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岸观火 [作者:普鲁士蓝·陶,发表在:奋斗人生,阅读:14270]

鲜花12 , 鸡蛋0   

    结束了,算是结束了吧,高四的一年。

    2003年的七月里面,未被录取的消息来得猝不及防,于是我没有退路地走进了补习班。
    报名的前一天夜里,我把上海市的市区地图贴在了床边的墙壁上,用黑色记号笔把每一个大学圈上了浓重的记号。我在日记中写:我高四,我不觉得羞耻,不觉得失败。相反,我可以大声地说去死吧,福州!我可以重新扬起头朝着上海前进。墙上的地图,其实是我的战书,要知道,没有语言的挑战,往往更加犀利和锋利!
    我不说但我知道,高三的一年我总是幻想着奇迹的出现,期待着自己的潜力能够在6月的那两天里突然爆发。而回头看看,我才明白那句话“黑马不是一天炼成的”,但是我觉得这一年并不是没有收获。因为,我有了陶--一个1米83的符合我所有想象的亲密叫我“老婆”的人。总是有人回头去扼腕叹息感情耽误了学业,我却不这么觉得,我把这看做是上天赐予的一分礼物。而我在高考的失败,在于高估自己,在于没有脚踏实地。这与恋爱无关。
    非常炎热的七八月份,补习班和应届生一起开始了准高三生活。我在13班,也就是理补3班。班上各色人等都有,七八十个人,有点济济一堂的意思。
    流火的天气里面,所有的人都心浮气燥,不断地有人走,有人来。上了几天课以后,我和很多人一样,被磨掉了最初的锐气和信心。我在等待着补录的到来。我从来没有那么渴望过离开。最低潮的时候,我想不管什么学校,在补录的时候我都要填一个走了了事。
    日子就这样过着。八月份里面,却又有了一件令我猝不及防的事。
    转自:雨后池塘(www.yuhou.com)
    陶要去上海了。他并不是成绩优秀的学生,所以最终他只能选择自考这样的形式。我不知道怎么说自己的感受,并不全是因为即将到来的分离,我只是一直在想,本来上海是我最想去的地方,可是因为陶说喜欢厦门这个地方,所以我报了厦门。最后的结果是,他帮我去了上海。我不是怪他,他从来都让我按照自己的意愿报志愿,是我自己坚持。我只是觉得空气中漂浮着一种宿命的味道。
    陶离开了。在我们每天兜兜转转的兴浦东区里面,他用蓝色诺基亚3100记下所有与我相关的号码,消失在兴浦路的尽头。
    在电话里面,我跟他说:你等我300天。是的,我要去上海,这是注定的,上天用这样的方式来成全我们,我想。

    我的高四生活并没有传说中的那样血腥。或许是高三的时候真的没有努力,所以随便努力一下就可以得到足以让多数人艳羡的成绩。
    每有某科或是某次考试取得了好的成绩,我就要在电话里和陶分享。因为每获得一次这样的小成功,我就觉得朝我们的上海又近了一步。
    敏感的我发现,对我而言的欣喜和快乐,陶已经表现出让我难过的平静。他说他觉得这一切都很好很正常。而我握着话筒却想,究竟什么样的事情才会让我的陶快乐?为什么我心里觉得是两人共享的关于未来的快乐他却感受不到呢?
    我一个人上学、一个人回家、一个人唱着歌,从孙燕姿到周杰伦,从真的爱你到我们这里还有鱼。我背着大大的红色的华伦·天奴,一个人看着夕阳里面被拉长的无限优美的人影像卡通人物一样完美。我告诉别人,书包大才装得下梦想。于我而言,我不缺少梦想,而陶呢?

