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青春我的心底有你经过的足迹 [作者:安顿,发表在:爱情怀想,阅读:12544]

鲜花2 , 鸡蛋0   

  没有了他之后,我要求自己好好地过每一天,我要求自己快乐地活着,因为我相信他一定能用一个特殊的方式来关注我。我活着去争取幸福,既是为了自己,也是为了我们。我知道今生今世我没有机会做他的新娘,但值得庆幸的是我还保留着这双为新娘准备的鞋子。看见它,就像看见当年热恋中的我们。
  我希望我能生养一个女孩子,我要好好地等着她长大,等到她可以做新娘的那一天,把这双鞋子送给她,让我的梦圆在女儿的脚下。
  ■采访/安顿
  ■采访地点/星巴克咖啡、 转自:雨后池塘(www.yuhou.com)
  赵小雨,女,29岁,北京人。毕业于某护士学校,先后在两家医院做护士,现在在丈夫开办的医疗器械贸易公司担任财务工作。
  ■一个人从你身边消失了,你再爱他,也必须接受现实。这种时候,人只有两种选择,一种是跟他走,一种是留下来好好活着。我没跟他走,只能选第二种。悲伤有什么用呢?
  赵小雨发来的传真让我很吃惊。那是一张黑糊糊的照片,隐约能看清楚的只有一双模糊的高跟鞋,细细的鞋跟非常纤巧也非常“危险”。鞋子照片的下面有她的信:
  安顿:
  你好!
  我叫赵小雨。当然这是一个假名字。不过,我确实姓赵,小雨是过去我的男朋友叫我的名字,我现在的丈夫不知道。我现在的丈夫根本不知道在他之前我还有过一个差一点结婚的男朋友。我不是存心要隐瞒什么,只是因为太伤心了,提起哪怕一丝跟过去有关的内容,我都觉得不能平静。
  两年以前,我的男朋友在出差回北京的路上因为车祸去世了。那时候我们已经在筹备结婚。他没给我留下什么纪念品,当时的我们穷得没有钱买结婚戒指。我只有一双金色的高跟鞋,是花50块钱买的。我们说好了,这双鞋将在我们结婚那天穿。可是他没有了,我永远也不可能再穿这双鞋。
  后来,我结婚了。我的丈夫对我非常好。结婚的时候我穿的是白色的婚纱和白色的鞋子。这双鞋变成了我的收藏。
  给你写信是想把我和我的鞋子的故事讲出来,同时也问问你,愿意不愿意接受我的鞋子作为礼物。我想请你替我保存它。我怀孕了。还有半年的时间就要生产,我不想总是看到这双代表着过去的鞋子。但是,我又很矛盾,就想到了你。我暗自祈祷,让我生一个女孩子吧。这样,将来她长大了要结婚的时候,你可以把这双鞋子作为礼物送给她,那样,也算实现了我的一个梦想。
  不知是不是很冒昧,但愿我不是一厢情愿。
  赵小雨
  2001年7月27日
  按图索骥给赵小雨打电话,听到的是很清亮的声音,好像还带着笑似的,没有感伤和从字里行间传递给我的那几分凄凉。约见很容易。她惟一的要求是:“选一个离我家远的公共场所,别让我丈夫有任何察觉。”
  采访的那个傍晚是她先到的。她站在“星巴克咖啡”门外的遮阳伞下面,最显著的特征是她穿着一条没有腰身但做工精良的孕妇连衣裙。她和我握手,一只手才握住我的手,另一只手马上也搭上来。可能有些紧张吧,她的手不太热。
