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他乡还好吗? [作者:黑夜蝴蝶,发表在:爱情怀想,阅读:8252]

鲜花0 , 鸡蛋0   

            你 在 他 乡 还 好 吗 ?
  “你是我最简单的快乐,也让我最彻底的哭泣。我要拿什么来说爱你,只怕我会让你更伤心。”从来不明白这两句歌词,一相情愿的认为,爱,只会让人快乐,又怎么会哭泣?爱,只会给人幸福,又怎么会伤心?所以一直以为这是歌者的杜撰。
   直到有天遇到了他,一脸不屑的与我争辩:小丫头,不懂爱情就别乱讲话,经历过爱情吗你?当时就觉得这人怎么这么狂妄呢。后来听一个朋友说,他爱着一个女孩,好像还爱得挺深的,对她关怀备至,可那个女孩不爱他,只是把他当朋友。在他准备告诉她一切的时候,那女孩说做朋友吧,连一点机会也没给他。听说他为此还病了一场,之后对那个女孩仍然那么关心,只是,不再提爱。听完之后我都有些感动了,认识他也不是一天两天了,竟不知道他还有如此浪漫的故事,也不知道他有这种胸怀,平时就觉得这个人不是很爱说话,又有些玩深沉。不过,他文笔很好,诗也写得满不赖,是文学社里有名的“伤感诗人”,现在看来恐怕诗是写给她的。
   好奇的我从听完那个故事起就开始注意他,慢慢地真正了解了这个人,也慢慢和他混熟了.才发现,那孤僻只是他的保护色,他有他幽默的一面,但他有时还真的不是一般的冷漠。他的笔名叫孤独,倒是很像他作品的风格。不过,我还是觉得他真名更好听一些:萧穆,有一点侠客的感觉,不是吗?他还有一些诗人的气质:头发有些长,据他说要留起来,倒也挺飘逸的,细长的眼睛尽里闪着令人不安的光芒,仿佛看得穿你的心,高高瘦瘦的,不很爱笑,不过笑起来很可爱,像能带给人好心情的阳光男孩,可我总想要是再给他支箫,一把剑,那他倒很像令狐冲,那么孤僻,那么清高.真想看看他面对他心爱女孩是什么样,还那么冷漠吗? 转自:雨后池塘(www.yuhou.com)
   没想到机会这么快就来了,一天在图书馆,我正和朋友在选书,而他在一旁看书看的入神.朋友突然碰了我一下:“柯儿,你看,那不就是木头的心上人么?”大家平日里都这么叫萧穆的,而我的视线已锁在刚进来的那个女孩身上了,“不会吧,她看起来也不过十四五啊,萧穆喜欢她?”我有些不以为然,朋友却见怪不怪的说:“她比你还大两岁,看起来小罢了”再看那女孩,长得挺娇小可爱的,大眼镜水灵灵的的确很漂亮,笑眯眯的惹人怜爱。萧穆仍然在看书,没注意她似的。倒是她过去先打的招呼,萧穆只是看了看她,微笑着点点头,就又去看书了,我正纳闷时那女孩已经转身走开了,也就在这个时候只见萧穆缓缓地抬起头又转过去,目光凝在那女孩的背影上,那里面有能烫伤人的爱恋和浓浓的伤痛,久久的不愿离开。整个过程如同一个拉得长长的慢镜头。“我好嫉妒她啊!”“你说什么?嫉妒?”被朋友声音惊醒的我慌忙解释:“我是说嫉妒她的眼睛,好漂亮。”“算了吧!嫉妒眼睛?我看,你是爱上木头了,对不对?”朋友一脸的洞悉,一脸的笑,而我则是一脸的恐慌:“省省吧,爱上他?那我不悔青啦?他心里早没地方啦,谁爱上他,可倒了大霉了。”朋友笑了一下没再说话。仍然去看书。而我,心思早已飞到天空之外,在想着我未来的男朋友会如何疼我,保护我,和我在一起时快乐的笑容,看我时的爱恋——“小丫头,该回去吃晚饭了,别溜号了。”
   怎么会是萧穆的声音?怎么会是他的脸?怎么回事?我还没清醒过来,一双大手在我面前晃来晃去的,一双笑眼出现在眼前。“啊!”我大叫着跳了起来,也看清了的确是萧穆,他正捂着耳朵跳到离我不远的地方,恐惧的看着我:“干什么这么大声?耳朵震聋了你赔的起吗?”我连忙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真的。”萧穆笑了“没那么严重吧?开个玩笑嘛!”自从和他熟了以后,他和我可是越发的皮了起来。我这才注意到图书馆里已经没人了,“小丫头,已经六点了,这也下班了,走吧!”我忙找我的朋友,可还哪有她的人影,“别找啦!她被人接走了。”萧穆一脸明了的说,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萧穆和我在一起的时候,总是一副不以为意的样子,带着几分孩子气,一点不象平时的木头木脑,这时的他到是很可爱。
