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亲密接触(4) [作者:痞子蔡,发表在:长篇连载,阅读:25862]

鲜花2 , 鸡蛋0   

  
  到了麦当劳..好巧..竟然跟昨晚第一次见面的时间一样..也是七点半..要吃1号餐吗?..她摇了一下头..2号餐呢?..她摇了两下头..那3号餐好吗?..她摇了叁下头...就这样一直摇到了最後一号餐..
所以我还是点了两杯大可和两份薯条..然後坐在与昨天相同的位置上..
  转自:雨后池塘(www.yuhou.com)
  「痞子..你不吃东西会饿的..」
  『你吃不下..我当然也吃不下..』

  这就是逞强的场面话了..因为到现在为止..我今天还未吃过东西..我咬了一口薯条..奇怪?..今天的麦当劳薯条竟然不再清脆甜美..反而有点松软苦涩..原来当她的笑容失去神采时..麦当劳的薯条便不再清脆..

  「痞子..为何你会叫jht呢?..」
  『j是Jack..h是hate..t是Titanic...jht即是“Jack hate Titanic”的缩写..』
  「你别瞎掰了..说真的..」
  『其实jht是我名字的缩写..不过看在Titanic让你泪流的面子上..我这个Jack..自然不得不hate它了..』
  「痞子..你不能hate Titanic..你一定要help Titanic..或是hold Titanic..」

  hate?..help?..hold?..自从看完Titanic後..她就常讲一些我听不懂的话..

  难道外文系也念哲学?..然後她就很少说话了..偶而低头沉思..偶而呆呆地看着我..为什麽我要用“呆呆地”这种形容词呢?..因为她好像很想仔细地看着我..但又怕看得太仔细..这种行为不是“呆”是什麽?..蠢?..笨?..傻?..外面的大学路..开始人声鼎沸了..

  「痞子..大学路现在为什麽这麽热闹呢?..」
  『今天是1997年的最後一天..大学路有跨年晚会..待会去看?..』
  「好ㄚ!..可是我想现在去..」

  我二话不说..端起了盘子..指了指她的背包..

  张灿市长新官上任..封锁住大学路成大路段..想来个与民同乐..他比阿扁市长幸运..因为他可以跟他太太跳舞给我们看..但我又比他幸运..因为轻舞飞扬比他太太漂亮..正在胡思乱想间..天空突然下起了一阵雨..

  我不假思索地拉起了她的手..往成大成功校区警卫室旁的屋檐下奔去..为了怕她多淋到几滴雨..情急之下做出这种先斩後奏的行为..子曰:“不教而杀谓之虐”..由此观之..我的确是个很残忍的人..不过幸好我叫痞子..所以不必为不够君子的行为背负太多良心上的谴责..这是我第二次接触到她的手指..
和第一次时的感觉一样..她的手指仍然冰冷异常..上次可能是因为冰可乐的关系..这次呢?..

  也许是雨吧!..或者是今晚的风..

  警卫室旁的屋檐并没有漏..但我现在却觉得“屋漏偏逢连夜雨”..因为我看到了阿泰..

  这种可以跳舞的场合自然少不了阿泰..就像厨房里少不了蟑螂..不过他从不携伴参加舞会..因为他常说“没有人去酒家喝酒还带瓶台湾啤酒去的”..这话有理..舞会上充斥着各种又辣又正的美眉..什麽酒都有..干嘛还自己带个美眉去自断生路呢?..

  如果美眉可以用酒来形容..那阿泰是什麽?..阿泰说他就是“开罐器”..