    班级里的人,多数和我没有关系,除了开学初认识的家良。一开始,我总是想起《七月和安生》中的家明。家良来自一个乡村的中学,却有着少有的干净明朗的感觉。
    刚开学的时候,我一个人占了张桌子坐在最后面,不想和别人有太多的交集,和同样坐在后排的原先班上的男生们谈笑就已经很开心。家良坐在我隔壁组,就在说话中认识了。班级里上晚自习的人很多,我又去得晚,位子给人占了。后来我就和家良说好自习都和他坐,再后来我俩养成了一个坏习惯,在老师不严的语文、英语、生物课上,我们就一起坐。然后就是聊天唱歌什么的。在数学、物理、化学课上就要收敛得多。我们一起唱得最多的是Beyond和梁静茹,聊天说的那就多了去了,数都数不过来。那时我在和别人学“转书”,天天拿他的书在手上练习,掉到地上自不用说。我还和别人胡诌所谓的“转书第一要诀”:要转别人的书。他就总用眼斜我。我说:“你不要那样看着我嘛!我又不会怕!”他狂晕……
    总而言之,是一段很快乐的日子。

    “十·一”的时候,陶捱不住想念,从上海赶了回来。假期过去,他离开。这个时候,补录的风雨已经过去,算是03年的尘埃落定了吧。我什么学校也没填,一心要用自己的努力离开这个小山城。我想用正常的读书生活来让陶放心。于是我放弃了一个人的最后一位,找了一个第一位的位子,和惠成为同桌,算是正式开始了高四生活。但是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面,我和家良仍然保持着一起上自习的习惯。接触虽然少了,但只要一说话,仍然是很默契的好朋友。
    我仍旧过着多数时候是一个人的生活,日子过得有一点单调却是充实。就是很多时候突然冒出来的落寞让我无所适从。常常觉得从前的生活和朋友是突然间被抽离,只剩下我独自在原地,唯一的安慰是看涨的成绩。我想一切都可以用04年夏天来改变的。
    似水年华,年华真的就像水一样地流淌过去。我努力让自己过着简单而封闭的生活。04年的春天,我的英语已经可以稳稳地拿到125分左右的成绩。强项语文常常班级第一,最高的时候也有126分。理综进步挺大的,一般都在240以上,因为开始认真地念化学科了。只有数学一科,时上时下的,感觉来的时候又遇上题目对口,131都考过,最差的时候只有82分。整体成绩比较稳定,年段30名左右。我想我要更努力一些,我是要去上海的。我在信里写道:陶,等着我,我要来上海了。
  和所有不管什么原因而迷恋上海的人一样,我是那么地想去这个城市。因为陶,我更加地觉得,这个城市仿佛是我的根。又是一个宿命的说法。
  想念陶的时候,我就一遍遍的用目光抚摸上海地图上虹桥机场和沪青平公路附近的区域,我想,我的陶就在这里呵,他是不是又看见了起飞或者降落的飞机了呢?

  “五·一”了,陶竟然逃了一个星期的课提前回来。那一节是数学课,当我看见他出现在教室门口的时候,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昨天晚上还在宿舍和我打电话的人,怎么可能一早就出现在我的眼前?周围的同学一直撺掇我出去,可这是班主任的课啊,怎么敢乱来!于是坐立不安地捱到下课才兴高采烈地跑出去。
  我的高四生活的转折点,就是这年的“五·一”。
    总有人说,时间可以冲淡一切。也有人说,再深切的感情也禁不住万水千山的折磨。我想原来时间加上空间的洪流才是最锋利的武器,带走不管你愿不愿意被带走的东西。
    终于在快到五·一的一天,陶说,并不是我一回来我们就得天天在一起,你应该要有自己的生活。我知道,他烦了、他倦了、他累了。其实我也没有错,我每天都打电话给他是因为我怕他想我的时候找不到我。家里的电话我是接不到的。我何尝会找不到自己的生活?我只是想把所有生活的记忆都烙上我们两个人的印痕。
    我难过。上一个七天假期和这个七天假期,只有假期相同,别的什么都已经改变了。