   当我听话地跟着他走出图书馆,我又突然想起一个人,回头四处张望,“你又在找什么?小丫头,再过一会食堂就没饭了。”我抬起头,萧穆正不解的看着我,我不敢正视他的目光,也不知该如何说我在找他喜欢的那个人,因为萧穆应该送她才对。“我在找——嗯,那个,嗯——”“在找韩琪吗?”萧穆恍然的说,我想是没错的,“韩琪,蛮好听的名字。”我低下头,不想露出眼中的落莫,也不想看到提起她时萧穆眼里的光芒。“她走了好半天了,和她男朋友。”我再看萧穆,眼中都是伤痕,而且,似乎有晶亮的东西在闪烁,不过我看不清楚,因为我的视线已经模糊了,只能背过身,扬起脸,让眼睛不停的转动,让泪水不流下来。当再次转过身,我已面带笑容:“那么,你是专程等我喽?那我不是太荣幸了?走,上我那儿,请你尝尝我做的菜,表示感谢,怎么样?”可萧穆却说:“你陪我吃顿饭吧,我请客,可以吗?”我有点不敢拒绝他,更不敢放他一个人走,“好啊,有人请客还不好?”他笑了,有一点苦涩,无奈。
   那天,他喝了好多酒,我拦不住他,也不能走,坐在那里,听他讲述韩琪,我不知听进去了些什么,只知道我听见心破裂的声音,如此清脆,如此清晰,像玻璃做的,轻易的就碎了,再也无法补的天衣无缝了,不知是萧穆的,还是我的。“她是个不懂照顾自己的人,甚至上课都会拿错课本,到时候都不知道吃饭,不懂得防备人,也不懂得保护自己,什么话都藏在肚子里不说,在想什么都不让人知道,让人不知该如何帮她。真不知她以后会怎样,会不会开心,——会不会想起我,——小丫头,你那么聪明,帮帮我好不好?让我忘了她。”我清楚的听到最后那句话,好奇怪,我问他“爱她就再去争取,为什么要忘了她,你那么爱她,她总会感动的”一抬手,趁我没留意,萧穆又灌下一大口酒,苦笑着说“她不爱我,爱强求不来的,要是我再继续下去,会伤害她的。我宁愿放弃,只要能够默默的看着她,在她需要时帮助她,只要她快乐,就够了。”
   他醉了,说了好多话,认识他那么久,也没见他说过那么多,我帮不了他,好难过。我想,要是我可以找到韩琦,要是我能帮助他们,要是这样会让萧穆开心起来,我都愿意做,可是我好没用,我帮不了他,只能眼睁睁看着他如此伤心,如此憔悴。那么我要让他忘了韩琦。我想起他写的一句诗:“挥别长夜的黑,擦干你的眼泪。哪怕再苦再累,只要一路相随。”我决定陪着他,保护他,让他不再受伤害。我看着已熟睡的他,他的眉头锁得那么紧,他梦到了什么?我轻轻抚平他的眉头,擦干他眼角那一滴泪,我的心开始微笑了。
   他醒了以后,日子依然一天一天的过着,他依然叫我小丫头,依然写着伤感的诗,依然会在酒后提到让他伤心的韩琪,只是次数越来越少。依然显得那么孤高,只是他现在身边有我,我就像小尾巴一样总跟着他。他不开心,我逗到他笑;他病了,我会去买药,监督他吃掉;他要喝酒,也会因我在而喝得少一些。有时他也会在似醉非醉的时候搂着我,或是醉了的时候我掺着他,那个时候我都会想,要这一刻永永远远,要这一秒变成永恒。慢慢的,他对我也不同于其他人了。不论文学社有什么活动,他都带着我,其实当时我还只是编外成员,有些活动是轮不到我的,偶尔功课紧,中午不能回去时候,他也会给我买份盒饭趁热送到我手上。而且往往是我爱吃的菜,在一起的时间长了,彼此喜欢什么都已了如指掌。那时侯我就在想,也许他也喜欢上我了,也许我该对他说我爱他,然而又怕他只是把我当妹妹,怕这只是我的一厢情愿,更怕的是他会拒绝。我可以默默的去爱一个人,却不能听我说出爱后遭到拒绝,那样我会受不了的。
