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你不知道的悲伤 [作者:七月,发表在:岁月如歌,阅读:26112]

鲜花2 , 鸡蛋0   

  你想说什么?说我们不够相爱?还是我们为何分开?真的够了,刨根究底知道个清楚,只会弄得自己不堪,多年前我已经在你身上领教过一次了,所以我很识趣地默默离开了,带着不甘,委屈,绝望……我没有咆哮,也没有很哀伤,我就像一个老人无力地等着死亡。真的没有办法了。

  在懵懂的少年时期,我坚信着爱情,守护着那份信仰。我固执地以为可以一直拥有你的爱情,可是你却给了我狠狠一击。
  转自:雨后池塘(www.yuhou.com)
  我说我真的好痛,你信么?

  那年夏天,我很焦虑,也很害怕,害怕我的爱情随着毕业戛然而止。我以为我学会QQ,知道了你的电话,感情可以延续。但很不幸,我莫名地被分手了,我不知道你和潇聊Q说了些什么,但你却和她说我们分手了,我不知所措,我们有陌生到分手要别人告知的地步吗?那是我最后一次给你打的一通电话。带着质问的语气,我多希望你能平静告诉我那只是个玩笑。但是没有,你很不耐烦,冷冷地丢下“是的”匆匆挂断了电话。那一刻,眼泪再没能忍住,徹底崩溃,我觉得我难以承受,我不停地问自己真的有那么痛吗?于是,我拿来一把小刀,往自己左手划,痛吗?不痛,不痛那继续,直到有人抢走我的小刀。我没有自杀,我只是想知道痛是什么?身体,心理哪个更痛楚些。

  在后来的很长一段时间,我自我挣扎,对你的Q号,删了又加,加了又删,却不敢发一言。没课的时候,我就呆在网吧听音乐,还是那首容祖儿的《心淡》,对于本身就不爱上网的自己,也许上网已经失去了意义。如果我说我上网只是因为你呢?也许我的自虐心理,就算我听歌听到哭也要留着你的号。我只要看着你的图像变彩色的,就会不那么难过,是!他还在。我靠着这仅有的关系,半死半活地过着。

  我需要好好调整自己的心情。所以我离开了学校,去了广东打工。在没有朋友,没有亲人,没有爱情的地方,我过着三点两线的生活。而那个时候,我们偶尔还会聊两句,但与爱情无关。而你也公开在网上让我分亨你的新爱情。而我也不再过问,哭也哭过了,痛也痛过了,我还能把自己折腾个什么样。感情不是伤害就是被伤害着,'我能把你怎样。

  不好不坏的关系有那么一段时间。我一度地认为我们对彼此而言,是个可以说话的人,不然你不会在QQ丢失后让我帮你找回,你不会让我给你挂号,我甚至满心欢喜把它当作一种至高无尚的权利。可是没有过多久你就收回了,我又进入患得患失的状态。直到我听到别的声音。原来你的若即若离,是一种无心伤害。

  我就可有可无存在着,我感到那种卑微让我自己都讨厌,但我无法割舍,我每天在电脑前候着你上线,希望你能问候我下,但是没有,就算你玩通宵,我也跟着玩,也没有一句。最后一次进网吧,我坐在你左手边,没有话语,没有简短的文字,有的只是窒息的沉默。我终于不再期待。

  那么多年我真的累了,我需要给自己一个交代,于是我接受了家里的安排。找了个不讨厌的人结了婚,那是我以一种对自己最狠的方式放弃了你。我相信自己是可以承担这种选择的。当一个人没有情绪,是可以接受生活的苦难,并直至终点。  转自:雨后池塘(www.yuhou.com)

  你再也没有机会问我是不是还爱你了。我也可以很假的装作不认识。你永远不要和我打招呼,我怕我会太难过。形同陌路也是种尊重。

鲜花2 , 鸡蛋0   

  此文由用户“midongfang”发布,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处理;
推荐者:midongfang,以下为推荐者对本文的感受:↓  2020/8/17

  那些你不知道的悲伤
送给朋友 说上两句 首页>蛙友文学社 
岁月如歌
蝴蝶来过这个世界
魔猫

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