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世界静静无声的时候 [作者:走雪,发表在:诗路花雨,阅读:8220]

鲜花0 , 鸡蛋0   

  当世界静静无声的时候,耳畔萦绕着不曾幻灭的声响,
  那曾经激潦我心深处莫名的声响。
  我聆听、渴望着,在林糨云熹寸寸芳草间度步。
转自:雨后池塘(www.yuhou.com)
  谁背叛了这世界的静静无声,
  在草儿身留下了丝丝冰凉,踏着飘渺的香气。
  我为这声音攀岩,连生吸引。
  谁为我朝拜神灵指引了道路,让我跟随那世俗乱了脚步。
  别呵,不要象那些个人,不去拜什么神灵,
  只要属于我自己的乐土,那神灵说的算是什么!
  即使为了去爱一个人堕落得粉身碎骨,也要保持我完整的魂灵。

  于是,我憎恨为爱情朝拜的教徒。
  为争夺那漂泊游离的心俯身叩首,鄙视那些教徒,
  为离别祷告以祈求能路转峰回。
  出卖了自己圣洁的心,落定了曾覆雨翻云的手,
  而要乞讨不知会去往何方的苍穹。

  我感激上苍的恩惠,赐予我冲淡寂寞的使者,
  陪我在林中玩耍,为我哼着天籁般的旋律,
  与我品味青草的芳香,和我一起朝拜爱的神灵。
  我们放任、自由着毫无顾忌地放纵吆喝。
  如这般,一天天,不知不觉中迷失来,堕落去。
  我喜欢那股宠爱的力量,欣赏它不笃的豪爽,
  在它的臂弯间有我享不尽的安然。
  在圣殿中跟随着对方的脚印,亲吻着彼此的心灵,
  在黄昏赤艳的光束下刻下了永久的烙印。
  而激情过后总有点点倦怠,我看自己,不过是凡间贪婪的浪者,
  沿袭着教徒的角色,倔强地游走、寻觅不定。
  我无定所,不受控于时空的捉弄,你热情散发得淋漓尽致的一刻,
  我却不得不潇洒地逃开,冒犯了无可弥补的条纹,
  霸道地令你这快乐的使者不堪再忍受我贪婪的梦想。
  终于,离我而去,重返那天际去。

  再也不要想触碰到你了,我是时得以苏醒回来:
  我原来是爱这使者的,我渴望着你会为这一个无辜的流浪者高抬贵手,
  在我仅存的点点良知下给一线光亮引路吧。
  我,就这样教徒一般走在朝拜的路上,它凿实长的令人遥不可及,
  在跌碰蹒跚的步途中,我不禁撒手退缩了:
  放了那使者吧,它与我不过是天上人间并行着的曲调!

  这是上天意中的作弄,算是对我贪欲的惩罚!给它自由,让人快乐。
  不只有让它更似尽独摇着的钟摆,无法遇见人世所历经几度风雨变换,
  那无谓地挣扎只会另你渐显老去,却依旧尘封地底。
    转自:雨后池塘(www.yuhou.com)
  我放弃了跟随那些圣徒,遗弃了那片圣土,
  我承诺何不撑一叶扁舟,指向召唤自己的那座天国。

  当世界静静无声的时候,我耳边萦绕着不曾幻灭的声响,
  那曾经激潦我心动的声响……

鲜花0 , 鸡蛋0   

  此文由用户“走雪”发布,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处理;
推荐者:走雪,以下为推荐者对本文的感受:↓  2001/7/30

送给朋友 说上两句 首页>蛙友文学社 
诗路花雨
金陵十二钗
有一种人,叫民工

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