  《痞子..你好厉害..竟然带瓶“皇家礼炮21响”的XO来..》
  『别闹了..阿泰..这位是轻舞飞扬..』
  《你好..久仰大名了..痞子栽在你的石榴裙下是可以瞑目的..》
  「呵呵..阿泰兄..我对你才是久仰大名、如雷贯耳呢!..」
  《是吗?..唉..我已经尽可能地掩饰我的锋芒了..奈何事与愿违..没想到还是瞒不过别人识货的眼光..罪过..罪过ㄚ!..》
  「我常在女生宿舍的墙壁上看到你的名字!..」
  《是吗?..写些什麽呢?..一定都是些太仰慕我的话吧!..》
  「不是..通常写“阿泰..你去吃屎吧!”..而且都写在厕所的墙壁上..」
  《哈哈..轻舞兄..你和痞子都好厉害ㄛ!..》

  我也笑得说不出一句话来..照理说阿泰是我的好友..我应该为他辩解的..我这样好像有点见色忘友..不过事实是胜於雄辩的..金黄色的射手阿泰..蓝色的天蝎痞子..和咖啡色的双鱼轻舞飞扬..

  就这样在警卫室旁的屋檐下聊了起来..直到雨停..这是我们叁个人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聚在一起..

  《痞子..轻舞兄..雨停了..我去狩猎了..你们继续缠绵吧!..》

  走得好!..我不禁拍起手来..再聊下去..我就没有形象了..

  「痞子..你拍手干嘛?..」
  『喔..刚刚放的音乐真好听..不由自主地想给它小小地鼓励一下..』
  「痞子..你少胡扯..你怕阿泰抖出你的秘密?..」

  我有秘密吗?..也许有..也许没有..但在我脑海的档案柜里..最高的机密就是你..

  这个跨年晚会是由一个地区性电台主办的..叫Kiss Radio..频道是FM97.1..

  为什麽我记得是FM97.1?..因为它广告的时间比播歌多..难怪叫“广播”..

  节目其实是很无聊的..尤其是猜谜那部份..“台南市有那些名胜古迹?..请随便说一个..”哇..怎麽问这种蠢问题?..蠢到我都懒得举手回答..竟然还有人答“安平金城”..我还“亿载古堡”..至於跳舞..我则是大肉脚..跳快舞时像只发情的黑猩猩..

  「痞子..我不能跳快舞..所以不能陪你跳..Sorry..」
  『那没差..反正你叫“轻舞”..自然不能跳快舞..』
  「希望能有“The Lady in Red”这首歌..」
  『不简单!..这麽老的英文歌..你竟然还记得..』
  「前一阵子在收音机中听到..就开始爱上它了..」

  原来如此..不然这首歌在流行时..她恐怕还在念小学吧!..其实我也很喜欢这首歌..尤其是那句“took my breath away”..我以前不相信为何舞池中那位红衣女子转身朝他微笑时..竟会让他感到窒
息..

  直到昨晚在她家楼下..她上楼前回头对我一笑..我才终於得到解答..不过这首歌如果改成“The Lady in Coffee”..该有多好..最好这首歌不要被阿泰听到..不然他一定改成“The Lady in Nothing”..终於到了倒数计时的关键时刻..这也是晚会中的最高潮..在一片欢呼声中..我们互道了一句:“新年快乐”..

  她是学外文的..为何不学外国人一样..来个拥抱或亲吻呢?..不过话不能这样讲..我是学水利的..也不见得要泼她水吧!?..

  『明年我们再来?..』
  「明年?..好遥远的时间..」

  又在说白痴话了..她大概累坏而想睡了吧!?..送她回到她住的那条胜利路巷子..远离了喧闹..与刚刚相比..现在静得几乎可以听见彼此呼吸的声音..

  「痞子..你还记得“香水”中提到的正确的香水用法吗?..」我摇了摇头..我怎麽可能会记得?..我又不用香水..
  「先擦在耳後..再涂在脖子上和手上的静脉..然後将香水在空中..最後是从香水中走过..」
  『真的假的?..这样的话..这小瓶香水不就一下子用光了?..』
  「痞子..我们来试试看好吗?..」
  『我“们”?..你试就好了..我是个大男人..』

  她打开了那瓶Dolce Vita..先擦在左耳後..再涂在脖子上和左手的静脉..然後还真的将香水在空中...哇..很贵的!..最後她张开双臂..像是淋雨般..仰着脸走过这场香水雨..