    我有点赌气。于是没有再频繁地给他打电话。七天的假期对于面临高考的我们来说只有两天。老师照旧发了一摞试卷和材料下来,我和周围的同学说好了,这两天谁也不准做作业!从“五·一”开始,我才发现班上竟然有这么多的乐趣。另外一些对我而言很重要的人,就在离高考一个月的时候凸现在我的生命中:王林(香菇&大板)、胡永旭(黑皮)、程文(猪笼文&猪妖)、盛辉(压压),还有美女肖虹和林凡。大家在一起的地方,总是到处都是笑声。这些快乐共享的日子,就像很多人经历的那样,是数不胜数的细节和创意构成的,有幽默有快乐有疯狂还有同舟共济的悲壮和感动。
    那时候,我们总是在下自习的时候去育红大道上打羽毛球,总是在考试前的晚自习在操场上聊天,在相互吹捧和互相诋毁或者是肺腑之言当中,离6月的那场考试越来越近。
    在这个小小的圈子里面,我觉得很舒服。
    每天晚上10:30下自习的时候,王林和程文就一起送我回家。这个习惯一直保留下来,只要是晚上一起出来,我就可以享受到坐在自行车后面被送回家的特权。我坐在车子后面在夜风中荡着脚的时候,就知道这样的画面会铭记很久。
    每次我和陶说我要报上海的某某学校,他便要我慎重考虑,要我去自己能够去的地方,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我们从前的坚定到哪里去了?我找不到了。
    我发现,我已经可以一个星期给陶打一次电话,说话时间甚至可以不超过10分钟。是我如他所说的,有了自己的生活了么?但我真的觉得现在要比从前快乐很多。我不愿意深究,这种时候,我禁不起情绪的变动,04年的高考在即。
    大家开始讨论想报什么学校的事情,我发现自己可以很轻易地丢掉上海了。我跟王林、盛辉说:“我们一起去厦大!”肖虹马上说:“你也要去厦大啊?我也是诶!”程文很可怜地说:“那我怎么办?我考不上厦大的啊!”班上漂浮着大战之前的豪迈决绝的气息。我一直觉得,我们是要同进退、共生死的。
    6月2日,陶在电话里告诉我,两天之后,他就回来了,他已经退学。那样的生活那样的专业,不适合他。并且,他要回来陪我考试。
    是我的错,连我自己都觉察出来,我在冷落他。他到家的那天,学校已经放温书假。我们几个人仍旧来教室自习。我和两个男生一起搬了两套桌椅在走廊上看书。我一心惦念着我没看完的数学卷子,下去和他在操场上呆了半个小时就要上楼。那两个男生很识趣的样子已经走开,于是我认真的看着卷子,陶坐在我旁边,没有说话。
    日历上显示:2004年6月6日,黄道吉日。这天,我和王林、程文约好去天心寺烧香。我们达成共识,这临时的佛脚,还是要抱抱的,所谓“临阵磨枪,不快也光”嘛。三个人傻傻地一路拜过去,嘴里念着“厦大、厦大”。也不晓得佛祖到底知不知道“厦大”究竟是什么!他们说没关系没关系,心到就行了嘛。
    高考前我只见了陶两面。

    听起来很血腥的那两天考试,于我而言跟平时比没有任何的不同。我把能写的都写在了贴有两张条形码的答题卡上,到时间就交卷出考场。就这样考完一场又一场。考完数学,我们说晚上来自习。于是几个人跑来,却是从7点钟开始在操场玩到8:40,然后上楼聊天到9点多打道回府。再然后,高考结束了。
    我打电话跟陶说我晚上要和同学去玩。大家疯了一个晚上。
    高考结束第一天,他说:“我明天去福州,然后去泉州和厦门,8月份回来。”我当时的感觉用晴天霹雳来形容一点都不过分。我怎么也没有想通,为什么当我刚刚有空的时候,他就要离开?
    晚上我们出来,我努力让自己显得平静。我说你肯定是不要老婆了。我说我觉得我们是一定会分手的。我第一次敢说这样的话,是不是我接受了林凡的说法“分手是必然的,能一直在一起才是偶然的”?他说我不管,反正我会一直叫你老婆,一直叫到你头发剪了的那天。我们有个约定,我的长发为他而留,只要我一直留着长头发,就表明我的心依然留在他那里。
    又想起一件往事。陶在上海念书的时候,有一次我没事先跟他说就在信里夹了一张照片给他寄过去。是一张普通的照片,暑假在上海动物园拍的。后来在电话里,他告诉我一直到了晚上回寝室他才敢拆开,因为我在信封上写了“内有照片,请勿折”,他害怕是我剪了短发的照片,他怕我要和他说分手。从前他说,如果有一天你要和我分手,你只要在给我的信里面寄一张你剪短发的照片,我就什么都明白了。哎,这个傻瓜。
    想起过去的事情不知道是什么滋味。也许回忆总让人觉得过去是那么好那么令人难忘。我常常想着想着就觉得难过,那些日子哪里去了,那些温柔和感动哪里去了。什么都已经改变。
    他回家刚一个星期,就又让我陷入分别。他是有原因的,我能够体会。于是我又开始过没有他在的生活。

