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草 [作者:远方的云,发表在:随笔小札,阅读:6519]

鲜花1 , 鸡蛋0   

《蓝草》

  我是一株草,在城市阴暗的角落。错落的建筑上方是一方天空,有来往的一群、一群的飞鸟。
  我是个随意的人,随意的着装,随意的生活。这样的人很容易满足生活,忽略身边的繁华与荒凉。有一个“随遇而安”成语,我想,那应该是一种很好的生活习惯。
  在我的脑海里,始终有这样的一个图面:有一粒种子落下来,长成一株草,蓝色的草,在风雨中寂寞的伸展。
  转自:雨后池塘(www.yuhou.com)
  我害怕贫穷,但我不懂的去保护金钱的方法,我没有太多的欲望依靠它来满足,只是在饥饿的时候才会想起它的重要。
  在许多遗忘后,就像我多次预感到的那样,我的所有的月贴不翼而飞,在许多人的眼里,我像是一个无动于衷的傻瓜,没有愤怒,也没有谩骂,周围的人无聊的聚来,脸上是同情和怜悯,但在我的脸上,看到了他们没有想到的平静,然后无聊的散去。
  过多的经历了贫穷带给我的窘迫,我同情那些正在经历贫穷的人们,即使他们有的会丢掉人格和尊严。他们只是多了一点自私而已,自私的容易忘记他们的索取,但会牢牢的记住别人的一点点亏欠。

  在过多的人流之间,我更倾向于独守一份狭小的空间。
  在寝室里,我时常选择下铺的方位。我有一种在封闭的空间里寻求自我保护的意识,它让我有安全感,不会受到不必要的滋扰。一个人平静下来的时候,仰望窗外的那片蓝天,布满了尘土的纱网外面,是树叶的影子和一空如洗的蓝天,在窗格的边缘,也会有白云露出白的发亮的一角,偶尔有一群飞鸟振动着翅膀欢叫着离去,我呼吸到飞鸟翅膀掠过时划出的清新自由的空气。我想起那株蓝草,就在城市的某个角落。
  QQ上再见一个好久未曾谋面的朋友,跟他说起窗外的蓝天的事。
  朋友笑笑。你始终是一个把感情寄托于幻觉的人。
  我在心里想到些什么,他依然能够一眼堪破,然而更多的是改变和出现分歧。
  一个人挡不住烦躁的时候,一只接一只的抽烟,把整个晚上的时间消耗在打游戏上,寂寞的手指触到键盘和鼠键,我感觉那是快乐的事。
  甩动着手指,想要消灭它的疲劳,不小心地,键盘的边缘划破手腕,细小的血珠渗过皮肤,像是具有魔力的种子,一瞬间迅速的长大,连成血线,暗红色的血,像是积聚了长久的宿怨。忽然有想把来自我身体深处的红色的液体涂满皮肤的每一个毛孔的欲望,一些的刺痛也许会让长久麻木的灵魂保持一点点的清醒。

  在这个蓝色的星球上,相较于其他来说,人是一种在心理和思想上都比较复杂的生物,注定无法过简单的生活。所以,始终有一部分人生活在寂寞的绝望之中尚不自知。
  读过安妮的书,翻开扉页,是让人禁不住要去咀嚼的小段文字,一张朦胧的黑白相调的图片----------灯光通明的地铁车站,空旷的站台,寂寞的男人和一双寂寞闪耀的皮鞋。在这里写满了太多的告别和擦肩而过,整个图片看来有时光匆匆划过的痕迹。
  故事里的哪个叫南生的女子,在童年时失去了那个时代她最需要东西。命运出于同情和怜悯,给予她一根可以弥补心理空缺的稻草,然后又残酷的夺去,在无数次的产生痛苦之后,她感到了绝望,而后,她发现了自己的灵魂......
  在书里面,人物出现重叠,演绎着一个有关宿命和告别的凄美绝伦的故事。什么东西是一去不会复返的,应该简单的忘却,什么东西最好是持续到明天的,应该执着的去追求。它们在《彼岸花》里得到诠释。
  想起那株草,蓝色的,在阴暗的角落里寂寞的生长,寂寞的伸展,努力的去接近那些从建筑中间流进来的阳光。有的只是对命运环境的抗挣,对蓝天的向往。

  在家乡安静的村庄外,土岭上也是聚成了海的野草,蓬勃的生长,肃杀的消亡,跟随着村庄的历史变迁。
  家乡土岭上的野草有着和村童一样质朴的气息。而我,一株蓝草,只拥有生长的地方,一处阴暗的角落,以及和这个城市不相协调的深蓝。
  转自:雨后池塘(www.yuhou.com)
  偶尔会有大片大片的云,在高楼上方的天空出现。无形的风走过每个墙角,环绕过每个屋檐,带来大滴大滴的雨。我低下头,闭上眼睛,任一场大雨洗去我身上的尘土,洗去在这个城市里不可避免的烦躁,和永无休止的不安......

鲜花1 , 鸡蛋0   

  此文由用户“远方的云”发布,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处理;
推荐者:远方的云,以下为推荐者对本文的感受:↓  2002/6/17

小时侯喜欢怕爬到很高的桥上,桥的上面是让水流经过的渠道,它不被用的时候。我常常会躺在里面。记得渠道很窄,刚好能容下我的身体。
仰望着蓝的天和飞过的鸟......
那是小时侯的事情了,现在穿过人流和城市建筑的时候,忽然想起了童年曾经有过的事,是那样的一尘不染......
送给朋友 说上两句 首页>蛙友文学社 
随笔小札
情到深处人孤独
淡淡的心情

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