  「呵呵呵..痞子..好香好好玩!..轮到你了..」

  她兴奋地笑着..像个天真无邪的小孩..

  此时别说只叫我擦香水..就算要我喝下去..我也不会皱一下眉头..

  我让她把香水擦在我的左耳後..以及脖子上和左手的静脉..

  这是我第叁次感觉到她手指的冰冷..是香水的缘故吧!..我想..

  「痞子..准备了..我要洒香水罗!..」

  我学着她张开双臂..仰起脸..走过我人生的第一场香水雨..

  「痞子..接下来换右耳和右手了..」

  哇..还真的..我赚钱不容易ㄋㄟ..

  在我还来不及心疼前..她已经走过了她的第二场香水雨..而这次她更高兴..手舞足蹈的样子..就像她的昵称一样..是一只轻舞飞扬的蝴蝶..

   深夜的胜利路巷子内..就这样下了好几场的香水雨..

   直到我们用光了那瓶Dolce Vita..

  「Dolce Vita用完了..这个甜蜜的日子也该结束了..痞子..我上去睡了..今夜叁点一刻,我不上线,你也不准上线..」
  『为什麽?..』
  「你在中午12点上线时就知道了..记住ㄛ!..只准在中午12点上线..」

  她拿出钥匙,转过身去打开公寓大门..

  就在此时..我看到她的後颈,有一处明显的红斑..

  如果不是因为她今天将长发扎成马尾..我根本不可能会看到这处红斑..她慢慢地走进那栋公寓..在关上门前..她突然又探头出来浅浅地笑着..

  「痞子..骑车要小心点..」

  在我尚未来得及点头前..门已关上..我抬起头..想看看四楼的灯光是否已转为明亮?..等了许久..四楼始终阴暗着..阴暗的不只是在四楼的她..还有骑上野狼机车的我..回到了研究室,阿泰闻到了我身上的香味..劈头就问:

  《痞子..你身上为何这麽香?..你该不会真的跟她来个“亲密接触”吧!?..》
  我没有答腔..打开了冰箱..拿出了那两瓶麒麟啤酒..一瓶拿给阿泰..我和他就这样静静地喝掉了这两瓶啤酒..喝完了酒..阿泰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後离开了研究室..

  我关上了灯..让黑暗将我包围住..因为我希望能想像她也同时在黑暗中的感觉..原来人在黑暗中..最容易感受到的..就是孤单..她现在一定很孤单..但我又该如何陪伴她呢?..在半梦半醒间..我彷佛看见一只美丽的蝴蝶..在火海中化为灰烬..而那处红斑..亦由淡红渐渐转变为赤红..最後变成血红..将我吞噬..是那瓶冰啤酒的缘故吗?..我突然全身发冷..而那股凉意..竟直透内心深处..

  随着时间愈接近叁点一刻..我的心跳频率却愈快..用guest上线吧!..因为我是jht..所以用guest上线不代表“我”上线..上了线..Query一下她..果然不在线上..

  我心脏的跳动速率虽快..但心脏的温度却依然很低..好不容易熬到了中午12点..我兴奋而又紧张地以jht上了线..但她却不在线上..於是线上好友名单中..只有jht一个人..孤单地等待着FlyinDance..
然而却有她寄给我的一封mail..

发信人: FlyinDance (轻舞飞扬)
标 题: 1998/01/01
日 期: Thu Jan 1 10:43:29 1998

Dear jht:

  原本只是想在黑暗中沉淀自己的思绪..仔细品味我们共同拥有的回忆..没想到在一片黑暗中..我只感受到孤寂..

  尤其当听到你野狼机车的呼啸声愈来愈远时..我不争气的眼泪又再度滑落..

  痞子..你能体会我的孤单吗?..

  我还是无法克服长久以来的习惯,所以我在叁点一刻时偷偷用guest上了线..

  不怪我吧!?..:P

  我Query一下你..你果然不在线上..

  该庆幸我对你的信任不是一厢情愿?..还是该叹息呢?..

  天已经亮了..嗯..是该离开的时候了..

