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人泪 [作者:姜小丰,发表在:似水流年,阅读:24275]

鲜花2 , 鸡蛋0   

  碧云天 黄花地 北雁南飞 晓来谁染霜林醉 总是离人泪

  我想。我该忘掉他的一切了。那个笑得很耐看的孩子。曾经那么刻骨铭心地映在我的世界里的人。

  但是。我永远也无法忘记那些日子。那迷离的童年。徜徉着泪水的小溪。还有在黄昏的风里四处飘散的蒲公英。我很想把整个故事讲述完整。但是在很多时候我只是讲了一半便断断续续不知所措起来。像是在丛林里迷失了方向的孩子。毫无目的。就像我的永远也无法预言我的生活一样。就这样漫无目的的陈述着。
  转自:雨后池塘(www.yuhou.com)
  我也很想摆脱这样如头屑烦恼般的浅浅的思念。但是我无论如何也忘不了他。依旧是浅浅得持续着。漫无目的的长长的。

  我叫浅浅。苏浅浅。

  我永远都喜欢流动着的一条河的地方。因为所有的东西看上去都是一去不复返的。

  他有一双明亮的如同黑夜里的火眼一样的眼睛。我们一起在洒满阳光的山坡上吹风。那山上什么也没有。只有大片大片的向日葵和蒲公英。还有一些开淡蓝色小花的野草。

  我想到这里。心里便微微地颤抖起来。包括那些往事都一齐颤抖起来。

  在威威离开后的那年夏天我便无可挽回得沉溺在淡淡的会议里。还有那些徜徉着泪水的梦。淡淡的忧伤。像迷离的蒲公英散落在风里。那些花瓣。在记忆中吹散各自走天涯。

  晴朗的物候我一个人爬上童年爬过的山坡。11岁我想该是个大人了。那里什么也没有。只有漫山遍野的向日葵和蒲公英。还有那些开淡蓝色小花的野草。我安静地坐在上顶上。任凭风扑打在脸上。将泪吹干。看着那些迷人的花在风里吹散。各自走天涯。

  我晃了晃头。心里突然潮湿起来。我的威威呢。

  我的威威呢。

  然后我又一次在起风的时候哭了。还有那些迷人的蒲公英。

  他叫威威。孙威威。

  我现在义无返顾到听那个眉梢有颗浅红色泪痣的女人的歌。浅浅富有磁性的声音。朴实却不失华丽。我想我永远也无法理解那浅红色泪痣代表什么。在许多年之前。我和威威的眉梢都有一颗迷离的泪痣。各自占领我们的视线。像那些花。各自走天涯。

  许多年只好我在电视上惊奇地发现有那么一个女人。拥有一颗迷离的泪痣。拥有一副浅浅的此的嗓音。朴实却不失华丽。我一下子就爱上了她。就像我爱上威威一样。义无返顾的。

  我喜欢喝薄荷茶。幽幽的清香。沁人心脾的。我这样说。抬头看威威。

  他浅浅得笑着。他说浅浅那我以后每天给你泡茶喝。

  我点点头。我说威威你带我起山上看黄色的向日葵吧。还有夕阳。

  他拉着我的手说。好。浅浅。我们去看黄色的向日葵。看夕阳去。

  我们一起轻轻地笑着。他说浅浅你笑的时候两个酒窝真好看。我看着他的眼睛。

  然后我们一路手牵手爬上了后山。我们坐在山顶上看着黄色的向日葵。专心致志到看着夕阳渐渐沉入山的那一边。只留下一点点眼睛。将我们的背影慢慢拉长。渐渐小时在薄薄的云端。威威说我们走吧。回家吧。娘娘会担心的。

  许多年之前我和我娘娘住在一起。从我记事起威威和我娘娘是我最亲密的人。现在也是。尽管他们都已经离开我了。我的父母在和远的北方。好几年才回来一次。也许他们是不想让我忘记他们的存在。但是我对他们的记忆是模糊的。

  每个夏天的早上我都会很早起来。穿着单薄的睡衣站在阳台上看太阳从山的那一边渐渐地爬上来对我微笑。然后娘娘便带我去洗脸刷牙吃饭。然后她把我的头发梳成辫子。好看的样子。我便坐在门槛上安静地等待威威。

  我便坐在门槛上安静地等待威威。当他披着阳光出现在我的面前时我抬头看着他。看他身后的阳光看他明亮的眼睛。威威说浅浅你的头发真漂亮。然后他的眼睛笑得眯成一条缝。迷离的样子。

