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若只初相识 [作者:文/佚名,发表在:小说杂文,阅读:31137]

鲜花3 , 鸡蛋0   

  他与她相识还是十年前的事。

  想起来,有点叫人惆怅不已——十年的光景弹指一挥间,野草枯了又荣,秋霜莹白如旧,他们默默经历着人生的含苞待放到乍然盛开,接下去呢,结婚生子、奔波劳碌、养家糊口……原来,许多事就这么苍凉而逼真地纷至沓来。
  转自:雨后池塘(www.yuhou.com)
  从懵懂的毛头少年一路走过来,到了人生的第二个本命年,此际,他们的身边都多了另一个陌生人的陪伴。可以轻而易举地想象,恍若街市里那些耳鬓厮磨的情侣,他们甜蜜满足地携手相行,他们有着永远说不完扯不尽的废话,眼睛里装满幸福的春天。这样的生活何尝不是一种美好,琐碎,重复,但是有入骨的温暖,例如在一些雨雪飘飞的时候,那些世俗的心也能真实地感受到一丝寒冬里的相依为命,于是,他们拥得更紧,并且就这样走完了一生一世。

  一个人究竟要经历怎样的浮沉与沧桑,才能真正地懂得“执子之手,与子携老”?十年的时间够吗?
如果不是那晚没有料想到的重逢,他们各自平静的生活将一览无余地铺陈下去,就像许多童话故事里说的那样,虽然有艰难和磕碰,但结局完美无缺。即便如此,他们惯常的生活也依然没有什么变化,最多是涟漪罢了。涟漪不会时时来袭,不是吗,我们的日子里总是晴天多于阴天。

  每年的十月,总有蜂拥的人群将或长或短的爱情兑换成一纸婚书,并且以最闹腾最阔绰的形式告之于众。那晚,他们随各自的伴侣来参加一个熟人的婚礼,结果竟浑然不觉坐到同一张宴席之上。开始,他们都没有认出对方,时间除了能让记忆面目模糊之外,它还能叫人变得麻木,像久经摔打的钝器。有时候,生活就是这么奇怪,如果没有必要的提示,记忆的种子将永远沉睡不醒。酒过数巡,宴席上的气氛一点点活络起来,接着三两个能说会道的人开始站起来带领桌上的宾朋以酒会友,少顷,轮到他们碰杯了,这边她的男友首先介绍,坐在对面的他听后嘴唇微启,愣了一下,然后他同样举杯清清楚楚地报出女友和自己的姓名,随即她的目光也僵了。但仅仅是一刹那,没有人发觉有什么不对劲,一切都是那么坦荡自然:点头,微笑,寒暄,举杯,一饮而尽,举坐皆欢。然而,他们震颤的心已如盛夏煮沸的长河,多少前尘旧事随着淡淡酒意愈来愈近,触手可及。

  他并没有忘记她。她的容颜,她的身影,她的气息,似那年六月的清荷,盛开在他的心房,明丽而夺目。1996年夏天,中考落榜后的她来到他所在的班级复读,他们成了同桌。顽劣而腼腆的他常常偷她抽屉里的饼干吃,他故意把她的作业本藏起来,有时还用尖刀戳她的车胎……然而直到毕业,他们俩始终都没有说过一句话。唯一的一次较劲也是默默无声:一晚,正在打扫卫生的她突然想起要报复他,于是索性把他的作业本藏到自己那儿,可是次日的第一节课,他便被老师叫起来回答问题,找不到作业本,他只好哑口无言地站着。继而,老师点名让她把答案告诉他,结果,她竟默不作声,陪他干站了一节课。事后,当他得知真相时,少年的心犹如醍醐灌顶,有一些柔软的水草在那年的热风里生长不停。只不过,那时她已回家准备中考。他们错过了生命中的第一次。

  她同样将他深深铭记在心。那个少年那些恶作剧背后潜藏着怎样浓烈而纯洁的情感啊,她很早就读懂了,不然,她为何在考上重点高中之后频频去附近的另一所普通中学,因为她知道他在那里,她时常一边期待一边想象着他,他笑起来的样子真的很好看,让人有种反复回味的蛰痛感。遗憾的是她竟一次也没有遇见他。当时她并没有灰心,直到高三最后的冲刺阶段,尽管课业越来越重,她依然把稀薄的课余时间留下来去等他,那一回,高考前的最后一个周末,她终于决定托同学把一本书放进他的抽屉里,结果仍然没有等到他。就这样再次错身——那天傍晚他在操场上踢球,后来不小心伤了腿,当晚便住进了医院,而直到高考结束,他才看见那本书,以及她在扉页上的留言:晖,晚上七点,校门口,不见不散。悦。即日。
2000年6月,她从高考的独木桥杀出重围,飞往南方的一所著名大学读法律。而他则稀里糊涂地考进北方一所专科学校,未来的职业方向是当一名老师。天南地北,隔山隔水,错过了就永远不会回来。他们的生命从此不再有任何交集。
  转自:雨后池塘(www.yuhou.com)
  时至今日,偶尔朋友间说起初恋,他和她仿佛约定似的固执地说,她(他)才是自己的最初。而且,他们都决口不提对方的名字。

  当回首惋惜时,命运已成定局,他们尘封多年的心里大约还会有一点感伤。

鲜花3 , 鸡蛋0   

  此文由用户“雨末纤尘”发布,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处理;
推荐者:雨末纤尘,以下为推荐者对本文的感受:↓  2006/3/28

  许多事就这么苍凉而逼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