  应该带点跟你有关的东西..就带着那张电影票根吧!..

  然後呢?..我想带的带不走..不该带的却甩不脱..你收到这封mail的同时,我应该正在远航往台北的班机上..你能感受到我在一万尺的高空中对你微笑吗?..:)

  也许今天的飞机无法爬升到一万 ,因为我的心情很沉重..:(去看我信箱中的mail吧!..那记录着我们相识以来的点点滴滴..还有我在BBS写的日记..说是日记..好像有点不妥..

  因为我只在几个特别的日子里记录心情而已..请你按照顺序阅读,读完後或删或留..决定权在你..
因为我大概没有机会上线了..密码是我的生日..19760315..去看看吧!..

ps. 痞子..别发呆了..快去!....

  没想到她连我的发呆都算得出来..果然是S型的女孩子..

  我赶紧以FlyinDance上了线..信箱中的mail只有jht和FlyinDance这两个ID为发信人..我没有心情去看我以前寄的mail..直接去看她的第一篇BBS日记..

发信人: FlyinDance (轻舞飞扬)
标 题: 1997/09/18
日 期: Thu Sep 18 23:22:47 1997

  今天是开学的第一天..

  可耻的成大..竟然选择这个九一八事变发生日开学..摆明了不尊重惨遭日军屠杀的同胞嘛!..为了纪念无辜受害的同胞..我今天特地翘课一天以表示哀悼..我在榕园内坐着..觉得很无聊..乾脆就在校园里逛了起来..我穿过地下道..来到属於工学院地盘的成功校区..走在“工学院路”上..两旁的树既雄伟又俊美..阳光从树叶间轻轻了下来..

  这种温柔的阳光是我所能享受的极限..我不禁哼着歌..轻轻舞动了起来..而这里的男生则充满了朝气..有别於文学院男生的书卷气息..资讯大楼看起来蛮壮观的..给它个面子..本姑娘大驾光临也..:)一大堆人在玩BBS..我也去凑个热闹..并在成大资研站注册个新ID..自从本姑娘的出现推翻了“网路无美女”的定律後..

  以前的ID就常遭很多无聊的男性ID骚扰..:(每次上线..信箱里就有一堆mail..内容都是想跟我交个朋友..有的炫耀文笔..有的自以为幽默..有的假装诚恳..有的故作潇 ..哼!..我才不稀罕..:~

  这都怪室友小雯啦!..每次去见网友都要拉我去..她说这叫分担风险..免得她被一大堆青蛙吓到..结果被吓到的反而是我..在网路上..男生称霉女为恐龙..女生则称菌男为青蛙..男生说“网路无美女”..女生则反驳说“网路青蛙满地爬”..偏偏有些青蛙还自以为是王子..巴望得到公主一吻而变回王子..小雯说青蛙就是青蛙..即使美女陪他上床睡觉..他也还是青蛙..:)那麽该换个什麽样的ID跟昵称呢?..

  想起刚刚在工学院路上的轻舞..愉悦的心情又再度浮现..年轻真好..:)就叫作“轻舞飞扬”好了..ID则为FlyinDance..I am Flying in Dancing!..

  我也以这种心情为蓝本..写下了我的plan..希望我永远年轻而飞扬..今天真好..离开教室是对的..:P

  小雯晚上又跑出去约会了..留下我一个人看着电视..:(电视新闻说陈进兴在永和与警方对峙..结果双方不开一枪一弹..而且还让他逃脱..幸好我不在永和的家中..不然我今晚一定会睡不着觉..我上了线..新ID新气象..到各板去晃晃..

  我还跑到从不去逛的mantalk板..听听青蛙们的叫声..有篇文章蛮有意思的..我留意了一下作者..他叫jht..真逊!..什麽ID嘛!..j、h、t叁个字母没有一个是母音..多难念ㄚ!..我是念外文的..实在无法忍受这种英文程度近乎无知的ID..而他的昵称更是白痴..竟然叫“痞子蔡”!..逊加est..

