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死亡 [作者:阳关故人,发表在:心情故事,阅读:16286]

鲜花3 , 鸡蛋1   

  
  小时候,在妈妈的怀里,我为一个难产而死的邻居送过葬。朦胧中记得当时哭闹声喧天,我紧紧倚在妈妈的怀里,很纳闷:死是什么?以后我也会死吗?有一天我也会躺在那黑漆漆的棺木中被永久地尘封在地下吗?一大堆的问号出现在我脑海中。不能解释,于是我一相情愿地认为,我应该是不一样的,永远也不会被关到地下的。
  转自:雨后池塘(www.yuhou.com)
  然后我长大了,像所有人一样。尽管我总是一再地逃避直面死亡,但它还是发生在我身边。

  (一)

  1997年,我第一次真正意义上感受到了身旁死亡的气息,感受到一个昨天还鲜活、光彩的生命突然从身边消失、一下子就那么莫名其妙没了的震撼。

  春天--一个多雨、令人无端产生愁思的季节,许多不幸的事就发生在这个据说万物欣欣向荣的季节里,她走了。她是比我高一届的女生,文静、平和。我们没有很多的接触,只是在一次联谊活动中近距离地接触过和偶尔碰到时的淡淡一笑。人群中,她微笑着,健康(尽管脸色苍白),祥和亦如午后地阳光,不刺眼但温暖。但17岁的她还是被带走了,一个学姐哭红了双眼告诉我,她是在那个周末平静、安详地一觉睡过去的,因为她有先天性心脏病。第二天,母亲叫她起床,怎么也叫不醒,整个人都僵了!曾是校舞蹈队的她,曾是穿着一袭丁香般飘逸长裙的她啊!

  她离开了,或许是痛苦地走,或许是如大多数人所说的安详地走。我参加了她的追悼会:租来的冰棺、菊花、百合、哭泣的人群、下个不挺的春雨、昏暗的灯光……将那个狭小的客厅衬托得格外不真实。出殡那天,依然下着雨。当那副裹着她瘦弱身躯的薄棺被抬出来时,当那哀乐想起来时,我竟泣不成声!泪水不受控制地滑过我的脸,冷冷的、瑟瑟的从我的两腮滑过,撑着黑伞走在送葬的队伍中,我觉得那么迷茫。

  生命,怎会如此飘渺。

  (二)

  2001年,我再次感受了死亡。还是春季,在这个人人家里还残余着过年喜庆气氛的季节里,身边的又一个活生生的生命流逝了。

  他是我的老师,一个特朴实的老师,平时都是简洁的话语、朴素的穿着,但他总是能用他的朴实无华的语言将枯燥的数学讲得浅显易懂。但就是这样一个老师,受好多学生爱戴的老师却在他生命的最高峰、事业的最高峰(他正准备再出几本书)却走了,他才50岁。

  开学报道的那天,后桌男生告诉我,老师快不行了,住在人民医院,连转院都不行了。“什么?”我大声地说,“今天可不是愚人节。过年前几天,我还见过他在扫门口那条路呢。怎么可能?”我像逃避什么似的提高音量反驳。“不!他现在就在医院。八天前,他从顶楼的木梯上摔下来。后脑着地,流了一摊血。没人在场,好久才被送去就医,但晚了!”同学一脸平静地告诉我。“医生说,也许他将永远这样睡着,也许他就……”同学始终不敢提那个字。

  尽管全国各大专家都来尽力抢救,尽管他的每个学生都为他祈祷,尽管……许许多多的尽管还是感动不了上苍,他走了,留下他的家人、事业、学生、朋友。

  生命,怎会如此脆弱。

  (三)

  2003年的春季,死亡又宿命地降临在我身边。

  她是我班学生的家长,小个子,剪着一头利落的短发,脸上总带着谦卑的笑容,经常来找我打听女儿的在校成绩、表现。她的女儿没有令她失望,上进、好学,有着很不错的成绩。可她还是抛下了她的一对优秀女儿跳江自杀了!这条一直为这方水土赚进大笔大笔金钱的江此时竟成了一个侩子手,成了一个夺去一个男人太太、两个孩子妈妈的侩子手!尽管她也不愿意,这可是她看着长大的孩子啊。

  从同事的口中断断续续的知道,三个月前,她的丈夫将她辛辛苦苦赚来的一万块钱打赌输光了。一万块钱,对好多人来说也许不算什么,但对一个没房子、丈夫不能干的农村妇女来说,可不仅仅是一万块钱!跟他大吵一架后,她出走了,将她唯一的几千块钱存放在妹妹家、给女儿留下一封简短的信后,就出走了!

  家人意识到事态的严重,留钱、给女儿的致歉信无一不表明她将走上一条不归路。一个月过去了,没她的消息;两个月过去了,还是没她的消息……正当我快淡忘她的时候,她的消息却来了。她死了!尸首在一个岛的海滩上被发现了,渔民从她随身携带的身份证知道了她的身份。笑容谦卑的她已是一具全身浮肿、掉光头发的女尸!早在十几天前,她已结束了她年轻的生命。
  转自:雨后池塘(www.yuhou.com)
  哭泣、火化、出殡、谣言一起发生,这也成了乡下人们津津乐道的一件事。总是这样,不发生在自己身上的痛苦永远不是痛苦,只是话题。只是令我奇怪的是:我的学生——她的女儿,竟在这种情况下没缺过一节课,没见过她红过眼,竟还对我欣然笑着、与同学欣然地闹着。

  生命,怎会如此不堪一击。


鲜花3 , 鸡蛋1   

  此文由用户“阳关故人”发布,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处理;
推荐者:阳关故人,以下为推荐者对本文的感受:↓  2003/5/30

或许你活得很幸福,请继续;
或许你活得很痛苦,请别悲伤;
活着,就是一种幸福。
走下去
为自己
为家人
为朋友
某些创伤是永远无法愈合的
尽管时间一长,看起来好象完好如初
但只要一抚过那伤口,哪怕只是轻轻的
还是会痛的。
生命太脆弱,珍惜吧!