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之大者 [作者:非鱼儿,发表在:小说杂文,阅读:16420]

鲜花2 , 鸡蛋6   

文学领域向来就是个是非之地,中国有句古话:“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多少年来文人墨客、歌者骚人挥动手中的如掾大笔,唇枪舌剑的一番混战。颇有“战罢玉龙三百万,败鳞残甲满天飞”的磅礴气概。可是脑中偶尔闪过“金庸”二字,犹如遭了一记“飞龙在天”的霹雳,照出了漫天飞雪中,一位冰清玉洁的美人:明眸皓齿、流盼生姿,将世俗的一切喧扰纷争都压了下去。其高雅的文化品位、通俗易懂的可读性、涵盖乾坤的包容性,为我们展现了一个绚丽多彩的武侠世界。
  转自:雨后池塘(www.yuhou.com)
金庸先生原名查良镛,浙江海宁人。其笔名就是将镛字拆开,分为金庸。香港知名的作家、报评人。著名的《明报》创始人。他的时事政论文风犀利,见解独到,甚至为两岸政要所重视。对于香港九七的平稳过渡,更是作出了不小贡献。但先生为人谦和大度、不擅言辞。正好应了一句古话:君子敏于行而讷于言。他的文学作品很多,但最著名的还是要数: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再加上《越女剑》这十五部武侠小说。这些小说问世之时虽是报刊连载,但并未因此粗制滥造。因其明报创业之初几乎全是靠小说连载取得销量,所以用心之精,不言而喻。更于封刀后的1970-1980年间进行十年的修改,大有曹雪芹“批阅十载,增删五次”之苦心。有的部分几乎重写,精益求精。像《射雕英雄传》中就删去了杨过的母亲秦南琴这一人物,把她与穆念慈合二为一。《天龙八部》中也删去了由于外出而让倪匡代写的一部分。其创作态度严谨,可见一斑。

武侠小说能有今天的文学地位,金庸先生功不可没。在中国,武侠小说的历史不算短,唐宋各种传奇里就有很多关于侠义之士的故事,像《虬髯客》、《聂隐娘》等等。到后来有《七侠五义》、《儿女英雄传》,其中最著名的乃是当今四大名著之一的《水浒传》。到了民国时期,掀起了第一次高潮,但文化品位颇低,迎合的是迎合的是识字阶级最底层读者的需要。到了五、六十年代, 武侠小说卷土重来,还有了新派和旧派之分。旧派武侠小说的情节离奇,写法生涩,更像神怪小说,如一道白光千里之外取人首级,人有七重魂魄,能移山填海之类。有时人名前后不一,情节矛盾,现今大多难以卒读。其代表作家有还珠楼主,平江不肖生等。当然,佳作也不是没有,像前几天大红大紫的《卧虎藏龙》就是王度庐的旧派顶尖作品。总的来说,文学品位远远不及新派武侠。新派的代表人物便是四大家:“金、古、梁、温”。其余的除卧龙生,诸葛青云外,都像丐帮中的六,七代弟子,碌碌不足为数了。所谓新武侠,是指运用现代小说的叙事方法,不拘泥于传统的章回体,甚至运用更奇特的形式,借古代英雄侠士,写现代人性故事。虽说仍有不少低劣作品,但总体水平有了很大的提高。上述四家就是其中佼佼者。其中金庸先生的地位举足轻重,被誉为新武侠的第一人。相对而言,梁羽生思想上的改革还未达到足够的深度,墨守成规,还未跳出旧派的框框,难有大成;古龙则正好相反,在艺术形式上过于炫奇,重精神而非实质,显得不够成熟,给人以离奇的感觉;温瑞安处二者之间,不温不火,但限于自身水平,仍是注重感官刺激,并无更大突破。