  小雯说青蛙的 称若好听则未必是好..但如果难听的话就一定是坏..所以我想他一定是只癞蛤蟆..

  偷偷去Query一下他的plan..却看出了趣味..

  他说:“如果把整个太平洋的水倒出,也浇不熄我对你爱情的火 。整个太平洋的水全部倒得出吗?..不行。所以我并不爱你。”..

  如果让小雯看到的话..一定会说他在放屁..

  但我是淑女..所以我保留不说脏话的权利..

  这家伙是个怎样的人呢?..真的是痞子?..还是只是个英文白痴?..为什麽他有天使般的文笔..却有魔鬼般的昵称呢?..

  我到处去找他的文章..这只癞蛤蟆蛮会跳的..很多板都有他的文章..Letter板..Story板..Baseball板..甚至还跑到恐龙大本营的Ladytalk板来鬼叫..

  难道不怕被恐龙一脚踩扁?..反正也是无聊..於是我mail给他..告诉他我觉得他的plan很有趣..:~
在结束今天的日记前..我心里一直纳闷着..因为这是我第一次主动mail给一个完全陌生的ID..我为什麽会有这种勇气跟冲动呢?..被小雯带坏吗?..真的只是因为我“反正也是无聊”的缘故吗?..

发信人: FlyinDance (轻舞飞扬)
标 题: 1997/09/30
日 期: Tue Sep 30 23:48:06 1997

  今天下午跟小雯到东丰路那家“翡冷翠”喝下午茶..气氛很舒服..:)..一楼只有我们两个客人..

  我点了一杯有薰衣草风味的茶..真是难得难得..因为我超爱喝咖啡的..从未在下午茶的时间里真的喝茶..大概是被店员殷勤且具说服力的一番话所影响吧!..晚上上线时,收到了属於FlyinDance的第一封处女mail..是那个英文白痴的癞蛤蟆jht寄来的..他说他等了几天.希望能在线上碰到我..奈何天不从人愿..只好含恨寄mail..

  天怎会不从人愿?..也许是老天比较听我的话ㄛ!..:P

  他说为了证明我有先见之明..他会努力训练自己成为一个有趣的人..训练?..有趣能用训练的吗?..看来他的脑袋有问题..

  真可怜..身为一个研究生却没有智商和英文程度时..的确值得同情..:)不过他的mail跟他在板上的post..有很大的差异..他的post非常阳刚..往往是一针见血而不留馀地..但他的mail..却有种温柔纤细的味道..好像是?..好像是?..好像是下午的那杯薰衣草花茶..

发信人: FlyinDance (轻舞飞扬)
标 题: 1997/10/05
日 期: Sun Oct 5 23:50:35 1997

  难得的一个假日..更难得的是..小雯今天竟然没有约会!..我和她到新光叁越百货去逛逛..因为13楼有皮包特卖会..午餐也在叁越解决..韩国式豆腐辣汤面..辣得小雯流出了眼泪..她说辣妹实在不应该再吃辣..不然就会辣上加辣..未辣人先辣己..我看上了一个咖啡色的背包..它的颜色、装饰品与外型..让我联想到Cappuccino咖啡..我毫不犹豫地买下了它..

  背上了这个背包..就像啜饮一杯甘醇甜美却又浓郁强烈的Cappuccino咖啡..

  嗯..真好..:)..有点像谈恋爱的感觉..不是吗?..:P

  资研从10/1晚上就开始当了..该不会是故意抗议共匪的国庆日吧!?..一直当到昨天晚上才恢复正常..这叁天中..我千方百计地想连上资研..资研有宝吗?..我又没有得到BBS症候群..为何非得上线呢?..即使想看文章..到别站就好了ㄚ!..为何一定要上资研呢?..难道只因为资研有jht这只癞蛤蟆?..
今天终於收到他寄的第二封mail..我有如获至宝的感觉..我将他的mail看了一遍又一遍..心里既踏实..又兴奋..:)

  突然好想喝一杯香浓的Cappuccino....

  中华民国又过生日了..为了表示我有忠贞爱国之心..我特地睡到下午两点多..

