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没有答案 [作者:流非飞,发表在:青青校园,阅读:19156]

鲜花2 , 鸡蛋0   

一个女孩在花季时最伟大之处,就是拒绝不该拥有的美丽。
  --题记
        秋天没有答案
  我喜欢透过蓝色的玻璃窗寻找秋天的答案,可无奈每次都是徒劳。 转自:雨后池塘(www.yuhou.com)
  记得有那么一年,我是高一新生。
  不知道为什么,老师特别喜欢让一群学生在互相不认识的时候作自我介绍。我坐在第三排,眼睛跟着窗外的落叶在转悠。教室里本来是闹哄哄的,可突然安静下来,正如我看窗外的心情。我转过身子,看见一个穿黑色“锐步”的男孩站在台上,正对我微笑,然后他耸耸肩说:“总算所有的人都注意我了!”我抱歉地给了他一个微笑。其实我还是没有认真地听他的自我介绍,除了知道他叫乐枫之外。
  从家里到学校我要换两辆公交车。那种为了一个位子争得面红耳赤的生活,是不适合我这种有闲情的女孩子的。我喜欢静静地,一个人走那条校园门口的林荫大道,夕阳西下的傍晚,那淡金色的缕缕阳光透过树叶,洒在我的身上。
  不记得是哪一天的傍晚,我在一棵美丽的法国梧桐树下遇见了那个男孩。“嗨!回家吗?”我向四周望望,没有其他人。他无奈地摇摇头:“我是在跟你说话,吾吾小姐。”“吾吾?”好像是我用于处女作的笔名。我抬头疑惑地望着他。
  “我喜欢你的这篇《秋天是神》。”他解释道。
  “哦,谢谢,再见!”我绕过了他,面无表情地。一会儿,他追了上来,轮到他疑惑地望着我了:“你说话总是这么简短吗?”“不是!”“我跟你同路的,可以一起走吗?”我哑然了:“随便!”从此,我的林荫道上不再有那份高贵的孤独气息了。
  我对乐枫总是不冷不热的,不管他每天放学怎么准时地出现在我的面前,怎么在路上幽默一番。我真的希望有一天傍晚,他会放弃来找我。直到那个雨天……
  下午最后一节选修课上完后,文学社社长陈辰把我留了下来,为了社团刊物的事。我想这样也好,可以避开乘车高峰时段,也可以……避开乐枫。
  大概已是晚上七点钟了吧,我和陈辰出了教学大楼。没想到外面已经下起了大雨,还不时地刮着几丝凉风。陈辰让我去他家拿把雨伞。
  我正庆幸着总算能拥有一段耳根清净的时光了。
  正走到传达室门口,隐隐约约地晃动着一个人影。“乐枫!”我失声叫道。“嘿!”他潇洒地撩撩已湿的额发:“知道你没带伞,所以就……啊……啊嚏!”我真是哭笑不得。陈辰望着他问道:“你是乐枫?”他没有回答,只是望着陈辰伞下的我。
  陈辰打量了他一番,随后把我拉到一边:“我说我的大小姐啊,原来他就是乐枫啊!又会弹钢琴,又会弹吉他,又会谱曲的音乐天才吧!新来没几天,就闻名全校了!”
  我皱皱眉:“我不晓得!”我天天被他跟着,居然一点也不了解他。他是个音乐天才?
  “你真麻木呀!校花潘甜甜……知道吧?她正在追乐枫。被她晓得,你让她的白马王子淋雨,不找你拼命才怪了!”
  怪不得,有好几次我都看见一个好靓的女生在窗外探头张望,问她找谁,她却笑着逃开了。陈辰对着我摇了摇头,又望望手表:“幸福的小姐,还去我家借伞吗?”
  “不了,我会送她回家的!”不知什么时候乐枫已走了过来,他一把拉过了陈辰伞下的我。
  陈辰一愣:“路上小心了,我的小妹妹!”一回头,乐枫站在我的身后。雨中的空气变得有些逼人,我甚至感觉到阳光的直射。
  “女孩子的眼光怎么越来越有品位了?”我一脸坏笑。
  他愣了愣:“你是在和我说话吗?”
  “不,是和老天说话!”我故意抬头。
  第二天上课时,教室里总有打喷嚏的声音。我看到一些女生心神不定地总往乐枫的位子上瞟去。而他每打一次喷嚏,我就会画上一个太阳。放学时,我的本子上已是一片阳光灿烂了。
  放学后的时光,已经不再是他一个人唱独角戏的时候了。我发现了他可爱的地方,他也惊叹我的伶牙俐齿。
  渐渐地,我们都晓得对方喜欢蓝色,喜欢法国,喜欢古典音乐,喜欢秋天。我没有料到他会对宋词感兴趣。而当他从老师那儿得知我的钢琴已考出八级的时候,也是半天回不了神。那时他感叹地说了一句:“真是相逢何必曾相识!”
  有一天,我们再也按捺不住对林荫道旁的洋房的向往,孩子般地伸出手指,点着自己中意的式样。
  “这幢,我就要这幢!”我选中了一幢咖啡色的。
  “那……我要了那块草坪。”
  “草坪?”我不解。
  “你别墅外的草坪!”乐枫加了一个定语。
  “我一定把草养得糟糟的。”我故作幽默。
  “不要紧,有天空,星辰可以当被盖。我想你也不会忍心让我睡在你家屋外的吧?”
  “为什么不?”我歪着头问。
  ……
  乐枫换了一种口气:“你信缘分吧?”
  “不!”我果断地回答。
  “不?你不是说自己很宿命的吗?”
  “缘分不属于我……因为我是个没有爱情线的人。”我把右手插进了口袋。
  “那我们之间的不是缘分吗?”乐枫扭头问。
  “不!是友谊!”我说了那天的最后一句话。