  我们在一个最隐蔽的角落里坐下来。她把拎来的一只纸袋子递给我:“就是这双鞋子,你看看漂亮不漂亮。”
  鞋盒子有些旧,但一尘不染。打开来,赫然一双金色的高跟皮鞋,在星巴克不太明亮的灯光下显得尤其精致。“才50块钱,打折的时候买的。那时候对我们来说,50块钱已经很贵了。舍不得穿,等着结婚做新娘子再穿,结果人没有了,就再也没有穿上。”
  赵小雨说话的态度很从容,笑容浅淡。同时她也很体贴,一边说话一边照顾我“喝水”,顺便讲解一些“喝水”的种种好处。算起来,那大悲痛过去也不过只有两年多,一个人竟然可以“修炼”到这个境界。她像明白我的心思一样微笑着说:“你是不是觉得我不够悲伤?”不等我回答,马上接着说:“一个人从你身边消失了,你再爱他,也必须接受现实。这种时候,人只有两种选择,一种是跟他走,一种是留下来好好活着。我没跟他走,只能选第二种。悲伤有什么用呢?况且,我总有一个感觉,他在他那个世界里也不希望我生不如死。就像《泰坦尼克号》里面那个老太太,一生都要为了自己的爱人认真生活一样。我也是那种心态。”
  认识我的男朋友那年,我刚满22岁,还是一家区级医院里的小护士。他比我大两岁,在一家电脑公司当那种上门维修和调试机器的技术员。
  说起来挺可笑的。有一天我上夜班,他被两个人架着送到急诊室。我一看,原来是喝酒喝多了。喝多酒的人挺讨厌的,整个急诊室都是他的味道,很难闻。他躺在楼道里的大椅子上,人事不省。医生派我去处理,我特别厌烦。那时候,我没有好态度,因为觉得这是一个没有自制能力的人,没出息,喝酒不要命。大概是送他来的人看出了我的不满,等我忙乎完了,他们来跟我解释。他们说这可是一个少见的实在人,一辈子从来没喝过酒,也不懂得应该怎么跟人家喝酒。给人修完了电脑,客户为了表示感谢请他吃饭,结果谁劝他喝酒他都喝,人家一说他不给面子,他就喝得更多,一来二去就成了这个样子。他不是贪酒喝,也不是喜欢逞能,只不过就是想给客户留下一个好印象,以后多合作。
  我记得当时我说:“这个人也太实诚了。就算要给人家面子,也不能往死里喝呀。”如果说我对他开始有好印象,大概就是从那时候开始的。这么多年过去,我现在也算是半个生意人了,见过一些场面上的事情,回过头来想当年的他,觉得他真是一个特别可爱的人。只有初出茅庐、对江湖缺少认识的人才会这么真诚。这种人在生意场上其实是最可靠的。
  第二天早晨下了夜班,我应该回家,但我没走。
  ……
  ■有一句话怎么说?贫贱夫妻百事哀,对吗?我觉得这说法不准确。富贵的夫妻难道就不会百事哀吗?哀和不哀不在于贫贱和富贵,在于感情的深和浅。到现在我也还是这么认为。
  赵小雨说世界上所有的一见钟情本质上都是一样的。“人对人产生好印象和坏印象都是在一瞬间。如果两个人有缘分,刹那之间就能擦出火花;没有缘分,每天吃喝在一起也最多能混成个酒肉朋友。”
  坐在赵小雨对面,看着她脸上丰富的表情,我总是有一种不切实际的感觉:这真的是那个两年前刚刚痛失爱人的女人吗?她真的已经修炼到可以如此从容淡定地面对回忆了吗?我不相信一个人能够在一段持续的时间里用非本色的状态来扮演另一个自己,但我相信人会因为过于沉醉于某种情绪而表现出相反的状态。不知道赵小雨是不是这样。