相比之下,金庸小说集新、旧武侠之大成,融各家之所长。形成自己博大精深,包罗万象的武侠风格。给我们描绘出一个华夏民族文化的艺术世界,把武侠精神提高到一个人性意义上的普遍高度,形成一个完整的人物系列。我们信手拈来的就有郭靖、黄容、杨过、张无忌、韦小宝等等。只是先生自己很谦虚,一直自称是讲故事的。他的十五部小说中,最远的写到春秋时期《越女剑》,最近的是乾隆年间《书剑恩仇录》。但主要的还是宋元明清四个时期。先生的精华之作如射雕三部曲、天龙八部、雪山飞狐系列都是发生在这四个朝代。他不但写武侠,还写情———男女之情、兄弟之情、骨肉之情,样样写的出色。他写文化、写风俗。从塞外风光、到江南春色,从都城大邑、到小镇村庄,从汉族文化、到满藏回夷。广征博引,趣味无穷。向你展示华夏文化丰富多彩的瑰宝。他还写历史、写政治。他的小说中与正史的关联特别多。像中国历史上有名的成吉思汗西征、襄阳鏖战、元末起义、顺治出家等。这些情节都能在金庸小说中找到。先生还在书后引正史作注,力求真实,并不凭空捏造,盲目戏说。当然,必要的艺术加工还是不可或缺的,否则就是历史小说了。如《神雕侠侣》中描述蒙古大汉蒙哥是被杨过发神力掷石而亡,而正史中记载的是在指挥攻城的时候被大炮轰毙。这样的修改无伤大雅,反而增添了杨过的英雄气概。至于政治,最明显的例子是,当《笑傲江湖》在明报上连载后,在越南国会的议员发言中,常有指谪对方为岳不群(伪君子)和左冷禅(阴谋家)的,其真正的用意正是原书想要表达的。金庸先生的武侠小说是一种高雅艺术,其中好多部可以当作经典名著来读。现在三联版的《金庸全集》畅销各地,现代文学研究权威严家炎在北大开设金学的研究课。托尔斯泰说过,区分真假艺术的标志是艺术感染性。我们可以从以下几个具体方面看出金庸小说的巨大感染力。

武侠小说自然离不开武功。因此武功描写的好坏自然成为衡量武侠作品好坏的重要标准。单纯的说如何写好比较抽象。我们来作个比较。旧派武侠小说的作者大多是会家子,像郑证因就是鹰爪门的高手。因此他们小说中的武功描写更接近于实战,真是真了,却缺乏可读性。让意在消遣的读者看得晕头转向、不知所云。小说是一门艺术,就算是纪实文学也会有艺术润饰成分,这一点后来的新派作家们普遍吸取了教训,使得小说的趣味性大大增强。金庸先生更是此中高手。他写的武功华丽而不虚幻、真实而不呆板。在现实的基础上进行适度的夸张,但决不违反自然规律。例如他强调掌风不能击到四、五丈外,他笔下也从来没有一拳打出一团火球之类的奇功。他还充分发挥华夏的民族文化。在小说中,琴棋书画、佛儒回道无不可成为高深的武学。金庸先生精研历史、参详佛学、痴迷于围棋。在他的小说中对于佛道的阐释使得他的小说可以成为佛学的入门书。其对围棋的爱好在虚竹破珍珑棋局中表现的淋漓尽致《天龙八部》。就连现代仍未研究明白的催眠术,在先生的小说中都能找到《九阴真经》中的“摄心术”。甚至连武功的招式名称都不是信手拈来,蒙骗读者的。比如众所周知的降龙十八掌,各路掌法的名称都是大有来由。大家耳熟能详的亢龙有悔、潜龙勿用,这些成语都是中国古书《周易》中的。为什么用他们来作招式名称呢?原来小说中降龙十八掌是天下第一至刚至阳的武功,而这几句成语正是周易中描写阳刚之气的语句。一个人的武功不能无限制的高下去,这是个明确的道理。金庸先生在《天龙八部》中就阐明:佛门武功是越练越强的,但必须有相应的禅心相克制。也就是禅功的修行必须大于武功修行。武功高了,没有相应的禅心相引导,最终只会走火入魔。金庸先生的武学造诣,由此可见一斑。

