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祭 [作者:谌建辉,发表在:心有灵犀,阅读:5421]

鲜花0 , 鸡蛋0   

  
  秋风起了,空中飘着叶雨,纷纷的。不知为何,会想起那葬花的黛玉,此时,她是否有和我一样的心境呢?原以为,自己早不曾偷藏着一颗怜花惜玉的女儿心了,却依旧见不得凄凉。所以,每到这个季节,便再也压抑不住那悲了,任由它在干涩的眼里,在惆怅的心里,在空荡的人间飘流……
  转自:雨后池塘(www.yuhou.com)
  叶落了,花枯了,明年还可以再生、再艳,而逝者之魂安在呢?落叶永远是潇洒地来去,不给人间留下一丝哀鸣;可一个人,谁又能一生都心如止水,无怨、无恨、无爱、无悔?

  捧一把落英,犹如捧着难言的失落。“红颜转瞬夕,奈老何?”经过无数次的空悲、空喜之后,我的心依然没有长大,好似被命运的风玩在掌中的风筝一般。明知总有一天,会被它一把撒了线去,抛得远远的,却又无可奈何。我知道,风筝是带不走我的,因为它没有翅膀。

  我曾是那么的快乐又任性,从不在乎轻风的提醒,也嘲笑过花的凋零。当时,我是如此沉迷于春的妩媚,追逐翩跹的蝴蝶,又曾渴求艳阳的浮华,贪恋百花的妖美;我是那么痴恋着夏的热烈,让激情注入血液,化作情人胸口的一点朱砂,并妄图点燃每一双渴望的眼睛。

  曾经,我以为自己是一株夏日的玫瑰,凋零时会看到多情的眼泪;以为自己是热恋中的蝴蝶,即使断了翅膀也会有谁牵挂着不肯高飞;以为自己是一片白云,无论走到哪里,身后都会追随着浪漫的目光;或者,是一阵羞涩的微风,只在夜深人静才肯去轻叩爱人的窗扉……

  多少次,梦里我幻化成川江夜色中一盏难眠的渔火,轻轻撩拨起秋水的心事;幻化成雨巷里那只鲜红的油伞,把一朵湿露露的玫瑰的印记,深深烙在情人的心坎里。也许,我也曾葬花,也曾怀抱琵琶诉一腔红颜的哀怨;或许,撑一只竹篙一叶小舟穿行于荷花之间,不知是寻藕,还是带走了满满的乡愁……

  我嬉笑着、奔跑着,长发如旗,莺语如歌。从不肯停留地不知采拾,只知舞起亮丽的长裙,跳动着轻盈的舞步,一程山水,一路歌声。直到有一天,我的希望如雪花般散落在风中,又被挤压着、挤压着成眼角的冰凌。我惊恐,呼喊着:在哪里?在哪里?那花前月下,那海誓山盟,如今只留下苍茫茫的大地,真干净。

  秋风起了,鼓动着,应和落叶的天籁召唤世间无助的灵魂,起舞。此时,正好的月色,诱我缓缓地靠近、再靠近:天地间,秋的祭坛,只是无歌、无烛、无语,惟有一盏秋灯、一捧枯叶,还有那份残缺的美丽。

  缘聚缘灭,我醉我醒。瞬间,我顿悟了:原本是每一个生命就是一片绿叶,不论你的梦是多么的绚丽,都只是点缀生活的大树。于是,在这空灵之中,在这亘古的等待中,一切色相都灰飞烟灭了,只留下化作顽石的神女,还有那秋叶——一岁一飘零。
  转自:雨后池塘(www.yuhou.com)
  归于平凡,如秋叶一般,把微笑涂成金色,把希望植入土中。秋,是惟一的恋人,多少次,站在枝头,痴痴地遥望着,等待朴实的约会,还有温柔的依偎。一个人的爱、怨、愁、苦,就是一百个人的爱怨愁苦,百人的爱、怨、愁、苦才是人生的全部意义。

  凭窗伫立,风中谁在吟唱:“艳阳天,黄花地,秋风紧,北雁又南飞……”


鲜花0 , 鸡蛋0   

  此文由用户“骑士《谌建辉》”发布,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处理;
推荐者:骑士《谌建辉》,以下为推荐者对本文的感受:↓  2003/4/1

   归于平凡,如秋叶一般,把微笑涂成金色,把希望植入土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