  关于恋爱,每个人都有一段自认为特别美好、感人的经历,赵小雨在讲述她的恋爱时却并不十分细致。她总是在讲到一些比如相互关心、相互体贴之类的细节时顺便说一句话:“我不是想口罗 嗦这些小事,就是想让你明白我们俩一直很好。”实际上我能感觉到她讲这些细节的时候非常疲惫。那有些恍然、有些意兴阑珊的表情和越来越简短的话,让我忍了好几次之后终于对她说:“不要讲下去。我已经明白你们的感情没有问题,是天不肯给你们时间。”
  大概这就是所谓“尽在不言中”吧?我的话让赵小雨沉默下来,嘴唇越抿越紧,同时,有很大、很圆润的眼泪,一滴、一滴地跌落在小小的木头桌子上。
  被一双正在流泪的眼睛凝视着,那一刻我觉得时间的脚步因为这个年轻孕妇的悲伤而渐渐慢下来,慢到让人可以清晰地看到什么叫做落英缤纷。
  再开口说话的是一个完全没有矜持的女人。
  有很长时间,我活在梦境里。他永远是我的梦里出现次数最多的人。而且,我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每次梦见的都是他遇到困难的时候。有时候他是在修电脑,怎么也修不好,急得出汗,后背上湿漉漉的一大片;有时候他是在开车,正好遇到马路上堵车,怎么也走不了,他一次一次地下来往前面看;还有的时候是梦见他不知怎么去打日本鬼子了,枪没有子弹,鬼子正在包围上来……我也不知道这些梦都是怎么做出来的。我就知道每次梦见他都是在为他着急,不是这件事就是那件事,反正都免不了跟着他着急。我自己也数不清到底有多少个晚上是坐在床上哭着等到天亮。我觉得我生病了,是那种心理上的疾病。我看过一些心理指导方面的书,好像是叫“强迫性自我暗示”,具体的说法我记不清了。但我觉得我就是得了这么一种病。
  他出差的前一天晚上,我们俩还一起计划要买什么样的家具。我记得当时我们还争执了两句。他说这次回来就能挣到两万块钱,足够买一套好一点儿的家具了。可是我觉得两万块钱对我们来说不是一个小数目,不能用在买家具这么一件事上,太奢侈了。我还问他:“你觉得我是那种没有两万块钱的家具就不跟你结婚的女人吗?”到现在我都记得他当时的表情,又心疼又欣慰的那种眼神。他拉着我的手说:“我知道你不是。可是我不能委屈了你。别人有的,我也要让你得到。”
  有一句话怎么说?贫贱夫妻百事哀,对吗?我觉得这说法不准确。富贵的夫妻难道就不会百事哀吗?哀和不哀不在于贫贱和富贵,在于感情的深和浅。到现在我也还是这么认为。
  ■那是我生命中最好的时光。我们都是白纸一张,彼此在上面画什么就是什么,没有误解,没有阴影,没有障碍,真的特别完美。要是说有什么缺憾,那就是我们实在太穷了,经济上的窘迫让我们有时候特别想送给对方一些什么的愿望不能顺利实现。
  后来我们达成了共识,决定买一对结婚戒指,一套便宜一些的家具,请两个人最亲密的朋友们吃一顿自助餐,照一套不太复杂的婚纱照。我们说好了他回来就去登记结婚。那时候我们不是同居的关系,只是偶尔会在一起,趁着我们家没有人或者跟他合伙租房子的人不在,我们才有机会亲热。
  赵小雨忽然非常甜蜜地仰起头笑了一下:“你会觉得我不本分吗?”