  我清晰地记得很多个下日的午后。雷声由远急进。微微在楼下大喊。浅浅浅浅浅浅。快下雨了。我飞快地跑出去开门让威威进来。我很害怕雷雨前那段时间。

  现在长大后也是。

  然后我们就坐在地上的草席上面。轻轻地靠在墙上。我们讲很多话。永远也无法忘记却永远也无法说清楚的。有时候我就靠在他的胸口上。听两个不和谐的心跳变成和谐统一的声音。

  我还是那么喜欢黄色的向日葵。还有那些蒲公英。它们都是浸渍在我生命里的花。但是现在它们去饿像我们的日子。各自走天涯。

  后来我长大。我坐着巴士来到许多年前我和威威一起长大的地方。阳光还是那么毫不吝惜地照在我身上。暖暖的微风拂在头发上。我看见自己喜欢的河流。一去不复返。

  这里没有什么值得留恋的。我心里说。但是这里是我和威威长大的地方。我会一直爱着这里的。但是这份爱一去不复返的。像是流动着的河流。一去不复返。一去不复返。

  是啊。然后我的泪就这样流下来。暖暖透明的。

  她们都老了吧。她们在哪里呀。

  很多个晚上我做了同一个梦。梦见那些漫山遍野的向日葵。夏日暖暖的风拂在我的脸庞。我看见那些蒲公英随风慢慢地舞着。随风散入我的梦里。渐渐离我而去。我的记忆慢慢地淡了。梦境浅了。梦里依稀的眼泪随着那些迷离的花不能散去。

  我说过我永远也无法忘记的。

  我说过我永远也无法忘记的。

  我们在同一所学校里上学。威威比我大。我念一年级的时候他已经念二年级了。隔壁班。教室的窗外有一棵很大很大的榕树。许多气根长出来错综复杂的。榕树的不远处有一条小河。河里有许多灰色绿色的鹅卵石。但是威威是色盲看不见绿色。他这样对我说的时候浅浅一笑露出很耐看的牙齿。对岸的沙滩上有很多看淡蓝色小花的野草。像后山的一样。那些花儿在微风的洗礼下轻轻摇曳。

  就像梦境一样模糊消隐。

  我们每天早上手牵手一起去上学。映着那些灿烂的阳光。每天下午放学后我们一起坐在河边的榕树下看湾湾的小河。太阳下山的时候威威对浅浅说。浅浅太阳快下山哦我们回去吧。我点点头看着那浅浅的河水安静地流向远方。一去不复返的。

  每当我想起那浅浅的河水安静地流向远方的时候。我心里便重新燃起了希望。就像春天又来到。但是我的爱就这样轻轻飘在时间的空间里。

  这样的生活。这样我们在一起携手看夕阳的生活过了五年。记忆里有一场大雪。

  一场很大很大的雪。雪花盖住了教师外面的榕树。微风中大朵大朵的雪花从天上轻轻地下坠。寂静却异常激烈。放学的时候我站在楼梯口等威威。那时候他走下来。笑着摸了摸我的头问我冷不冷。

  我摇了摇头。说你老是这样子摸我的头会变笨的。

  然后我们哈哈大笑。

  我们手牵手走在回家的小巷。我们轻轻地唱歌。他的眼睛一亮一亮的。像黑夜里闪烁的火焰。我说威威我们永远都不分开好吗。

  威威淡淡地笑着。露出很耐看的牙齿。轻轻抬起头看着雪说。好我们永远都不分开。

  我回头看看小巷里留下的那些深深浅浅的脚印。像永远没有尽头。

  但是在第二年刚过年没几天我们就分开了。

  他的父母带他到北方念书。

  那天阳光很好。新年以来最好的一天。头一天晚上下了场大雪。同样是寂静却异常激烈的。

  你说我们可以永远也不分开的啊。你答应过的啊。

  对不起。浅浅。

  ……我沉默。眼泪……

  浅浅。摊开手心。威威的眼睛还是那么亮。像黑夜里的火焰一般。

  我点点头。威威把一枚硬币放在我的手心。亮晶晶的。这是我唯一能够给你的。当我们长大的时候你愿意嫁给我吗。我点点头说。可以。我一定嫁给你。然后我哭了。

  这枚印着IN GOD WE TRUST LIBERTY*1989的硬币从那以后就成为我最宝贵的东西。

  在异常激烈的日子里。我站在阳光下。心慢慢沉淀。
  转自:雨后池塘(www.yuhou.com)
  1989年。苏浅浅认识孙威威。那一年苏浅浅才三岁。可是她认为孙威威是她这辈子遇见的第一个男人。

  1997年。孙威威离开苏浅浅。那一年孙威威问苏浅浅长大以后可不可以嫁给他。苏浅浅点点头说。可以。我一定嫁给你。

  然后。苏浅浅哭了。

鲜花2 , 鸡蛋0   

  此文由用户“苏于”发布,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处理;
推荐者:苏于,以下为推荐者对本文的感受:↓  2005/6/3

  说是一篇爱情故事,更像是一篇语言流畅,写法唯美的散文。作者用艺术的语言,表达了两个人两小无猜的童年故事,童年中有这样的记忆,是一生中最幸福的回忆。
送给朋友 说上两句 首页>蛙友文学社 
似水流年
秋日随想
慢慢的才知道……

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