  乐枫为了我的回答跟我赌气了一阵。一次放学,我们在校门口撞见了潘甜甜。她眼睛红红地问乐枫:“她是你女朋友?”乐枫回头望望我,冷冷地从齿缝里挤出两个字:“不是!”我随后走了过去,微笑地对潘甜甜说:“放心,我不是!”走了好长一段路,回头还能望见她傻傻地站在那儿。
  转眼已是下半学期了,我面临初夏钢琴升级的考验。当我向乐枫求教时,他一脸得意地望着窗外。我耸耸肩,无所谓地说:“如果你没时间的话,我只好去找晓丰哥哥了。”
  “晓丰哥哥是谁?”他转过脸来。
  “我家楼上一个高三的学生。”我掩饰住笑意。
  “噢!那……就算了吧!人家高三也挺忙的。我就委屈一下吧!”乐枫慌张地说。
  每天放学后我们都躲进琴房里,乐枫教会了我不少东西。我从他那儿明白了怎么才能做到忘记自己,而我也能疯狂地一直弹到脑子跟不上手指的速度为止。乐枫常说:“名师出高徒。”我也不驳他。他说如果我考级成功,就要答应遂他九个心愿。我许了。
  临近六月份,天空暗得越来越晚了,我们也回去得越来越晚了。
  乐枫逼着我弹了两个小时,我的腿都发麻了,他才放我休息十分钟。我一边走到窗口,一边诅咒着他。“听老师弹一曲吧!”他回头对我说。“哼!臭美!”我甩着手指嚷道。
  音符划过我的耳际,跳跃在我的对面,我能看见他整个身子被注入了一股力量,全不是平时的那种玩世不恭的样子。我羡慕着叹了口气说:“怪不得叫乐枫。一碰音乐就像个疯子!”
  “我看他是快乐得要疯掉了!”一个很好听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琴声戛然而止。我听见乐枫回头后轻轻地叫了一声:“爸!妈!”
  那个穿着白色套装的漂亮女人挽着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走了进来。
  “伯父、伯母好!”我故作镇静地走上前去。
  “你好,我们乐枫说要帮同学补钢琴课,天天很晚回来。我还以为他吹牛,不干正经事呢!”伯父笑着说。
  “真不好意思,我打搅乐枫这么多时间!”我有点带着歉意地说。
  “噢,不碍事的,学校不是提倡助人为乐的吗?你们再好好地练吧,我们先走了。”伯母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又回过头来,“乐枫,可别耽误了人家。”我一怔,望着钢琴旁一声不吭的乐枫。
  走在林荫道上,我不语……庆幸伯母一语惊醒梦中人。
  第二天,不等乐枫来我就一个人逃掉了。从此,我又是一个人回家,看到那幢咖啡色的别墅时,鼻子却酸得厉害。
  我生日的那天傍晚,神情恍惚地走到了琴房。我站在门口,背后冷不防飘来了乐枫的声音:“已经逃了,为什么又回来?”我想拔脚开溜,可脚不听使唤。
  乐枫走到我面前,久久才说了一句:“生日……快乐!”他掏出一条银色手链,补充道:“从我老妈那儿偷来的!”
  我想笑,可笑不出来。伸手去接礼物的时候,乐枫一把抓住了我的右手。一秒……两秒……三秒,手链掉在了地上。乐枫抬起头,心寒地冷笑道:“早就猜到你不会没有爱情线的,为什么要骗人?”他那么凶巴巴地对我说话,我好委屈,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好久,我才能张嘴:“我不要在不恰当的时间、不恰当的地方做不恰当的事情!我把你当做好朋友,我说过了,我们只有……友……谊!”乐枫恨恨地看着我,半晌才转身,远远地抛下一句:“相逢又何必要相识?”
  我推开琴房的大门,走进去,翻开琴盖,一个音符我也弹不下去,因为泪水已滑落在黑白琴键上……
  七月的初夏,太阳很好。我从考场出来,拨通了乐枫的电话。
  “喂,是伯母吗?我是吾吾!”
  “吾吾啊?有事吗?”
  “我钢琴考级成功了!”
  “是吗,祝贺你呀!要叫乐枫听电话吗?”
  “不了,您代我转告他吧!谢谢伯母。”
  阳光拖下我长长的身影,惆怅的,眷恋的,无奈的,还是……故作洒脱的?
  父母心疼我一年来天天挤车,人都瘦掉了。由于妈妈调动了工作,一个月后,我的手续就办妥了--我转学走了。  转自:雨后池塘(www.yuhou.com)
  开学的第一个星期,我收到了一封水蓝色的信,上面短短地写了一行字:“我的九个心愿都化为一个……珍重!”一阵风,吹响了我手腕上的链子。
  “又是一个秋!”我喃喃自语道。
    (全文完)

鲜花2 , 鸡蛋0   

  此文由用户“流非飞”发布,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处理;
推荐者:流非飞,以下为推荐者对本文的感受:↓  2002/4/7

 也许如果是一帆风顺的生活,就永远无法感悟生活的真谛。
 爱情也是如此,阳光总在风雨后………………
 因为感悟了爱情的真谛,于是不敢再去爱……………………
送给朋友 说上两句 首页>蛙友文学社 
青青校园
我的好色女友
七年的等候

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