  其实都怪那只青蛙啦!..上线时间总是在叁更半夜..不..正确的说法应说是在四更尾..

  昨晚特地等他的..我还跟亲爱的上帝祷告..希望能遇见一只青蛙..等到凌晨两点左右..不小心就睡着了..Idle了40分钟..就被踢下站了..更气的是..他就在叁点上线..然後寄给我第6封mail..他说希望我在中华民国的生日里..比中华民国还快乐..快乐个头!..难道他不知道有军机坠机了吗?..白痴..莫非他的脑袋也跟中华民国一样..都被诅咒了吗?..真是讨厌..半夜不睡觉在干嘛?..难得有今天放假、明天没课、後天再放的叁天假期..搞不好本姑娘心情好..可以陪他出去玩的..哼!..今晚别指望我再等他了..:(咦?..今天我怎麽不称呼他为癞蛤蟆?..而改叫他为青蛙呢?..还有..为什麽我会等他呢?..又为什麽我会想见他呢?..难道说我..我..我会想念他?..

发信人: FlyinDance (轻舞飞扬)
标 题: 1997/10/25
日 期: Sat Oct 25 23:38:28 1997

  我开始学着“乱枪打鸟”了..

   他实在很难捉摸..有时两叁天不上站..有时一天上好几次..我这个猎人枪法笨拙..只能多开几枪以增加命中的机率..可是我就是打不中这只笨鸟..刘备对孔明也只不过是叁顾茅庐..而我已经顾到连茅庐都会不好意思了..他这只笨青蛙..没事干嘛学孔明呢?..唉...也许我的名字叫白天..而他的名字却叫黑夜吧!..收音机里刚好传来黄小琥唱的“不只是朋友”..或许我也是如此..我想要的“不只是mail”..我的青蛙王子..你的生活作息能不能正常一点呢?..

  今天是台湾光复的日子..但我的心..却开始沦陷了....

发信人: FlyinDance (轻舞飞扬)
标 题: 1997/11/08
日 期: Sat Nov 8 23:36:42 1997

  今天是他从香港回来的日子..

  他上封mail只告诉我说要去香港..但没说去几天..没想到一去就是五天..而且当我看到mail时..他已经在泰航往香港的班机上了..

  我其实是很生气的..因为我不知道他什麽时候会回来?..昨天上线时..看到他的上站次数还是没增加..死痞子..臭青蛙..你到底回不回来嘛?..:(

  所以刚刚上线收到他的mail时..我竟然忍不住哭了出来..他说他去了很多地方..包括太平山和维多利亚港..他还说太平山上的星星一定没有我的眼睛明亮..而维多利亚港的灯光也一定没有我的笑容灿烂..哼!..出去玩了这麽多天..就想凭这两句甜言蜜语打发我?..而且他没看过我..又怎会知道呢?..搞不好我的长相比太平山上的猴子还要恐怖..而我的笑声比维多利亚港轮船的汽笛声还要刺耳呢!..:~不过..看在他乱猜竟也猜对的面子上..我也就不忍苛责了..:)

  他说今天是长江叁峡进行截流合龙工程的日子..这在他们水利工程界..是件空前的大事..我才不管什麽是截流或合龙..:(

  我在意的是..他跟我何时才能“合流”?..不再像两条平行流动的河流般..永远没有汇流点...

  幸好今天是星期四 只差一天就是黑色星期五 好险 :)

  他早上的mail说 今天是个非常特别的日子为何特别? 他倒是没说难道是他生日?也许是吧!在这种日子出生确实是没什麽好骄傲的 所以也难怪他不敢说 :P

  他还说他很欣赏我的plan 为了庆祝这个特别的日子

  所以他改了几句:

  “我大声地咆哮,在寂静的教室之中。
   你投射过来异样的眼神。
   同情也好,不爽也罢。
   并不曾使我的声音变小。
   因为令我度烂的,不是你注视的目光。
   而是我被当的流力。”

