,不知道一切可好,你哥好吗?

  走的时候匆忙,没和你们打招呼,很对不起。

  我现在在广州的一家电脑公司工作,搞网页设计,一切还行。你现在怎么样,还喜欢听张信哲歌吗?对了,听说他在南昌开了演唱会,你去看了没?你最近有没有什么趣事,比如你长胖了,走路踩到香蕉皮摔了一跤什么的,写信给我,让我也乐乐。现在每天都坐在电脑旁,好闷。真的好怀念校园的那段时光,可以无拘无束的唱歌,可以每天听着张信哲的歌入睡,好多值得怀念的。你要好好珍惜哟。好了,不写了,明天还要早起,过年我会回去,到时联系噢。

  泡 泡

  我呼了一口气,仿佛泡泡就在旁边,不觉唱着———

  每当我听见忧郁的乐章 勾起回忆的伤

  每当我看见白色的月光 想起你的脸庞

  明知不该去想 不能去想 偏又想到迷惘

  是谁让我心酸 谁让我牵挂 是你啊

  我知道那些不该说的话 让你负气流浪

  想知道多年漂浮的时光 是否你也想家

  如果当时吻你 当时抱你 也许结局难讲

  我那么多遗憾 那么多期盼 你知道吗

  我爱你 是多么清楚 多么坚固的信仰

  我爱你 是多么温暖 多么勇敢的力量

  我不管心多伤 不管爱多慌 不管别人怎么想

  爱是一种信仰 把我 带到你的身旁

  我爱你 是忠于自己 忠于爱情的信仰

  我爱你 是来自灵魂 来自生命的力量

  在遥远的地方 你是否一样 听见我的呼喊

  爱是一种信仰 把你 带回我的身旁……

鲜花0 , 鸡蛋0   

  此文由用户“钥匙”发布,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处理;
推荐者:钥匙,以下为推荐者对本文的感受:↓  2001/6/14

  毕业很伤感,只有留下一点回忆。
送给朋友 说上两句 首页>蛙友文学社 
青青校园
我的好色女友
七年的等候

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