武侠小说不只写武,还言情。几乎每一部先生的小说中,我们都能读到感人肺腑的爱情故事。他写情的深度、广度、力度都是大使级的。他写的情覆盖面广,不但有男女之间得忠贞爱情,还有两肋插刀的朋友之情,血浓于水的骨肉之情。他一反千篇一律的才子佳人式的爱情,写了一些奇情、孽情。他写的情,刻画之深、描述之细,令人叹为观止。所以金庸的武侠是言情小说,又超越了言情小说。最直接的例子是杨过。在爱情上,杨过对小龙女至死靡他,视社会规范如无物。纵观古今中外,讲一个人的用情之深,莫过于此子了!对于小龙女的已失清白之身,他不在乎;大胜关前,众人用礼教大防来重重阻挠他不屈服;绝情谷中,谷主夫妇的无理纠缠他始终不悔;终南山麓,众高手的虎视眈眈他视而不见,眼里只有身受重伤,奄奄一息的小龙女。他们在重阳祖师像前拜堂、在活死人墓里疗伤。当郭芙莽撞出手,使得小龙女的一线生机化为乌有时,他万念俱灰,竟然将众人辛辛苦苦夺来的半枚绝情丹抛入谷底。心里反反复复就一句话:“你要是死了,我还能独活吗?”。以至于在整整十六年之后,在爱妻逾约未至的情况下,他毅然跃入了绝情谷底!读到此处,我不禁潸然泪下。人生自是有情痴,好一个杨过,令人钦佩!而他在接下来一部小说中,情感的重点不再是男女之间的感情,而是男子与男子之间的情谊。武当七侠兄弟般的感情,张三丰对张翠山、谢逊对张无忌父子般的挚爱。都刻划的入木三分。当然,张无忌在四个女孩子之间的优柔寡断、拖泥带水也是这部书的另一重点所在。但既然把他的个性已写成了这样子,一切发展全得凭他的性格而决定,再也无法干预。先生自己说在他心中,最爱小昭。只可惜不能让她跟张无忌在一起,想起来常常有些惆怅。只是他又说,周芷若和赵敏却都有政治才能,因此这两个姑娘虽然美丽,却不可爱。让我有点不敢苟同。女孩子有政治才能不算坏事,只是因此而不喜欢她们,未免有点曝殄天物!这些情,他写的更真实,更加可歌可泣,不读实在可惜!

就连和侦探小说相比,金庸小说也毫不逊色。中国自古就有公案、断案小说。而真正意义上的侦探小说还是从柯南道尔笔下的福尔摩斯开始的。中国侦探小说的前辈是民国程小青塑造的霍桑。侦探小说对武侠小说的启发主要是对情节发展的刻意经营、信息的控制运用、悬念的设置布疑,以及线索的扑朔迷离。近几年畅销的日本推理小说就是此道中的高手。四大家中古龙的《楚留香》、《陆小凤》系列;温瑞安的《四大名捕》系列都是走的这一路子。金庸的小说中也包含了许多的破案故事。既有戏剧的动作性,又有严密的逻辑性。谜中套谜,形成悬念之网。一念未解,一念又生。有时数念并发,让人紧张的透不过气来。比如江南七怪的桃花岛被杀《射雕英雄传》、赵敏的荒岛下毒出走《倚天屠龙记》、长乐帮帮主的身世之谜《侠客行》。最典型的要数《天龙八部》中萧峰的被人陷害。他为了寻找杀父仇人,千里追踪,踏遍大江南北。线索生之又断、断之又生。伤人无数,惨烈无比。结果其生父却是尚在人间。在这过程中,父子两代犹如经过重重炼狱,最后顿悟成佛。

金庸的武侠小说实际上借侠义之士的故事写的是现实的人生。除去武功,这些作品仍是文学宝库中的精品。像一部并非上乘之作的《白马啸西风》。者不中篇武功平庸,几乎比一般的世俗武功高不了多少。他通过描写几组恋人的悲欢离合,以及哈萨克人和汉人的恩恩怨怨,展现的是你想要的得不到,你得到的却不喜欢这一主题。这样的小说能容纳多层次的读者,但能得到什么,则需看你本身的修养。正如佛门所言:既截断众流,又涵盖乾坤。当然,白玉微瑕,先生的小说也有部分不算太好。在《倚天屠龙记》的后记里,先生说:“然而,张三丰见到张翠山自刎时的悲痛,谢逊听到张无忌死讯时的伤心,书中写得太也肤浅了,真实人生中不是这样的。因为那时候我还不明白”。

寥寥数语,尽显一代大师实事求是的作风。

然而即使我佛微笑在眼前,众生也未必识。先生的小说在文学领域还是毁誉参半。还曾被列入四大俗之一。对此先生往往一笑了之,不予计较。足见胸襟之广阔,更让人敬佩!最后,借《神雕侠侣》中一回的题目来形容我心目中的金庸先生:

--------侠之大者。




  转自:雨后池塘(www.yuhou.com)
注:“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是指金庸先生在1952-1970年间所写的十五部武侠小说。它们是《飞狐外传》、《雪山飞狐》、《连城决》、《天龙八部》、《射雕英雄传》、《白马啸西风》、《鹿鼎记》,《笑傲江湖》、《书剑恩仇录》、《神雕侠侣》、《侠客行》、《倚天屠龙记》、《碧血剑》、《鸳鸯刀》。每部取书名的第一个字连成一句话,不求对仗,只为了便于记忆。


鲜花2 , 鸡蛋6   

  此文由用户“非鱼儿”发布,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处理;
推荐者:非鱼儿,以下为推荐者对本文的感受:↓  2001/8/2

偶有所感,信手拈来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