   直到那天,他又要出去喝酒,和我。记得天很冷,还飘着雪花,学校早放了寒假,他家很远,回不去,而我也甘愿做一回傻瓜,陪他留下,反正寝室里还有几个家远回不去的,所以我也没什么可怕的。那天他怪怪的,只是喝酒,不提任何事情,甚至包括韩琪,好象那时,他已经好久不提她了。偶尔看看我,我却不知他在想什么,也许他又想韩琪了,我想,可我不敢去问,我怕会碰到他的伤处,也怕会伤了自己,只能默默的陪他。出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昏暗的路灯下,已经没有行人了,回到寝室时,寝室门也关了。他去叫门,而我竟靠着一棵树睡着了,他回来摇醒我,又匆匆塞给我一盒东西就跑了。回去之后,我倒头就睡,直到第二天,我被一声尖叫从梦中吵醒,我坐在床上,回想梦里的情景:他站在丁香树下,丁香花在他身边慢慢飘,而我,在他身边,他好象正要说什么,就这时那声尖叫响起。扰了我的美梦。“谁呀?大清早的怎么啦?喊什么呀?”上铺的“九妹”不高兴了。“快看呀!玫瑰花!”这声音,是老四,我掀起帘一看,那不正是萧穆塞给我的盒子吗,已经被打开了,里面横着一支玫瑰,还有一个信封。我一下就从床上蹦下来了,“干嘛?抢劫呀?把东西给我!”老四笑得一脸诡异:“哦!你的!从实招来!谁送的?”是萧穆吗?那个呆子?他也会送花?还是给我。也许他拿错了吧!我这样想,也许那是给韩琪的,我心里很有些酸酸的滋味,“哦!你想歪了吧!那是朋友叫我送人的,别碰坏了啊!”我装做一脸无所谓的说。“谁信呢!昨天情人节,今天才送花?还叫人送?那这信是你的吧?还有你的大名呢!别骗了,到底是谁?”昨天情人节?我的心不禁一动,我的?真的?我不顾一寝人好奇的目光,说了句“爱信不信!我出去一下。”就拿着信跑了出去。
  “柯儿:你好,不知这样会不会吓到你,在你看信的时候,我已经走了。我办了免修。很突然是吗?是因为韩琪,也是因为你。------ ------我想,我喜欢上你了。也许是你对我的照顾使我有了误会,也许我是对自己的感觉有了错觉。我以为自己不会喜欢上韩琪以外的女孩了,然而遇见了你。------ ------我不知该怎么讲,可我怕再一次伤心,也怕要你做了韩琪的替身,那对你不公平,毕竟,我们太年轻,有时会冲动,我真怕会伤害你。------ ------你是个好女孩,是该得到幸福的。---- ----何况,你也许从未喜欢过我,我是不该强求你为我付出什么的。--- ---我只想祝你快乐,祝你幸福。也许我既然选择离开,就不该再多说什么。---- ----好了,再见吧!小丫头!我真的该走了!我会给你写信的。”
   为什么?为什么你不问问我?问问我怎么想?为什么让我连看你走的机会都没有?你说过,爱一个人就该叫他幸福,如果你爱我,为什么叫我伤心?我想起了那个梦,他一定是要对我说他要走了,一定是的!他是不会不辞而别的。  转自:雨后池塘(www.yuhou.com)
   以后的日子,我以为我会憔悴,会哭泣,会难过很久,可事实上我却一直都很开心,因为总会收到他的信,这是我没想到的。没有回信地址,他不期盼我的回音,信里有的是一声声问候,一句句关怀,一首首诗。让我知道,他还记得我。他没想过我会喜欢他。我不能去怪他怀疑我对他的感情,毕竟,我也一样对自己没信心。其实有些时候,爱是要勇敢说出来的,如果晚了,也许就会错过。现在我知道,爱一个人,不仅仅拥有微笑,有时也会流下眼泪。不过,在回忆里,无论微笑还是泪花,都是如此美丽。爱,也是因为如此,才越发迷人吧。有时在心里,我会默默的为他祈祷,祝你一路走好,我的爱!

鲜花0 , 鸡蛋0   

  此文由用户“heiyehudie001”发布,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处理;
推荐者:heiyehudie001,以下为推荐者对本文的感受:↓  2001/7/30

我喜欢故事,我也喜欢别人分享我的故事,希望大家捧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