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四月天 [作者:苏小亮,发表在:随笔小札,阅读:8640]

鲜花0 , 鸡蛋0   

  四月,草长莺飞的时光。溪边的瞿麦悄然开出了点点白色的小花,碧空下掠过的鸟鸣声也是久违的清亮。想那冬日里枯死的青苔定有重新爬上了小城古宅的墙,弯弯的石板路,砖缝间青嫩可人的小草迎风摇曳,溪流间荡着清脆的水声,这就是四月温柔的降临,为沉寂了一季的人间带来了纯洁的生机。 
  四月天是属于诗人的,比如徐志摩。他的那个时代早已远去,可是每到四月来临,他的故事也还是会在春风里传唱。 
  诗人和他的奶奶感情很深,那是一位慈祥和蔼的旧式妇女,一生都虔信佛教的老人家,可以想象她无数次对菩萨祈求诗人的幸福,她会笑着从枕头底下掏出油糕给诗人,她会饶有兴味地听着诗人讲途中的见闻,那张刻着岁月的脸总是带着令人感动的微笑。诗人在国外多年,回家探亲也并不久留,他真正陪老人的时间很短,可是老人去世前还摇着蒲扇等他,到他来了床边才安心闭上眼睛。在徐志摩追求他的灵魂伴侣时,不会想起他的阿奶,当他为所爱的人写下千行流泪的诗篇时,他也不会想到为自己的阿奶写篇祭文吧。长辈之于晚辈,永远是无私与支持。 
  诗人的母亲和她的婆婆一样,也是善良本分的旧时女子,最难忘的是她看到诗人抱陆小曼上楼梯,晚上就在床头哭,诗人是心甘情愿,爱他疼他一世的娘亲却心疼不已。看到委屈地睡在陆小曼脚边的儿子,这位一生都不曾发过火的老人愤怒地大声呵斥了媳妇。这就是母亲,和天下任何一位母亲一样,爱孩子甚于自己的母亲。  转自:雨后池塘(www.yuhou.com)
  诗人的第一位妻子是大家闺秀张幼仪,我无法忘记她在诗人掀起盖头时的眼神,充满了少女的纯真与期待,还有那略带羞涩的浅笑,而在看到丈夫黯然的表情后有转为无辜和伤感。这种无辜而伤感的眼神一直伴随着她,一路到马赛港的码头,到离婚协议书前,但是那以后就多了份平静与坚定。她充实地生活,上了学,照顾着孩子,回国后办学,办女子银行,从容,温婉,令后来颇为落魄的诗人刮目相看,佩服不已。可是她一辈子都没有得到爱情的甜蜜抚慰,还失去了一个儿子,可是她无怨无悔地照顾着诗人的父母。对于张幼仪的惋惜敬佩赞叹却是很难说请的。甚至由于对她的喜爱而无法理解诗人,他既然可以舍却一切去追寻灵魂的伴侣,当初又为什么要娶幼仪进门呢?多少个四月天,总想到幼仪孤独地漫步在一片青葱的原野上,身后是她一生题满眼泪的往事,柔风吹着他清秀的面颊。 
  诗人所说的灵魂之伴侣该是说的林徽因,我很喜欢她,她的才华与理智,他的清新睿智的思想,他的光彩夺目的幸福人生,都堪称完美。据她的女儿说她并没有可诗人发生爱情,而是终生保持着纯洁高尚的友谊。但诗人是把她看作爱与美的化身的,而且他短暂的生命终止也还是为了林徽因,但为了爱与美的化身而死,也是一种诗意的终止。据说林徽因在丈夫梁思成的陪伴下捡了一块诗人所乘飞机的残骸回家,那块残骸一直伴随了她短短的一生。   转自:雨后池塘(www.yuhou.com)
  徐志摩的第二位妻子是精通英文法文,多才多艺的陆小曼。很多人认为她和普希金的妻子一样,挥金如土,最后把自己才华横溢的丈夫推向深渊,我却并不同意这种说法。陆小曼是受东西方文化教育的新女性,娇媚生动,活色生香,也很有追求爱的勇气,敢于向毕业于西点军校的丈夫提出离婚,这是很难能的。诗人去世后,他这个原本社交场上的风云人物在哀痛中平静度过了余生,拿着诗人的诗稿去出版,还喜欢上了平民化的糖炒栗子。在四月天的上海,道旁种满法国梧桐的街上走着这样一位依旧美丽的女子,仿佛听到久违的声音,惊喜中蹒跚着继续向前走去。 
  诗人的故事,四月天的故事,含着泪读了再读,合上书关掉音乐,望向窗外的春色,忽然间,我也听到了遥远的声音…… 




鲜花0 , 鸡蛋0   

  此文由用户“suxiao4677”发布,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处理;
推荐者:suxiao4677,以下为推荐者对本文的感受:↓  2002/5/31

我只是借用,没什么文章还可以
送给朋友 说上两句 首页>蛙友文学社 
随笔小札
情到深处人孤独
淡淡的心情

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