  我的手扶着桌角 笑出了眼泪 不知道这算不算是“喜极而泣”?哼!竟敢乱改我的plan :(

  此仇不报非淑女 我下次也要改他的plan而且一定要让他流下更多的眼泪 :P.他到底为什麽会觉得今天特别?对他而言,什麽样的日子才叫特别?其实对我而言,每个收到他mail的日子,都很特别。

发信人: FlyinDance (轻舞飞扬)
标 题: 1997/11/23
日 期: Sun Nov 23 23:58:06 1997

  今天一大早,小雯开着她那辆红色喜美,载我到垦丁去玩 :)

  我穿着一整套咖啡色系的衣服 还背上我的Cappuccino小雯骂我神经 那有人这样穿的? 她笑我中了咖啡的毒了可我就是喜欢 :P

  垦丁公园真的好美,可惜有些人为的匠气,不如社顶公园的浑然天成。我在社顶公园那片大草原上 留下了我的影子,小雯说从照相机的镜头里看过去,就好像看到了一杯咖啡。呵呵,这就是我要的感觉 :)

  有两个男生过来搭讪,他们说:今天的天气很好叫sunny 两位小姐很美丽叫beauty,气质也非常动人叫pretty,若能与你们共游则会很快乐叫happy,小雯则回答说:天气突然变差了叫rainy 两位先生长得不怎麽样叫ugly,看到你们我开始不爽叫angry,再不快走老娘就会抓狂叫crazy,呵呵,我怎麽会有小雯这样的好友呢? :)

  更难得的是 我仍然能出淤泥而不染 保持我的温柔本性 :P今天真的好高兴 天气好、风景好、小雯在我身旁更好 :)虽然回到台南已经很累了 我还是上线写下今天的心情也收到了他寄来的第20封mail 今天真好 从头到尾都是 :)希望他也很好 如果他不好的话 我分一点好给他 :~

发信人: FlyinDance (轻舞飞扬)
标 题: 1997/12/03
日 期: Wed Dec 3 23:19:46 1997

  妈昨晚又打电话来劝我办理休学

  怎麽可能嘛! 这是我大学时代的最後一年,就这麽放弃不是很可惜?

  何况医生也说我现在是缓解期,只要不过度疲劳和避免日晒过多即可。虽然知道妈很担心我,但我不喜欢她老把我当任性的小孩般看待 :(

  好烦! 睡也睡不着 都叁点一刻了 :(

  小雯一定在熟睡 只好上线去晃晃吧!

  咦? 竟然让我看到jht这只笨鸟。呵呵,瞄准了他,我扣了一下板机,这次他跑不掉了吧! :P

  他说他心情也不好,刚好跟我来个负负得正。是吗? 搞不好会让我雪上加霜! :~

  不过他真会掰,竟掰得我不好的心情烟消云散 :D

  而且他竟然知道我留长发以及不常穿裙子,不知怎的,跟他聊天好愉快 :)

  烦闷的心情一去 睡意就跟着来

  但我怎能就这样放过他呢? :P 所以我约他早上10点再聊,今天早上他跟我说他对浪漫的看法。他在pc另一端说着 我则在pc这一端笑着 :)

  好好玩! 我不禁想像吟着叶慈的诗时,踩到狗屎的感觉 :D

  他真的跟别人不一样,看法总是那麽地鲜明有趣。只可惜小雯提醒我该吃午饭了,不然我还想再听他掰 :(

  嗯,今晚决定再等他。我好喜欢在线上叫他痞子的感觉 :)

  为了怕睡着,我准备要煮杯浓浓的曼巴咖啡。
  转自:雨后池塘(www.yuhou.com)
  他明天凌晨还会上线吗?

  还有,当我第一次看到他也在线上时。我敲键盘的手指好像有点颤抖,是兴奋吗?还是紧张?

  1997年12月3日的深夜,天冷,想念一个人,於是不冷...


鲜花2 , 鸡蛋0   

  此文由用户“biubiu”发布,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处理;
推荐者:biubiu,以下为推荐者对本文的感受:↓  2001/8/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