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过年的回忆 [作者:李天泉,发表在:岁月如歌,阅读:3398]

鲜花3 , 鸡蛋0   

  打了春,我就七十又五岁了。回忆小时过年的情景,一些事还深深地印在我的记忆中。当时刚解放,家乡仍处在贫穷落后状态,人民生活没有多大的改善,仍过着半年糠菜半年粮、山芋干子是主食的日子。可到了过年,无论家庭贫富,人人都要忙碌起来,家家都有过年的样子。

  过了腊月十五,集市上就渐渐地有了年集的景象,大红的对联、大红的灯笼、鞭炮噼里啪啦、市场上人声鼎沸、鸡鸣鸭叫。人们赶年集、办年货,过年嘛,无论如何,也要买上二斤肥肉让一家老小拉拉馋。老年人说,过年能吃上两块肥猪肉,也算没白过一年。

  到了腊月二十四祭灶,我们孩子都会唱:灶老爷,早老娘,今晚祭灶没有糖,孩子爹没在家,磕个头算了吧。此儿歌虽是戏谑灶王爷,但从中也可窥见当时多数人们清贫的家境了。

  祭完灶,人们几乎要全身心地投入到办年货中去。男人要赶集上店,罄其所有,挤在人群中,俗话说,陪不尽的闺女,办不尽的年。最忙碌的要数家中的主妇了,要推煎饼、做豆腐,家道殷实点的还要炸丸子、蒸年糕,每一天的日程表都排得满满的。我记忆最深的是推煎饼,这可是一件最苦的事啊!因为要抱磨棍推,准备过年推的又多,一人不行,还得两三个人一起上,围着磨转呀转的。有个谜语说,雷声隆隆不下雨,日行千里没出家。这就是指当时的推磨。而我一拿起磨棍,推不了几圈,就天旋地转,睁不开眼,浑身直冒冷汗,光想吐,实在称不了了,丢下磨棍,倒在一旁。为此,我不知挨啦啦多少打,而我甘愿挨打也不推磨。

  过年了,孩子们都会唱:新年到,新年到,穿新衣戴花帽。是的,一年了嘛,总得给孩子添件新衣裳晃晃年,实在做不起的,就把旧衣服缝补连连,洗干净也就凑乎了。记得邻居家的六孩,才从他姥姥家回来,从头到脚换了一新,我们真是羡慕极了,他还拿出不少鞭炮在门前放,嘻嘻哈哈向我们炫耀。不多时,他的裤脚冒烟了,急得直哭喊,他爸跑来灭了火,揍了一巴掌,收了场。真是乐极生悲呀!

  年三十晚上,家家都要做一顿好饭菜过除夕。我记得那年家中买了二斤多猪肉,母亲要留一半包饺子,父亲说都熬了吧,一年到头,让孩子们过年拉顿馋。正当我们兄妹几个为将要到嘴的一顿美餐暗暗欣喜之时,不料,从外地逃荒赶回家过年的一门亲戚几口人路过我家,正好是饭时,怎好让他们走呢?留下来,就这一小锅菜怎么能够十多口人吃的呢?这时,天已晚了,街上也收市了。父母亲嘀咕了一下,就把做好的菜倒进大锅里,加上半锅水,放进一大把粉条,又剁了两棵大白菜,熬了一大锅,才算招待了亲戚,打发了这顿年饭。

  那时,我们孩子是最喜欢过年了。因为平时,我们只能玩跳绳、踢毽子、丢手绢、猫逮老鼠,没有活动场所,更不要说器材了。俗话说,懒汉巴寒,孩子盼年。一年到头,孩子们除了吃好的,穿好的,有压岁钱,还能看乡会。每天,只要听到听到传来锣鼓声,大家就拼命往村头跑,去迎看乡会。听那接二连三的鞭炮声,看那拼命演奏的乐鼓手,真让人过瘾!有狮子、旱船、高跷、落子……节目繁多,自编自演,有说有唱、有歌有舞,充满了浓厚的乡音乡情,让人心花怒放。有时遇上精彩的乡会,我们能跟着跑几个村庄看,太阳落山还不回家。记得有一年正月十五,听说火车站放电影,这可是头一次呀。我和几个小伙伴,拿了煎饼边走边吃,跑了十多里路,总算看到了电影《白毛女》。第二天,我还神乎其神地讲给别人听呢!

  转眼间五六十年过去了,而对比今日的过年,真是天壤之别呀!所以,我们怎能不更加珍惜改革开放后这来之不易的幸福生活呢。

鲜花3 , 鸡蛋0   

  此文由用户“清澈的承诺”发布,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处理;
推荐者:清澈的承诺,以下为推荐者对本文的感受:↓  2021/12/26

  关于过年的回忆,作者:李天泉,让大家多了解一些过年的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