    他离开的这天,我们开始估分了。于是学校里是一片考试过后的几家欢乐几家愁的景象。大家相约去唱KTV,在吵闹的音乐里面,再不是从前的那种快乐和疯狂。几个朋友都考得不是太好,似乎只有我一个人算是不错的正常发挥。我坐在那里,不想唱歌不想说话,比自己考砸了还要难过,真的。还一个人偷偷地到洗手间里落了眼泪,我们要一起去的厦大该往哪里放!
    然后就是填志愿。说实话高考的两天要比这填志愿的两天好过多了。每天回到家看见那三本高考考生手册,我就不会吃饭不会喝水。全民开始了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一场没有水晶球的占卜。我不是个合格的巫师。陶不在上海了,加上分数的限制,上海的学校完全淡出了我的视线。我已经无力多想从前的“豪言壮语”:明年不管一本二本专科,我都要去上海!我连给自己的解释都不愿意去想。还有厦大也是不可能了。
    最后委委屈屈地填了重庆大学。意见是自己的,最后决定是妈妈的。我也没有办法,反正也要分开。
    朋友们的志愿也是天南海北,还是那句话,现实在理想面前是多么的无奈!
    志愿定下来后,我发短信告诉陶,他说:宝贝,为什么要去那么远?只有在短信里面,他才肯叫我宝贝。我不知道怎么回答。他就是这样,在事情过去了之后才肯说出自己的真实想法。在我填志愿的过程中,一点意见都不肯给。我知道,他是怕我以后后悔。他是要我自己对自己负责。
    填志愿以后的百无聊赖的日子,只剩下我、王林、程文三个人。每天的活动就是三个人出来你看我我看你,不知道怎么打发时间。要不然就是在王林家里面看片子,那些让我头痛的战争片和古惑仔,质量不好的盗版片,揉成一团的颜色,不清晰不真实,像极了高考以后的这段日子。
    终于出分数了:语文127,英语126,数学86,理综246,总分585。第二天又得知重点线535。没有很高兴的感觉,只是觉得终于结束了,尘埃落定。我想我是去定重庆了。
    其实这些天我一直在后悔,我甚至想重庆大学不录取我就好了,我就可以去二本的集美大学可以去厦门。自己心里清楚,这些任性的想法,不过是想想而已。我一直不敢和陶太深入地谈关于他以后的问题。我想帮他,却无法帮助。有时候觉得,他是比我还要任性的孩子,沉默地过自己的生活。
    有一个一直叫我姐姐的女孩子落樱,她说:我希望有一天,能够看见穿白纱的你,对陶说我愿意。
    只有我们自己才知道,要一直一直地走下去,是需要有怎样的毅力和勇气。

    爱情是这样,生活也是这样。一场一场的欢聚和离别,带领我们往前走,很多人只能够陪我们一程,然后就只剩下彼此的记忆。就像安妮所说:你们不会彼此遗忘,只会彼此消失。用短暂的青春,把属于你们的前生用完。她还说:我们真的要等到很久很久以后,才知道,自己怀念的究竟是怎样的人,怎样的事。    转自:雨后池塘(www.yuhou.com)
    是不是选择任何一个方向,都会游向同一个宿命呢?当我们彼此出现的时候,会不会只是上帝在云端眉一皱头一点的安排?

    到2004年的7月份,也就是现在,基本的录取快要结束,虽然最后的结果还没有出来,但是我的可以冠以“高四”字样的生活,已经草草收尾,就像这篇文章一样草草收尾。

鲜花12 , 鸡蛋0   

推荐者:普鲁士蓝陶,以下为推荐者对本文的感受:↓  2004/7/31

这是我这一年的真实生活,包括地点和人名。

人经历了之后总是希望留下些印迹,好让回忆的时候有路可循。
送给朋友 说上两句 首页>蛙友文学社 
奋斗人生
没有人陪我走的路
人生感悟

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