  不等我回答,她做了一个“暂停”的手势。
  我真的很怀念我们在一起的那些日子。那是我生命中最好的时光。我们都是白纸一张,彼此在上面画什么就是什么,没有误解,没有阴影,没有障碍,真的特别完美。要是说有什么缺憾,那就是我们实在太穷了,经济上的窘迫让我们有时候特别想送给对方一些什么的愿望不能顺利实现。
  ……
  但是,清贫好像也没有影响我们相爱。他是一个特别细心的人。他知道我喜欢鞋子,而且,我们第一次在一起的那天晚上,我给他讲了水晶鞋的故事,我说我的理想就是能在结婚那天穿上一双精致的金色高跟鞋。这些不经意说的话他居然都记得。
  ……
  我们没有什么地方可去的时候就逛商场,他总是带着我去看鞋子。可惜我们从来没有遇到过金色的高跟鞋。也可能是那时候我们能光顾的商场确实不是很高档吧。
  我永远不会忘记遇到这双鞋子时那种特别的心情。在贵友商场。你知道吗?这么好看的一双鞋子躺在一大堆打折的鞋子当中,显得特别突出、特别鹤立鸡群。真的。我当时的反应是紧紧地、用力地握了一下他的手,他的反应跟我一样。我松开他的手就冲过去了,好像怕别人把鞋子拿走一样。我战战兢兢地问了价钱,居然只要50块钱。我回头看他,他的表情我一辈子都忘不了。我觉得他好像要哭出来了。
  我问他:“买吗?”他半天没说话。我又问:“买吗?”他忽然把我抱住了,完全不管身边有别人。他问我:“你真的喜欢吗?”我使劲点头。他又问我:“你真的不觉得结婚的时候穿一双打折的鞋子太凑合吗?”我又使劲摇头。他在我额头上亲了一下,说:“买吧。”
  那天在商场里他几乎没再说过什么。等我们出来,他带我到旁边的麦当劳。我们伙着要了一大杯可乐。他坐在我对面,特别严肃。憋了半天,他说:“小雨,对不起。”那是我第一次看见他哭。男人哭的时候挺让人心疼的,可我不知怎么安慰他。我有一种特别悲壮的感觉。我跟他说了好多话,我学着电影里的说法告诉他,爱,就不需要说对不起,只要我喜欢,这双鞋子就是无价之宝,如果我不喜欢,花多少钱买的也不稀罕。他隔着桌子把我的嘴捂住。那天他总是在说相同的一句话:“为什么会对我这么好呢?”
  ……
  和我隔着一张小木头桌子的赵小雨用双手捂住了自己的脸。当年伸到她眼前的那只手现在只存在于空气和她的意识里。不知道她现在的这个动作能不能送她到从前。
  ……
  我不敢回想刚刚知道他不在了那个消息的时候我自己的样子。我觉得在别人眼睛里我大概像一个鬼。我一直想从家里出去,可是谁也不放我出去。谁也不允许我去看他最后一眼,所以总有人轮班看着我,不让我出门。我把头往墙壁上撞,一边撞一边喊:“求求你,让我出去。求求你,求求你……”
  ……
  我没看见他最后的样子,估计应该是很惨、很惨。
  赵小雨第二次用双手捂住脸,这一次我看见眼泪顺着手指缝溢出来。我想说一点儿什么,但又觉得在这个时刻,语言是那么苍白。
  这样过了很长时间。她有些平静下来。缓缓地把手放在桌子上,一张脸已经被悲伤笼罩得黯淡无光。
  她需要多少时间才能整理好自己的心情?这样的想法让我不敢提出任何问题。一直等到她自己把话题转移到以后的婚姻上。那又是对另外一段爱恨情仇的演绎。  转自:雨后池塘(www.yuhou.com)
  那个晚上,赵小雨把她的收藏转交给我,她说:“没有了他之后,我要求自己好好地过每一天,我要求自己快乐地活着,因为我相信他一定能用一个特殊的方式来关注我。我活着去争取幸福,既是为了自己,也是为了我们。我知道今生今世我没有机会做他的新娘,但值得庆幸的是我还保留着这双为新娘准备的鞋子。看见它,就像看见当年热恋中的我们。我希望我能生养一个女孩子,我要好好地等着她长大,等到她可以做新娘的那一天,把这双鞋子送给她,让我的梦圆在女儿的脚下。”

鲜花2 , 鸡蛋0   

  此文由用户“瑛子”发布,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处理;
推荐者:瑛子,以下为推荐者对本文的感受:↓  2002/4/18

送给朋友 说上两句 首页>蛙友文学社 
爱情怀想
哭泣的百合花
思恋是一种痛

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